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中国:独立参选人们忙着寻求支持

江西省三位地方级人大代表独立参选人遭阻挠参选的事件之后,来自中国其他地区的参选人还未进入竞选阶段就已面对不少切身问题。

这股参选人浪潮虽仍属小众,但却是網絡上的热门讨论话题。

在这场运动中较显眼的参选人诸如媒体工作者李承鹏与“五岳散人”姚博最近几周都较少针对他们的个人参选发言(姚近来悄悄宣布他从中国日报辞职,表面上是为了他的竞选工作)。另一位较受注目的候选人,徐彦,是杭州地区八0后的广告公司员工及地方知名房地产评论家。徐被关注的焦点很大部份来自他公民教育式的竞选筹备工作。

7月初,徐开始每个礼拜在網絡上张贴影片,在影片中他详细讨论当选后打算重视的议题,并就诸如当前系统内的分工与区域级人大代表的特殊责任等主题进行讲授。一如中国境内多数独立参选人,徐忙着使用微博、组织志工、拜会选民与回答问题。

近日徐在微博上的一次笔战显示他最迫切的挑战之一将是克服外界对他的怀疑:

//@everyoneisfree1:如果徐彦真的得到了浙江省人大的支持,我建议大家人肉一下徐彦和政府部门的关系,99.99%的可能性是里面有猫腻。 徐:哈哈,我跟政府当然有关系1、政府应是民众选举;2、财政是纳税人提供。另,人大不是政府,参选也不用得到人大的支持,是要得到选民支持。 //@everyoneisfree1:回复@人代参选人徐彦: 全国的独立候选人都遭到了打击,唯独你得到了人大的支持,这一点,你不要说什么官话套话,瞎子都能看见 徐:回复@everyoneisfree1:我是有后台,如果我做得好,选民就是我的后台。另外,选举不是看人大机构支持,而是选民支持。当然,欢迎你的质疑,也欢迎你调查。

接着在7月14号,徐在微博上调整他面对面问候地方选民的计划:

【调整第一阶段选民集中拜访的安排】原计划7月16日起开始进行的选民集中拜访安排,调整为电话、邮件、微博私信等方式约定拜访时间、拜访方式后进行“一对一”拜访。详见下图,

厦门地区的独立参选人姚锦程也打算开始拜会地方选民并表示将以挨家挨户的方式竞选。今天,他在一家咖啡店外结合了Q&A与他在微博上发起的一场显然漫无目的的募捐[zh] ,搜集地方居民旧二手衣。姚为他无指定用途的募捐收集到相当数量的捐献衣物,而且活动进行的还算顺利。

在上海,生意人夏商就没那么幸运了。夏在微博上写到他于7月12日遭到中国国家安全部拜访,并宣称接下来几天他被通知其所营运的两间公司,一间提供室内设计服务而另一间销售普洱茶,被随机抽检要进行税务审计。夏说上个月他的公司才毫无疑问地通过中国的年度税务稽查。

同样属于阻挠参选的新闻,上文所述的李承鹏,他自家的網絡服务从7月3号开始就被切断了,并且他持续在微博上抱怨每天打给網絡服务供应端的无数通电话一点效果都没有。据报导,一位网民在印制与贩售带有独立参选人非正式标语“一人一票、改变中国”的T恤之后,其在淘宝网的商店被关闭并遭警方调查:

江苏省, 八0后独立参选人何鹏也遭到警方讯问—不是因为他的参选,他说,而是因他博客上有关地方政治的贴文。某些人认为,他在诸多独立参选的立法者当中的娱乐性高 于严肃性。他较活跃于微博上,推销自己并与追踪者交换俏皮话,而非为其竞选提出一个愿景。但他同时也是少数已经制作广告的宣布参选者之一。当他遭受质疑 时,他会搬出自己对当前政治系统与广义民主的强烈观点。最近一次意见交换触及到许多人共有的恐惧—并非当前政权崩溃,而是一个可以追塑至文革的恐惧—任何对当前系统的改变伴随着极端主义者再度掌握国家权力的可能性:

