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低空飞行中 日本该何去何从

不知何时,日本似乎已被形容成不抱着任何希望的社会了。

 

经济成长率年年降低,在2010年的GDP排名已被中国超越,而从世界第二落到第三。就业环境恶化成为问题,同时贫富差距仍然持续扩大

 

不仅如此,也有人指出人们本应于家庭、地区、职场等环境中建立的关系,正逐渐变得薄弱。例如,2007年的国民生活白皮书便曾试图提出人们于各种场域所产生的问题,及寻找其对策。社会上甚至出现的新的词汇,来形容此孤独的状态,例如“无缘社会(无縁社会)”是形容社会上孤立生活的人逐渐增加,或称因为自身缺少沟通能力,而导致人际关系薄弱之人为“沟障(コミュ障)”(沟通障碍/コミュニケーション障害的省略语)等。

 

除了未来变得更加看不透外,日本政府于2012年12月政党轮替,预期2013年的日本将会有巨大的变化。以下为节录Dr. Kei网志的文章,文旨乃为提供一个发现希望的踏脚台,那就是无论谁都能够拥有的“某种感觉”。全文请参照原出处

还活着就好──低空飞行的日本──

日本应该要朝什么方向前进呢?日本人在哪里、为了什么而活下去呢?

我发现,去年这样的问题不知被问了多少次。年末的选举,也像是将正处于痛苦中的日本的各种状况逐一播放出来般。其中特别被强调的,就是“取回强大的日本吧”这句话。

 

何谓“强大的日本”…

 

日本确实有过身为强大日本的时代,被全世界称为“No. 1”,意气风发的时代。日本曾经以技术立国,全世界都为“Made in Japan”着迷,“Walkman”横行全球,并且为了开发“核能”此种新能源,而大幅运用核能发电。日本确实曾经很强大。

 

但是,日本人本来就很了解“不会一直赢下去”、“强者不可能一直是强者”。追求“强大”当然是一种自由,但在那根底深处,却是万事变幻无常、繁荣不会持续、万物总是流转变化的想法。有上述这种想法也是日本文化的一部分。

 

只园精舎の钟の声 诸行无常の响きあり 沙罗双树の花の色

盛者必衰の理をあらわす おごれる人も久しからず ただ春の世の梦のごとし

たけき者も遂には灭びぬ 偏に风の前の尘に同じ

只园精舍的钟磬,敲出人生无常的响声;娑罗双树的花色,显示盛极必衰的道理。骄奢者不久长,犹似春梦;强梁者必消逝,恰如轻尘。

──典出日本文学《平家物语》,此处引用周作人版翻译

イメージ画像“がんばれ”

照片来自:Flicker User FireWaterSun Media(CC BY-NC-SA 2.0)

 

 

我们非得要一直当世界上的“强国”不可吗?

我们非得要一直以前进向上为目标不可吗?

非得以核能发电先进国家的身分继续发展不可吗?

非得继续“成长”不可吗?

非得建造更多“公共建设”、开辟更多道路不可吗?

非得追求比现在更好的生活不可吗?

 

确实,“继续向上!”的气势是必要的。我也是每天以想着“继续向上!”而活着,我认为我们绝不能否定“向上!”的能量。再者,“想再变强”、“想再变富有”的自由也不应被任何人夺走。每个人都有机会,每个人都有变强、变富有的可能性,因此努力去追求也是自然的人性。

但是,综观现在日本的状况,我认为无论是说不出“继续向上!”的人,或是放弃“向上”的人,或是一开始就没想过要向上的人,都会继续增加,他们选择“维持现状”、或是“低空飞行”、又或是“沉没”。已经没有向上精神力的人们并不认为“虽然穷,但有一天一定会有回报所以继续努力”,而是认为“很穷、也得不到回报,所以已经不行了”。

 

将“强大的日本”当做目标确实是一种自由,但看看住在日本的日本人,会认为日本人早已不再强大了吧。当然强人也存在,但是若从俯瞰的角度,就只能看到更多的日本人已变得疲弱了,困于涸辙,阵阵哀号着。

[中略]

……在此之后日本仍会持续陷于低潮吧,不论谁都会这么觉得。在以强大的日本为目标的同时,现实中增加的只有“国债”而已,在我们还活着的时候应该无法脱离这个泥沼吧,因为我们将要迎接全世界史无前例的“超高龄社会”,一个恐怕谁也不曾经验过的时代。

[中略]

在这之中,我们必须将目光投向所谓生存的根本,那并非“过度的豪华”,而是连要“一点点豪华”都很困难的时代,我们必须要有别于“奢侈”的价值观。追根究柢,那应该就是“名为活着的现实”吧。还活着的话,那就好了。活着,眼前有食物,光是这样就能得到满足,不就是此时必要之物吗。

イメージ画像 "Joy"

Joy的图样,照片来自:Flickr user ooberayhay.
 (CC BY-NC-ND 2.0)

有家人、身边有着人、有喜欢的音乐、有食物可吃、有地方可住、有衣服可穿,这样就能觉得幸福,这就是日常的生活。总之先去过每天的生活,去感受幸福的感性,幸福的人,不管是富裕也好贫困也好,一定是有这种感性的人。不幸的人,不管富裕也好贫困也好,都是感受不到活着的幸福的人(感觉到的是“不足”、“欠缺”和“劣等感”)。这种感性,学校教育是教不出来的,这是家庭课题,也是在你我身边的课题。

 

这个世界,现在仍然存在。确实存在,还没有死去。

在这里我们找不到希望吗?

 

原文得到Dr. Kei本人许可之节录转载

 

小注

1. [中略] 均同原文(原文为节录)

2. 本文中连结原则上直接使用日文原文的连结,若有中文版网页则改用中文版

 

译者:ynw

校对:FenFen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