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移动的命运:专访香港受虐印佣

1. After the abuse of Erwiana was publicized, many migrant workers unions organized processions to demand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to address the problems migrant domestic workers face in Hong Kong and to have policies to eradicate discriminations suffered by migrant workers. Photo from inmediahk.net

印佣Erwiana受虐案曝光,大批移工团体上街抗议,要求港府正视移工在香港遇到的问题。图片转自香港独立媒体网

一年前,印尼外佣 Erwiana Sulistyaningsih 遭到香港雇主施虐案曝光。2015年 2月 8日,香港法庭裁决 44岁的女雇主 19项罪名成立,包括袭击他人致造成身体伤害丶普通袭击及欠薪。

职工盟家务工组织干事黄筱媛在此案曝光後协助 Erwiana,并专访她在香港的经验。在访问中,她批评中介公司和港印政府无视国内移工面临的剥削状况。

专访在法院裁决後不久,在 2015年 2月 12日刊登於香港独立媒体网 inmediahk.net,并以内容合作夥伴形式转载於全球之声。

Erwiana,一个印尼女孩的名字,她报称被雇主毒打虐待的故事,一幅幅记载伤痕的照片惊心动魄,让这个印尼女孩的名字在 2014年香港以至国际传媒都广受关注,甚至登上时代杂志百大风云人物之列。

现时在香港工作的移民家务工共有三十多万人,来自菲律宾丶印尼丶泰国等南亚国家,Erwiana本来只是其中之一,来香港接手这里托儿丶护老丶处理家事的责任。随Erwiana的案件,移民家务工的故事才忽然被香港人关注。香港是移民城市,只身远赴未知之地,寻找生活出路,是我们熟悉的生命选择。命运拣选Erwiana,使她为全球各地沉默的移民家务工发声,事件揭发一年後,Erwiana接受工盟报访问,讲述她怎样看香港家务工的处境。

残酷现实划破想像的美好 政府监管不力

和很多从印尼来港的外佣一样,Erwiana在中学毕业後离开自己长大的中爪哇,离开务农的双亲,到印尼首都雅加达当餐厅侍应,辗转听闻到海外工作可赚的钱更多,於是进入职业转介机构的培训学堂。有些经理人专为中介公司服务,他们在地区招募想赚更多钱的农村女孩,落尽嘴头,告诉她们在彼邦,赚钱很容易,而且过着大都会的生活,不少女孩会受到这些对生活美好想像的诱惑。这些经理人可以每个人头赚取款项,把女孩送入培训学堂,就算任务完成。

Erwiana在香港无亲无故,她想像香港是一个有自由的大城市,相比邻近国家,香港的外佣享有每周一天休息日。经过多月培训,印尼那边的中介公司会替她们在香港找雇主,被相中後就会安排来港,而香港的中介公司就会负责之後的工作,他们一般会在外佣到港後立即把她们接走,将一切让外佣知悉权益的资讯没收。与原来想像距离很远,Erwiana在来港工作的八个月里,没有享有一周一天的休息日,她说,虽然香港法例有休息日的规定,但很多雇主却因着外佣共住的便利,不容许外佣放假。

政府丶中介都是沉默的帮凶

如果你在工作中遇到困难,你会向谁求助?家人?朋友?政府部门?外佣来到无亲无故丶语言陌生的地方,连一天假期都没有,很难认识朋友,不能建立自己的网络,身边没有信任的人,又可以向谁求助?

把她们送来的中介公司?Erwiana感到中介公司只视外佣为摇钱树,不会为她们切想,压根儿不会帮助外佣伸张正义。她归咎於印尼政府将一切海外家务工的保障都假手於中介公司。由於印尼法例规定,外佣转雇主必须经由在印尼领事馆注册的中介公司协助办理文件,使这些公司有机可乘,收取高昂的额外的中介费,外佣赚来的钱无法供给家庭,却全都奉献给中介公司了,当外佣要找帮助时,中介却推三推四。

Erwiana感激香港政府协助处理她的个案,但我们知道,执法人员并不会将所有外佣的案件都认真处理。Erwiana质疑,如果这些投诉得不到正视,怎能阻吓那些苛待外佣的雇主?「我们来赚钱是为了养家,理应得到合理保障。」她认为,两地政府应该要限制中介费不能超收,也要给当跨国劳工的外佣适当的教育,让她们知道有什麽组织可以帮到她们。

只顾赚钱的中介丶有事才回应的两国政府,虽然都不是亲手施虐的人,但允许恶行的沉默难道不是罪恶吗?

对香港不存恨意 望下一代脱离移民工命运

因为Erwiana的案件,使香港被冠上「现代奴隶之都」,但Erwiana不对香港心存恨意。「每个地方都有好人,有坏人,」她说,「所有地方都是一样。」她更关心的是,其他飘流到香港工作的女孩呢?她们的命运如何被权力机关编写,而她们只能默默承受?

没有人希望悲剧再次发生,但要实现移民工得到人权这个愿望,要共同争取才可能改变。Erwiana以过来人的身份叮嘱将要来港工作的姊妹,要了解自己国家和将要到的国家的法例,当自己遇上麻烦时,也要懂得如何应付,来了异地後,面对雇主时,要勇敢,不要哑忍,必要时找组织协助。移民工组织扎根香港多年,历史悠久,职工盟属会中亦有几个不同国籍的家务工工会,服务移民工的非政府机构亦多如繁星,但要接触与世隔绝的受虐外佣,始终不是易事。但当Erwiana的事件曝光後,外佣团体及本地关注劳工权益的团体纷纷相助。

外佣本国缺乏就业机会,香港也正好缺少托儿护老的服务和人才,双方本来是互利的关系,但中介公司跨国的勾结丶国家政策的不公和歧视,往往使工人成为阶级下的牺牲品。

问到Erwiana对未来的计划,她说不想再到国外工作了,由於被虐後身体状况不允许承受劳动力密集的工作,她以後选择的工作很有限。她现在於印尼一所大学继续升学,希望将来可以成为教师,冀盼这些移民工的命运,到下一代时可以终止。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