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韩国:大学连续自杀事件

韩国民众最近都在讨论,国内一所知名大学陆续传出自杀消息,许多人批评校长实施独特的“罚金制度”,导致学生承受极大压力,甚至走上死亡一途。

国内顶尖大学“韩国高等科技学院”(KAIST)在过去三个月以来,共有四名学生及一名教授先后自杀,媒体与该校学生都指称,校内竞争激烈,再加上成绩不理想就得缴罚金的特殊制度,才造成他们选择绝路。最近一起案件发生于4月7日,《Korea Herald》报导,曾指导这位自杀学生的教授指出,他因为成绩不够理想而痛苦不已;4月10日,一位遭指控侵吞研究经费的知名教授亦自杀身亡。

照片来自Pi Magazine Photo Library,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学生罚金

Lee Dong-hoon在Twitter网站上说明该校如何惩处学生:

若成绩未达3.0,每低0.01分,学生就得缴交63000韩圜,例如若某位学生获得2.5分,罚金即为300万韩圜,这种肮脏的罚金却仍名为“学费”。[…]

牙医教授Lee Yun-jung指出

该校校长Suh Nam-pyo是很有理性的人,但他不明白人被视为输家时,会承受多大的痛苦,学生自杀反映出冷酷理由会变得多么暴力,疯狂可能来自缺乏理性,但也可能出于极度理性。

心理软弱?要求校长下台

第四起自杀案发生后,校长在记者会表示,该校将废除罚金制度,可是如此并不足以平息社会关心及论辩,人们在網絡要求他下台,因为当初就是校长决定建立罚金制,以提高校内竞争,民众也在Daum Agora网站发起连署,主张他尽快辞职,由于该校获政府大力支持,校长预计在4月18日赴国会说明近期自杀事件。

此外,校长对于自杀事件发言不当,也引起许多民众反感,甚至包括他的支持者在内。第三起死亡案例发生后几天,校长于4月4日在学校官方网站首页刊载一则讯息,间接认为自杀反映心理软弱,《Kyunghyang》报纸提及,第四起案例发生前两天,有位反抗罚金制度的该校新生提出自杀问题,校长曾强调,“美国优秀大学自杀率比我们高出许多”。

首尔国立大学法学教授Cho Gook在Twitter网站上极具影响力,他认为

直到四名学生自杀后,校长才宣布废除罚金制度,他必须为这场悲剧负责,因为他向学生勒索学费,还逼迫他们沦为“学习机器”。

这位教授因为主张KAIST校长辞职,也招致部分人士批评,他因此再发出另一则讯息,说明为何辞职为必要之举:

他辞职能解决所有问题吗?当然不可能,我是否怨恨他?不,我根本没见过他,但我觉得该校若再让这位校长留任一天,纵然是校内能力最佳的职员,也很难助学校重回正轨。

制度杀人

有些人指出,正因为这所学校地位特殊,让学生将压力视为理所当然,因为他们受到政府支持,又享有一般学生所没有的种种优渥待遇。“韩国高等 科技学院”由韩国政府出资成立,做为国内第一所科学与工程教育机构,长期拥有官方庞大财务及法规支持;原本韩国所有身心健全男性都必须服兵役,但该校学生 自动免役,基督教神学家Hahm See-young即从这个角度切入

该校学习环境是用纳税钱所建,故学生念书不只是为个人发展,更为了国家和全体国民,[…]相较于其他西方大学生为毕业所做的研究和努力,韩国学生要毕业真是轻松愉快。

韩国社会过度重视教育的风气相当出名,连带造成自杀率特别高,连青少年亦不例外,据估计,光是在2010年,国内便有3名小学生、53名国中生、90名高中生自杀(共146人)。

Suh Sang-hyun去年自该校辍学,他投书至多个公共论坛,指控韩国社会向来迷恋文凭:

有些人看到KAIST校园里,贴上“我们在本校不快乐”的海报后,质疑“若不快乐,为何不休学?”,我附议,假使那么不快乐,甚至要选择自杀,就应该离开。[…]但是因为社会如此看重大学文凭,学生不敢这么做。

校长也实施英语教学,几乎所有课程皆使用英语授课,他声称如此能增加学校竞争力,但甚至教授都群起反对全英语授课,因为多数时候,语言障碍反而会让学生更难理解,也扼杀师生讨论及对话机会。격암分析,韩国教育制度已陷入僵局,任何改革纵然再有必要,都会受到批评:

听到学生自杀及抱怨在该校念书多么困难之后,人们很容易就会指责校长Suh Nam-pyo,很容易要求降低学习环境内的竞争情况。[…]虽然这位校长的教育改革方针并不正确,但今日大学陷入动辄得咎的处境,若太过宽松,就会落于人后;若太过严苛,会产生副作用。

为激励学生士气,KAIST决定让学生在4月11日至12日放假两天,并鼓励他们与教授沟通,但许多人质疑此举无效。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