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巴拉圭:黄豆价涨引发冲突

本文由Pulitzer Center委托全球之声撰稿,以粮食安全为主题,以多媒体方式呈现于专页,分享故事请至此

随着全球黄豆需求高涨,巴拉圭也成为全球黄豆产量成长最快的国家,但也因此引发土地产权争议及环保疑虑。

黄豆用途繁多,包括食物、食用油、饲料及生质燃料,近年来这项产业快速成长,原因包括中国对肉品及饲料需求增加,以及欧洲发展生质燃料产业,巴拉圭等诸多南美国家都大幅提高黄豆产量,以满足这些需求。

照片来自Olmo Calvo Rodríguez以巴拉圭黄豆及小农权利为主题的系列作品(见文中投影片)

巴拉圭目前是全球第四大黄豆出口国,仅次于美国、巴西及阿根廷,亦为全球第六大黄豆生产国,今年该国收成亦创新高,但代价是为小农造成社会争议及土地产权争议,也出现环保及卫生疑虑。

德国Rosa Luxemburg基金会的布鲁塞尔办公室博客中,来自委内瑞拉的Edgardo Lander认为,近期拉丁美洲贸易及农业成长是种“侵略行为”,左派政府必须寻找永续的替代方案

因为国际需求快速增加、获利大幅提高,企业化农业在阿根廷、巴西、巴拉圭及玻利维亚都快速扩张,除了单一农业及基因改造作物产生 的负面冲击,提高黄豆产量亦造成土地产权集中、农民失去家园,稻米、玉米、向日葵及小麦收成也受到影响,企业团体参与黄豆生产及行销各个阶段,使经济及政 治力量大增,这也是Syngenta公司口中所称的“黄豆合众共和国”。

黄豆产业对巴拉圭小农及原住民冲击特别大,许多人都被迫离家园。

摄影师Evan Abramson现居美国纽约市,记录巴拉圭部分乡村地区的黄豆工业造成社会冲突,他在NACLA Report on the Americas的一篇影像故事中指出:

黄豆产量增加对小农是场灾难,他们多年来居住在政府分配的林地,如今得开始迁移,过去十年间,巴拉圭政府提供或非法出售公有土地 给黄豆产业在政坛的代言人,迫使农民离开,如今巴国77%的土地掌控在1%的民众手中…自1990年黄豆产量首度提高后,近十万小农不得不迁徙至都会 贫民窟,每年约有9000乡村家庭因黄豆生产被迫搬家。

摄影师Olmo Calvo Rodríguez是拉美摄影师团体SUB成员,他在2009年拍摄以下投影片中的照片,他写道,照片里的小农共有40户,他们在过去六年因黄豆产业被迫搬迁17次,但仍希望在当地建立自己的生活(照片依据创用CC BY-NC授权使用)。

在“普立兹危机报导中心”赞助的系列文章中,记者Charles Lane认为这是场“黄豆战争”,不过他也指出,失去土地的农民正在反击,除了抗争,甚至武装入侵黄豆企业的土地,黄豆企业亦遭指控使用暴力。

许多农民希望巴拉圭总统卢戈(Lugo)能帮助他们,他在2008年当选总统时,几乎获得所有小农支持,但今年三月间,数千农民走上首都街头,要求总统兑现竞选承诺。

Kyle Tana在Council on Hemispheric Affairs网站上写道,总统现在受到小农及国会两股势力拉扯

在竞选期间,曾是主教的卢戈自称是“贫民主教”,让国内原住民及弱势族群满怀希望,他原本承诺要重新分配土地给无土地的农民,也要处理小农及大型黄豆公司之间的紧绷关系,但执政两年后,真正作为却很少。

黄豆业不断发展,也对环境造成影响,包括摧毁雨林、大量使用有毒农业化学物等,Abramson在他的影像报导中指出,黄豆生产商每年在巴拉圭土地上使用逾600万吨的杀虫剂及除草剂,其中包括危害极大的化学物质,部分原因在于环保规范执法宽松,有些人担心除了伤害环境,这些化学物也将损及当地居民健康,更糟的是,“巴拉圭记者联盟”博客的一篇文章指出,媒体并未报导可能因化学物质过量造成的疾病及死亡案例,为跨国企业擦脂抹粉:

此类负面讯息会损害黄豆企业的形象,但通常不会刊登在巴拉圭的主流媒体上,《ABC Color》甚至否认这些“农业有毒物质”(agrotoxins)会造成伤害,财经报纸《Aldo Zuccolillo》在必须报导毒害事件时,禁止记者使用这个词汇,只能使用“农业化学物质”(agrochemical)。

墨西哥民众Alan Raul Banda Huatay等人则对种植基因改造黄豆忧心忡忡,他看过相关影片后,在Facebook的讨论版上写道

很遗憾的是,他们只在意获利,而非健康或农民权益,每件事都不如基改黄豆,且他们亦不评估基改作物的风险,农民只能自力救济,试图阻止单一作物继续发展下去…

博客提出各种建议,希望降低各种影响,包括少吃肉、自愿建立有益环境的黄豆生产标准教育中国学生等,不过The Socialist WebZine的一篇文章指出,第一步是要强调此事攸关每个人:

要形成一项运动,首先得串连已开发国家的黄豆消费者与巴拉圭农民,或是证明相较于单一作物,种植丝兰、玉米、豆类、马铃薯可能对地球更有益,相对于消费资本主义的“我”,社会主义的“我们”更可能处理这项迫切问题。

感谢Juliana Rincón ParraBelen Bogado协助收集西班牙文博客。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