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Justin · 六月, 2007

电邮 Justin

最新文章 Justin 來自 六月, 2007

29 六月 2007

缅甸: 给翁山苏姬的生日祝福

6月19日是缅甸在野党领袖翁山苏姬(Daw Aung San Suu Kyi)62岁生日,当周许多缅甸部落客不但替她庆生并献上祝福。 翁山苏姬是缅甸知名民主运动领袖,曾获诺贝尔和平奖殊荣,但多年来,政府将她软禁,只能在家庆生;各界人士每年不断呼吁缅甸当局释放翁山苏 姬,但始终徒劳无功,年复一年,她为了国家信念备尝艰辛,想到就令人心痛,她不仅受人景仰,其不屈不挠的精神更深植在许多缅甸青年心中。 翁山苏姬(感谢Stephen Brookes提供图片) 许多部落客写下诗、散文以及衷心祝福,以示他们诚挚的支持。 以下为部份作品清单: 诗类: 出污泥而不染,作者Dr. Maung Maung Nyo 苏阿姨的生日,作者May Nyane  玛西之声,作者Nay Phone Latt 诗一/诗二,作者Thandar 2007年6月19日,作者Tesla 祝福: 62岁生日,作者Generation96...

24 六月 2007

摩洛哥:照片之旅

随便询问任何摄影人士,所有的答案都是:不用怀疑,摩洛哥是世上数一数二适合摄影的场景。本周,澳洲籍博客Moroccan Meanderings即选择以照片代替文字,告诉我们: 由于我的博客照片得到许多正面回响,因此我想多分享一些关于摩洛哥的照片。 上图摄于摩洛哥东南方的达德斯谷地(Dades Gorges),风景美不胜收,博客Wakha分享一张苏维拉(Essaouira)壮丽美景照片,并附上一段引述,图文相得益彰: 感谢Lindsey Ludwig提供照片 「我自己似乎又在里边又在外边,对这幕人生悲喜剧无穷的演变,又是陶醉又是恶心。」 ──费兹杰罗(F. Scott Fitzgerald) 一如前图,摩洛哥天际早已是摄影人士惯用的主题,The Morocco Report带领我们前往远在北方的城市梅克尼斯(Meknes),欣赏摩洛哥澄空的另种风情。 摩洛哥不但以澄澈天空著名,当地的艺术品如地毯等,也相当引人入胜,My Marrakesh的 Maryam与我们分享一些色彩斑斓的摩洛哥珍品: 本周最后一张照片带领我们来到即将闭幕的费斯摩洛哥宗教音乐嘉年华(Fes Festival of World Sacred Music),博客Long Way Home分享了部份嘉年华的照片,今年的活动成功展现多元文化,我特别喜爱其中表演葛利果圣歌的团体: 作者:...

17 六月 2007

印度:肮脏黄金、塔米尔穆斯林、Orkut互联网社群

黄金及钻石象征纯洁与爱情,但Passtheroti的Desi Italiana却认为,被称作「印度狂热」的黄金其实很肮脏,而钻石「恒久远」的背后辛酸更是血渍斑斑。她还说,黄金及钻石的需求大多来自喜爱黄金的女性,并指出黄金肮脏的缘由、血钻石以及印度日益茁壮的钻石市场。 [.]1991年至2002年期间,狮子山共和国(Sierra Leone)爆发内战,而邻国赖比瑞亚(Liberia)内战则已长达14年,二国内战之部分肇因为「血钻石」,两国皆将钻石收益用以挹注战争军火,军火掮客、军火走私等,情势在联合国实施制裁后愈加猖狂,而印度则是军火走私中继站之一。[..] 塔米尔(Tamil)语族为一古老聚落,多见于印度南方及斯里兰卡(Sri Lanka)东北部,时至今日,塔米尔移民足迹已散及全球各地,包括斯里兰卡中部、马来西亚、南非、新加坡及模里西斯(Mauritius)。TW News的PK Balachandran针对印度、斯里兰卡、马来西亚各地塔米尔语穆斯林撰写一篇报导,试图寻找三者共通特征,重振这支衰微4百年之久的民族,内文并载有该语族迁徙的历史。 [.]当初葡萄牙人实行港沪通行制度,穆斯林船舶因此无法穿梭往来南亚及东南亚诸港,另外在荷属斯里兰卡,由于穆斯林未获国家契约许可,故亦不得驶入商业繁盛的西岸港沪。[..] 印度偏远地区信息教育不发达,而最近国内有部分人士对网咖业者威胁施压,企图抵制大型 互联网社群Orkut,his blog 的Roshan对这些现象只能苦笑。虽然 互联网社群Orkut在印度吃了不少苦头,不过Itsmaklife 的Asif Khan分享亲身经历表示,他在Orkut认识的日本网友提醒他记得携带雨伞,并准备了他最爱的印度主食──鸽豆菜(Dhal),让他得以在旅日期间一解思乡之愁。 [.]启程日本之前,我在orkut利用剪贴簿功能(scrapbook)认识了Gautam,他也十分高兴认识我,还不忘提醒我记得携带雨伞,他的建议真宝贵,抵达日本翌日果真下起雨来。[..] 作者:Javits Rajendran 校对:Leonard

