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Justin · 五月, 2007

电邮 Justin

最新文章 Justin 來自 五月, 2007

31 五月 2007

韩国: 驻伊韩军之死

作者: Hyejin Kim 校对: Leonard 本月19日,一名驻守在伊拉克Zaytun的27岁南韩士兵,在当地理发店遭枪击身亡,成为南韩自2004年驻军伊拉克以来首位殉职军人,新闻媒体及军方初步研判死亡原因为自杀,不过死者家属否认此一说法,该名士兵驻伊未满一个月。 部落客neocross针对伊拉克战争提出个人论述,批评南韩政府对美国态度。 伊拉克战争毫无意义,众人皆知美国以自由民主之名,行战争之实,但南韩政府总是对美国言听计从,难道政府不须倾听南韩人民心声吗?真不知道南韩会被伊战带往何处。 身为殉职士兵友人,部落客Phoenixq向其他部落客表达沉痛,不相信死亡原因是自杀,并自述当兵经历。 今天见到此事后续报导,我回想起当年大二时……西元xxxx年,一名勇气十足的大学新生在怂恿下加入我的凤凰跳伞社,我们感情很 好,直到入伍后才分道扬镳。他既勇敢又讲义气,让我印象深刻……啊,宗秀(Jong-su)……退伍后,听说他被调到军校,自此断了联系……我现在才得知 他人在伊拉克……新闻媒体断然将其报导为自杀事件,片面处理方式让我不满……子弹贯穿他的下巴……现场徒留他的步枪和空弹匣…… 服役期间,我记得某次游击训练时,眼睛被树枝刮伤,那时天色已暗,又身处山林,幸好伤口不深,没有因此失明,当时营长准备要升 官,所以上级告诫我不得透露此事;另外,有一次进行油漆工程时,和我同单位服务的弟兄发生意外,脚部被菸蒂烫伤,基于相同理由,单位长官未将他送医,只有 简单消毒包扎,外宾来访时,长官将他藏在仓库。 嗯…宗秀自愿赴伊,并因此晋升上尉,不可能上任未满月就自杀,我要真相。 我祈祷他能安息。 包括bj1337在内的多名部落客对宗秀的死感到愤怒,并要求南韩撤军。 我们的年轻人到底要在这场不合理战争中做什么?为谁而战?为谁捐躯?我们不该驻军伊拉克。有人认为不过只是死一个人,更有人觉得 宗秀之死与战争无关,然而伊战非关宗秀一人之死,也无关其死因,重要的是一条生命从此消逝了。就连美国都将伊战视做越战以来最大的耻辱,让我们的年轻人为 伊战牺牲更是毫无意义。无数南韩民众均反对参战,但政府却以国家安全为托辞欺哄反战势力。因伊战送命的美军迄今已超过3000人,对于战争之丑陋,美国再 清楚不过,南韩对美国已仁尽义至,不须再淌浑水,南韩对这场不合理战争也做得够多了,没有理由续留伊拉克,我们必须将那些年轻人带回南韩,不论宗秀的死因 为何,南韩都不该继续驻军。 立即撤军。

24 五月 2007

摩洛哥: 本周充满新鲜事

作者: Jillian York 校对: Leonard 5月18日法国公布新内阁名单,本周摩洛哥英语部落圈热烈讨论法国首位北非裔司法部长达娣(Rachida Dati)。41岁的达娣是律师,父亲来自摩洛哥,虽然达娣入阁显示少数族群能在法国有所作为,但诚如Liosliath所言,“当年若法国实行现任总统萨柯奇(Nicholas Sarkozy)的移民政策,达娣的父母很可能根本无法入境,种种原因让我觉得她很虚伪,她追随萨柯奇多年,渴望加入执政团队,让她的事业野心明显战胜道德良知。” The View From Fez叙述摩洛哥民众对达娣入阁的反应: 法国对达娣擢升为司法部长一事反应热烈,但摩洛哥民众与国内法语族群却是一片寂静,政治评论家挖苦地说:“她政治经验不足,只是个花瓶。” Maghrebism先提问:“为何移民后代的观点不能与萨柯奇如出一辙?”接着为达娣辩驳: 虽然达娣是移民第二代,但她仍可选择支持萨柯奇,同样地,虽然外界指称萨柯奇利用达娣作为政治旗手,但萨柯奇仍不避讳地找她入阁,可能是因为萨柯奇跟左派人士一样,都是相中达娣的经验与实力。 但摩洛哥移民及左派人士却很难接受这样的事实,一旦移民政治人物跨出其阵营,他们就成了政治旗手、叛徒及怪胎。 崇拜政治人物容易画地自限,现在我们必须清楚知道,并非所有移民第二代理念相同,即使来自相同背景,价值观也可能有所不同。 本周充满许多新鲜事,除了达娣入阁外,另一件新的消息是一间报社成立。以往摩洛哥的英语新闻来源只有国营及美国新闻网站,但随着民营周报The Casablanca Analyst成立,民众将多一项新选择,The View From Fez表示: 只需4块迪拉姆(摩洛哥货币单位),即可拥有一份报纸,里头有诗、时事分析、新闻、评论和书评,其他版面还包括国内新闻及评论、国际时事分析、民意论坛、文化新闻、语言传播、文学等等,该报内容包罗万象,提供读者愉快的阅读经验以及深度思考。 The...

