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马来西亚:媒体自由的下一步?

以下哪个国家与其他三个格格不入?坦尚尼亚、乌干达、赞比亚、马来西亚,就当我是个讨人厌的作者,想污辱各位的地理常识,而各位想令我感到惊艳,马来西亚在东南亚地区经济相对繁荣、基础建设相对完善、贫民比例明显较低,嗯…或许有些人觉得较为民主,但马来西亚确实与其他三国不同,因为在“媒体自由排名”上,马国远远落后坦尚尼亚、乌干达及赞比亚。

观察近期马国媒体自由发展,共可观察到三个现象:

一,在野党因为在平面及电子媒体空间受限,故继续透过网络媒体奋斗。

二,尽管政府宣称支持媒体自由或拿出实例自我宣传,其实官方仍不断藉由资讯及印刷相关法律掌控媒体。

三,只要网络未遭箝制,资讯审查便无效,愈来愈多网络用户及独立网络内容都会形塑主流意见,并向政府施压。

今年最新媒体自由指数公布后,在野党政治人物很快透过政党网站或个人博客,表达自己的感想,尤其是政府延后决定是否续发出版许可给在野党刊物,令网络上批评声浪更为高涨,又查禁政治讽刺漫画,让人们在网络媒体煽动不满及各种揣测,Lai指出

信不信由你,但政府查禁的理由竟然是因为,“内容会影响人民反叛领导人及政策”,…漫画也能让人民反叛?哇,这是新型武器吗?

值得注意的是,在野阵营除了运用网络媒体策略批评言论审查,亦在主政地区采取前所未闻的行动,通过资讯自由法案,要将涉及公共利益的资讯公诸大众面前,Anil除了谴责反对法案的一名州政府代表,亦表示

在我国追求社会责信的路途上,今天别具历史意义…

随着独立新闻入口网站与公民媒体内容日益普及,Gopal Krishnan预测

尽管对于另类声音,政府采取强硬姿态,但也得明白,若继续限制独立新闻及社群存在空间,只是徒劳无功,还会产生政治后果,至2009年,据估计马来西亚共有65%的住家拥有网络连线,此外,网络新闻与资料日益增加,与既有新闻讯息相互竞争观众,也创造新的政治现实。

媒体自由并非政府或在野政党能自行决定,而是攸关民众要求真相,以及记者希望报导真相,Attan指出

如我所言,无论如何,记者都会是输家,政府关闭报社、DAP政党领袖Guan Eng查禁报纸,在野党领袖安华(Anwar Ibrahim)控告记者。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