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朝鲜:毒品泛滥,青少年亦沦陷

朝鲜内部人士与叛逃人员都证实,使用药物情况在社会上很普遍,近期报导指出,青少年时常将毒品当礼物,甚至一般中产阶级亦常滥用毒品,朝鲜政府藉走私毒品赚取外来收入,却在国内造成后遗症,令大众健康情况进一步恶化。

罂粟花照片来自Alvesgaspar,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푸른깃발在媒体界工作,提到无辜孩童如何沦为毒虫

儿童亦不例外,他们称罂粟是“白风铃草”、“药用香菸”、“赚外币的草药”,政府动员孩童播种、照料及收成罂粟,因为成人比较可 能偷窃,孩童年纪愈小,偷东西机率愈低。孩子常拔下花蕾及吃种籽当零食,人们则常用生罂粟当急救药品,溶在水里喝下。孩子接触罂粟的时间愈久,就愈容易染 上毒瘾。

他引述记者Ju Sung-ha的看法,这位记者自朝鲜叛逃后,目前在韩国保守派媒体《东亚日报》工作,这位记者也经营Nambuk Story博客,颇受欢迎,约有百万人订阅,其中详细描述朝鲜社会样貌:

为了佯装罂粟只是寻常草药,政府称之为“白风铃草”,遍植在最肥沃的土地上,[…]七月时,年轻学生要负责淬取未经稀释的罂 粟溶液,有些人在过程中会因气味恶心而昏厥,医护人员随时在罂粟田旁待命;淬取溶液后,如谷粒一般大的残渣就弃置在现场,孩童常把散发著坚果味道的种籽当 点心吃,因此上瘾。

朝鲜军方本应管控毒品走私,但据信却是滥用毒品最普遍的单位,韩国博客NK Inside张贴影片,记录朝鲜军方违法从事大麻交易

朝鲜军方还能有多贪腐?外界早已清楚,非法毒品贸易在边界地区相当猖獗,但朝鲜军方的情况更夸张,令人震惊,我听说在中国能轻易取得朝鲜制毒品,由于毒品交易、伪钞流通及人口贩运是支撑朝鲜政权的支柱,朝鲜社会将继续堕落。

The Daily NK是设于韩国的網絡媒体,由许多朝鲜叛逃人士经营,因为揭露朝鲜社会黑暗面,常遭朝鲜政府威胁,这篇文章标题相当耸动:“毒品:朝鲜青少年最热门生日礼物”, 文中指出,过去毒品只有富人能负担,后来已慢慢渗透到中产阶级,学生会用笔或印着前领导人金日成肖像的5000元钞票吸食,有些年轻女孩甚至以性爱换毒 品。文中另提到,纵然政府派出稽查小组,情况亦未改善,内部人士表示,“因为这些孩子都是政府高层或富人的子女,稽查人员很难严格执法”。

Radio Free Asia报导内容也相似,引述一名劳工说法,指称工作负担沉重,政府征召民众在寒冬气候工作,所有同事身上都带着毒品,也拜毒品效果之赐,让他们能“快跑拉雪橇约12公里”,这种可怕消息亦获朝鲜叛逃人士证实,一名逃出来的年轻男孩抵达韩国后,据信立刻送进勒戒中心。

North Korea Intellectuals Solidarity是由叛逃人士运作的韩国智库,亦公布来自朝鲜的非法毒品交易影片(第247号文章,影片暂时无法收看)。

Citrain64分析毒品贸易增加之因,提到富人过去购买毒品,是为炫耀财富,但现在一般民众是迫于无奈吸食毒品。

[…]朝鲜政府带头制造及走私毒品,[…]有些售至国外,有些留在国内,最近逃出来的民众甚至提到,“在朝鲜,取得毒品 比止痛药简单”,[…]药品严重短缺,富人与中产阶级都常使用毒品,[…]民众最常见的病症为冻疮,因为别无药品,人们求助毒品冶疗冻疮;为治疗 肺炎及消化系统发炎,民众把罂粟花放入水中煮开饮用,也吃煮过的罂粟叶。

他还提到,政府未宣导毒品有多危险,也导致状况恶化,这些报导引述朝鲜叛逃人士与内部人士说法,但外界并不认为内容完全可靠,因为许多人常会夸大其词,不过既然许多人都提到滥用毒品现象,显示此非空穴来风。美国传统基金会报告写道,2002年1月,日本政府在一艘朝鲜船只上,拦截150公斤的脱氧麻黄硷(methamphetamine,比安非他命毒性更强);同年7月,台湾政府查获9名男子携带79公斤的海洛因。

校对:Soup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