22 五月 2007

日本: 和平宪法60周年

作者: Chris Salzberg 校对: Leonard 5月3日,日本政府在一片争辩及讨论声中庆祝行宪60周年,经历一甲子岁月后,日本政府及民间正重新思考现行和平宪法的角色与内涵。随着日本日渐挥军海外,如支援美军在伊拉克的军事行动,日本(纯粹防卫)自卫队(SDF,日文作Jieitai)的角色不断遭到质疑,其海外及国内的活跃行动,均与非战宪法第九条规定之精神背道而驰。 以下为日本宪法第九条主要内容: 第九条、第一款、日本国民衷心谋求基于正义与秩序的国际和平,永远放弃作为国家主权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使用武力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 第二款、为达此目的,不保持陆海空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 长期以来,自民党(Liberal Democratic Party)及现任首相安倍晋三(Shinzo Abe)均支持修宪,但日本民众则对修宪一事看法分歧。本月“每日新闻”(Mainichi shimbun)民调显示,百分之51的受访者赞成修宪,“朝日新闻”(Asahi shimbun)民调则更进一步指出:百分之49的受访者希望宪法第九条维持现状,百分之33则要求修宪,上周在东京(Tokyo)代代木公园(Yayogi Park)的宪法和平日游行即可看出护宪势力,据悉参加人数达万人。 行宪纪念日后不久,日本国营电视台NHK在5月7日制播有关宪法沿革及修宪的电视节目,部落客对该节目的反应突显日本民众对该议题意见分歧。 部落客Tabibito写道: NHK在5月7日制播“谈论宪法第九项条文”电视节目,支持修宪的民众在节目中说:“有些国家不吃对话这一套,第九项条文对这种 国家根本无能为力。”其他人则表示:“纵然日本不武装也不参战,也无法确保日本人民安全,若遭逢敌国攻击,我们必须为保卫国民而战。”另外,一名31岁飞 特族(freeter)男子认为,要改变现状就必须修宪,而当他被问及修宪后是否愿意从军,他回答:“如果军中待遇比我现在打工好,我或许愿意。”由此可 见他并不瞭解参战的意义。 支持修宪民众认为,因为“有些国家不吃对话这一套”,所以军事武力为必要手段,但其实武力谈判无法解决问题。当初美国迫于情势退出越战,如今美国也无法撤离伊拉克,日后将越来越难脱身。 他们还认为,当敌国发动战争,日本必须要有军队保护国民,但现行宪法早已明文允许出于自卫的攻击行为,大可不必因此修宪。 日本现行宪法规定不得以武力攻击他国,但若日本遭受攻击,则不在此限,可采取武力自卫,所以原则上虽不能主动出击,但在他人挑衅的情况下仍可还击。...