10 六月 2007

俄罗斯 & 格鲁吉亚 : 签证、美酒、世贸组织

笔者曾翻译一篇cyxymu的文章,内容不仅与俄国放宽乔治亚国民签证限制有关,也牵扯到乔治亚在俄国加入世贸组织一事中扮演的角色。俄国与身为独立国协(CIS)成员的前苏联加盟国向来实行互相免签证制度,但俄乔两国却于千禧年开始实施签证制度(双方事前不时讨论放宽签证限制),原因在于俄国长期支持乔治亚分离主义地区,两国紧张情势因此升高。不过由现今情势看来,俄国将对部分乔国人民开放签证: 惟有天真的人才会相信,俄国会出自善意而放松签证限制,其背后目的是为了让俄罗斯入会代表团能顺利抵达乔治亚,以利进行世贸组织入会事宜。俄国全面拒发乔国人民签证像是一根棍子,相形之下,俄国对部分乔国人民开放签证只是一棵小红萝卜。 不过我认为乔治亚将持续要求两国边界检查哨合法化,乔治亚先前才关闭了Psou河及Roksk隧道的检查哨,但前阵子俄国又在相同地点非法增设检查哨,于是乔治亚要求让乔治亚籍海关官员进驻这些检查哨。 双方龃龉的事例不仅于此,俄国还对乔治亚矿泉水及酒类实施禁运,倘若以上问题未解决,乔治亚要如何同意俄国加入世贸组织?我认为乔治亚不会同意俄国入会。 当然,我认为不仅俄国民众迫切希望加入世贸组织,俄国政界也持同样期待,由于迟迟无法加入世贸组织,俄国政府一年损失近十亿美元,是故俄国总统蒲亭针对入会事宜向乔治亚施压。 我浏览过的部落格中,就属Cyxymu的部落格人气最旺,其内容主要与阿布哈兹共和国(Abkhazia)相关,我觉得主笔者身分若非冲突下的难民,即是国内颠沛流离人士,该部落格全名为“苏乎米(Sukhumi,阿布哈兹首都)回忆、战争、痛楚”,其文章近乎以此主题作为焦点,最近部落格也出现一些关于南奥塞梯(South Ossetia)冲突的文章。该部落格时常放着苏乎米及阿布哈兹境内各地照片,版主常藉此书写怀旧文章,而网友也会在文章回应中缅怀过往,部落格访客及回应次数络绎不绝,替该部落格营造了活络气氛,网友经常在文章回应中,以趣味十足方式交流阿布哈兹近况。 照片摄于2006年8月13日,乔治亚首府提比里西(Tbilisi)。感谢Lyndon Allin 提供照片 作者: Lyndon Allin 校对: Leonard

摩洛哥 : 法语部落格圈:政治、权力、金钱

摩洛哥下届选举将于9月7日举行,年轻人质疑国内政治是否合理,并谈及多项重要议题,特别是巴勒斯坦问题以及摩洛哥面临的转变。 “你不操纵政治,政治就会操纵你。”摩洛哥部落客le mythe (fr)的友人曾以此格言赠之,本周le mythe质疑北非各国政治是否合理,并提出个人观点: 参与政治不该只是被动投票,也不是镇日举牌抗议就叫做反对党人士。政治人物不是专为某些党派提供“北非人民服务”*,也绝非国王的弄臣,这让从政与性爱差不了多少……政治与性爱根本是一模一样。 * 带有轻蔑之意。 他还提到政治哲学家汉娜萼兰(Hannah Arendt)的知名著书《La politique a-t-elle encore un sens?》,作者在书中表示: 现今政治仍然合理吗?政治绝非必需,不像饥饿或爱等人类自然需求,也非人类社会中的必要存在,实际上,物质必需品及劳力根本与政治毫无干系。 对许多人而言,政治代表了权力与金钱,追逐权力永无止境,一旦权力在握,金钱自然滚滚而来。Maroc Bourse (fr)宣布一间制药厂即将上市: 继SOTHEMA制药厂后,PROMOPHARM制药厂将于6月15日在卡萨布兰卡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 对另一些人而言,金钱则是工具。Citoyenhmida (fr)不断呼吁,阿拉伯世界应协助身陷苦难的巴勒斯坦人。 无论是领导阶层内部自相矛盾的巴勒斯坦,还是受国内政策制肘的以色列政府,我不在乎究竟何方应负责任;我也不在乎美国明明有能力 解决问题,却袖手旁观……炸弹、枪弹、隔离围墙、沉默、羞耻的巴勒斯坦领导人、自大的敌国、冷漠的阿拉伯世界,种种情况之下,巴勒斯坦正逐渐消失。 Naim...

1 六月 2007

阿富汗: 驱逐阿富汗难民、特赦军阀、给孤儿院的信

作者: Hamid Tehrani 校对: Leonard 部分阿富汗难民已长住伊朗多年,最近伊朗政府决定遣返阿富汗难民,引起部落客讨论。阿富汗身心康复组织(Parsa)的Marine Gustavson提供相关照片,这有更多照片。 阿富汗当局认为,数千难民遣返后将造成国内混乱,于是阿富汗外长Rangeen Spanta 要求伊朗停止驱逐行动,以避免国内不稳情势加剧。 阿富汗难民面临难题 Habib Peyman批评 [Fa]伊朗领导人哈米尼(Ali Khamenei),他犹记哈米尼曾批判美国关达纳摩湾(Guantanamo)监狱虐囚,如今伊朗政府的遣返行径无异更胜美方,有些阿富汗人在买面包途中即遭遣返回国。 Dialogue 3表示 [Fa],阿富汗政府未准允伊朗大学及企业进驻运作,使伊朗采取大动作反击,另一原因则可能是阿富汗拒绝与伊朗签订安全协议,Dialogue 3也认为,美国左右阿富汗决策。 不应特赦军阀 Afghan Lord反对特赦各地军阀,他表示: 为了阿富汗的和平繁荣着想,美国及国际社会必须制裁军阀和毒贩,军阀一律送交海牙国际法庭接受制裁,而为了国家和平及正常化着 想,罪犯均须交由法庭审判,美国及其国际盟友若想获当地社会支持,就须以阿富汗战争受难者的角度思考,这些圣战士(Mujahideen)一日不除,阿富 汗难有和平繁荣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