田哞的微博 “体制、民主”是人民的政权,是人民的。谁要来反?坚决人肉他!(7月12日 17:28) 棍客 回复@田哞的微博:那倒不必。告诫我的人也许是出于好意。可他们也许忽略了“宪政民主”正是解决一切民生问题的根本。或者只将参选一事单纯理解为草根进入 体制而可为平民发出呼声。实际上参选的最大意义在于告知大家,我们可以通过珍惜自己手中的一票,来逐步达成某种权利上的平衡。西瓜与芝麻的道理。(7月 12日 21:41)

然而,他似乎不介意改变政治系统的想法。在另一次意见交换当中:

江苏省, 八0后独立参选人何鹏也遭到警方讯问—不是因为他的参选,他说,而是因他博客上有关地方政治的贴文。某些人认为,他在诸多独立参选的立法者当中的娱乐性高 于严肃性。他较活跃于微博上,推销自己并与追踪者交换俏皮话,而非为其竞选提出一个愿景。但他同时也是少数已经制作广告的宣布参选者之一。当他遭受质疑 时,他会搬出自己对当前政治系统与广义民主的强烈观点。最近一次意见交换触及到许多人共有的恐惧—并非当前政权崩溃,而是一个可以追塑至文革的恐惧—任何对当前系统的改变伴随着极端主义者再度掌握国家权力的可能性:

田哞的微博 “体制、民主”是人民的政权,是人民的。谁要来反?坚决人肉他!(7月12日 17:28) 棍客 回复@田哞的微博:那倒不必。告诫我的人也许是出于好意。可他们也许忽略了“宪政民主”正是解决一切民生问题的根本。或者只将参选一事单纯理解为草根进入 体制而可为平民发出呼声。实际上参选的最大意义在于告知大家,我们可以通过珍惜自己手中的一票,来逐步达成某种权利上的平衡。西瓜与芝麻的道理。(7月 12日 21:41)

然而,他似乎不介意改变政治系统的想法。在另一次意见交换当中:

作为一个基层人代参选人谈“体制、民主”是对本身定位不清,你应该做的是调研并解决选区民众关心的问题。 ——在我看来这完全是舍本逐末。当下中国没有什么比“体制、民主”问题更严重的伤害我选区人民的利益。另任何人也都有资格和必要谈论“体制、民主”问题,无论他是否参选人代。

在对何鹏竞选广告(见左图)的评论方面,一位读者不断指出人民的文明程度还不足以处理诸如自由、人权或民主等事务,而不危及国家存亡。他回应到:

回复@清风入帘:有时候,乱也未必是一件坏事。如台湾的乱,为了选票或观点政客打架公民看戏、即使总统贪腐也得关进监狱等,大约在很多大陆人眼里已经“乱”得不成“体统”了,但其公民社会保障体系是大陆任何城市都无法相比的。 可大多数人并不会有这样的见识。所以就需要不停的重复常识,告诉那些笑话台湾议会打架的人:打架是伤害不到普通公民的,相反可能为他们带来好处,因为打架者只有更多考虑公民权益才被认可。而举手和睡觉却绝达不到这样的效果。政客的面子跟我们无关,政客的政绩我们却得验收。

往南来到广东省,宣布参选的包括高中、大学学生与律师,深圳律师李志勇(见左图)的竞选途径结合了拉票与他的律师工作。上个周末,在一场户外法律咨询服务上,李在使用该场地讨论他的政见之后发现自己陷入麻烦

在为社区居民提供法律谘询的时候,宣传了选举法律知识,告知居民我准备参选区人大代表。社区工作站领导说不可以告诉居民自己参选的事。不再为我服务居民提供方便。OK.以专业服务居民,还是我的宗旨。我将继续通过各种方式为居民提供公益法律服务。


                                                               

校对:Portnoy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