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巴西:抗议车票调涨,“醋之起义”遍及全国

圣保罗抗议公车票价调涨的抗争浪潮,已成为全国运动,不再只局限当地。

免费票价运动抗议自六月初开始实施的新票价,从原先的3雷亚尔(1.40美金)调涨至3.2雷亚尔(1.50美金)。示威游行遭到政府当局一连串以胡椒喷雾、橡胶子弹与催泪瓦斯攻击,6月13日圣保罗的抗议活动,有上百人遭到逮捕

抗议群众为了保护自己不受警方喷射的催泪瓦斯影响,穿着用醋浸泡过的衣服,此后大家便称这场运动为“醋之起义”(或称“沙拉起义”)。替杂志Carta Capital写稿的记者Piero Locatelli,据称于6月13日报导抗议活动之际,因为后背包里带着醋而遭到逮捕。可见下方的YouTube影片

 

另一场订于6月17日举行的抗议活动,则讽刺地被称作“争取醋之合法化的游行示威”。

一般来说,主流媒体都将抗议群众描写成“麻烦制造者”或是“故意破坏者”,不过媒体的新闻报导因席卷网络的公民记者见证,已经有所改变。警察暴力侵犯人民的报导,传遍博客圈。Tumblr上建立了博客“feridosnoprotestosp.tumblr.com”(意指“于sp抗议活动中受伤”),谴责使用暴力对付抗议群众的行为。

推特上,网友使用#pimentavsvinagre(#胡椒vs醋)这个主题标签。有关抗议活动的影片,也在YouTube上分享,像是下面这个由全球之声志工Raphael Tsavkko上传的影片,显示警方在圣保罗奥古斯塔街的暴力行为:

 

Anonymous Brasil的YouTube频道,发布了一个影片,内含有各式各样来自圣保罗的画面,呼吁民众上街头:

遍及巴西全国的运动
Movimento Passe Livre São Paulo/Facebook

圣保罗第四场抗议公车票调涨的游行示威,照片来自São Paulo Movement Free Pass / Facebook

由于6月13日的抗议,以上百人遭逮捕作收,其他地方首府像是里约热内卢与阿雷格里港上街头的民众,也都面临警方报复。尽管本月的游行示威成为最重要的国内与国际新闻,但这次的抗议活动与国内自去年起,一直不间断的反车票调涨运动息息相关。

北里奥格兰德州首府纳塔尔,2012年9月发生一场名为“大巴士起义”运动,年轻人占领公车站与该市的主要街道,抗议车票调涨。今年,新的市府团队再次试图调涨票价时,年轻人再度回到街头。

就像其他地方首府所做的,当地媒体以蓄意破坏者谈及此事件。2013年5月15日,抗议活动遭到警方暴力镇压,如以下YouTube频道Coletivofoque的影片显示:

 

匿名运动人士破坏纳塔尔市客运公司联盟(SETURN)的网站,并张贴一则讯息,邀请市民参加6月20日的抗议活动。该联盟是纳塔尔的大众运输公司。

至于在南里奥格兰德州首府阿雷格里港,2013年3月,民众透过上街头得以推翻调涨票价的决定。 在此压力之后,该调涨决定于四月遭到法院以禁制令中止。然而,两个礼拜后,会有另一个禁制令产生,有可能得以推翻前项禁制令。负责该市大众运输的公司“客 运协会”(ATP),正在等待上诉结果。此公司的新票价提议是从2.85巴西雷亚尔(1.32美金),调涨至3.05雷亚尔(1.41美金)。

6月13日,民众为了对调涨一案施与压力,在这个南方首府街头举行游行示威。抗议群众遭军队以催泪瓦斯和橡胶子弹镇压,如下方张贴在Coletivocatarse的影片:

 

根据新闻网站的报导,抗议群众中有人破坏公车大灯、破坏垃圾桶,共有23人于该晚遭到逮捕,其中18人为男性,5人为女性。一个由YouTube用户Jeronimo Menezes上传的影片显示,武装警察进入João Pessoa大道一家酒吧,威胁常客,要他们指出谁参与了抗议活动:

在作为2014年巴西世界杯序幕的联合会杯(洲际国家杯)举行前夕,对抗车票上涨一事已经反映出非常重要的事情,正如记者Luís Felipe dos Santos提醒的:

车 票调涨正象徵着作为一个新兴经济体,巴西人民的生活标准:服务变得愈来愈贵,却没有改善。公车变得愈来愈贵,却不合理,因为公车依然人满为患、依然害死乘 客(譬如里约热内卢的例子),也依然不准时。如同公车巴士,住居变得愈来愈贵,却毫无改善。健保愈来愈贵,却毫无改善。教育愈来愈贵,却毫无改善。足球票 愈来愈贵,却毫无改善。
本文由原作者与Débora Baldelli共同写作。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