13 五月 2007

爱沙尼亚:粮食与和平

校对:Leonard 爱沙尼亚首都塔林(Tallinn)的军人铜像冲突事件虽已逐渐退烧,但要和平落幕仍言之过早: 5月9日可能再有动乱,爱沙尼亚警方正全力戒备;亲俄罗斯的青年团体仍在莫斯科游行示威;政客与博客均持续议论情势发展。 先前全球之声翻译小组曾翻译过发生于4月26日的暴力事件报导,以下为居住在塔林的Live Journal用户orang-m在5月3日写的一篇完整报导: 粮食方面 今天我在爱沙尼亚美食展场摄影一整天。 展场人潮移往会议室之后,我独自穿梭在摆满食物的展示桌之间。 现场有许多卖相及美味俱佳的产品:碳烤香肠佐神奇酱料、某种胶状的肉类料理(kholodets)、各式各样的肉制品、布丁、甜点、起司面包、果汁及杏仁饼。 拍摄工作结束后,我坐在窗台大啖香肠。 一名身着爱沙尼亚国服的60多岁老妇人走向我:她是一家肉制品摊位的顾问。 我们聊了各式各样美味食谱。 然后她听到我用俄语讲电话。 她说:「我拿些东西给你吃好了,人潮会在休息时间移到这里,到时连剩菜残羹都没有。」 她开始对我说俄语,之前我们是用爱沙尼亚语交谈。 然后,她把我喂得饱饱的。 展场的食物真的很好吃。 我为何写下这些? 所有混乱均由人心开始。 当有人将他者视为敌人──他就是有问题的人。 连医生也不会帮助他。 为何我总是遇到好人? 以下是一则这篇文章的回应: ulixes::这阵子我一直希望能够写一些正面的事情来鼓励你,不过最终仍旧是你写了这些激励人心的文字,谢谢。 和平与世界都是奠基于人与人的关系,但突然间世界与和平均被国家政治给粉碎了,于是人们感到自己像是无助的白痴,后来我读了你的文章,这才让我安心一点,其实世界与和平仍然存在,人与人的关系也还在,各位保重。...

8 五月 2007

苏丹:达佛之美、和平谈判、麻烦的约会

校对:Leonard 对许多人而言,达佛是恐怖、死亡与绝望的同义词,但以下内容将会发现,虽然苦难处处,其实达佛是一块美丽的土地。 Precious是一名二十出头的女孩,目前在苏丹的非政府组织工作,我们先从她提供的几张精彩照片开始: 上周,我待的那间非政府组织打算派员前往达佛的信息分部,虽然我不是信息部门员工,但我仍毛遂自荐,因为我一直很想看看苏丹各地,如达佛、Juba、Kassala及Kadugly。 不幸的是,我妈不让我去,我哀求了好几个小时,仍然没用,我实在很失望! 过几天,我跟同事们说了这件事,其中一名同事便拿了几张相片给我看,是他上次去Kadugly和Abu Jebaiha拍的…… Daana Lost in Translation也有一张达佛的照片。 她还在博客上谈论有关非洲的电影,电影「血钻石」中,李奥纳多狄卡皮欧(Leonardo Di Caprio)形容非洲是「上帝遗弃的大陆」,她特别对此台词做了评论: 李奥纳多在电影中不断重复说着,非洲是上帝遗弃的大陆,不过我却将之称为人们遗弃的大陆,上帝不但没有遗弃非洲,反而紧紧拥抱着非洲,并赏赐这块大陆许多礼物,但愚蠢的人们为了一己之私并未加以珍惜。 侨居坦尚尼亚的苏丹人Nomadic Thoughts发表一篇关于苏丹社会对男女约会带来的麻烦,内容精采有趣: 在苏丹,约会这档事远比政治麻烦,一旦有人发现妳与异性「约会」,那瞬间即为永恒,即使未来当了曾祖母,人们仍然会记得妳所有前男友的名字,另外为避免显得太随便,三不五时,妳还得草草结束约会,而就算是在约会时,还得牢记身边女性友人给妳的约会「忠告」,唯恐踰越了既有且为大众所接受的社会规范。 Luol Deng是苏丹南部的丁卡人(Dinka),目前在美国NBA为芝加哥公牛队效力,Black Kush在博客文章中用他来吸引网友注意: 4月24日周二,Luol Deng以26分、8篮板、6助攻、2抄截及1火锅的表现,带领公牛队以107比89大败热火队。 Aperadosini发表一篇关于自由意志&预定论的有趣文章: ……命运操控人生,这理论似乎没什么道理,若人生早已安排好,就表示毫无自由意志可言,至高无上的祂已控制所有的意志,我的另一个争论是,神是否已经决定谁将会上天堂或下地狱?若祂早知如此,当初何必造人?...

1 五月 2007

孟加拉国:两大党党魁遭政治流放

校对: Leonard 孟加拉国两名重要女性政治人物遭当局政治流放,引起孟加拉国博客圈热烈注意。 过去数十年来,Sheikh Hasina Wazed 及 Begum Khaleda Zia一直是孟加拉国政坛的核心人物。两位政治女强人在国内激起两种不同的政治意识形态,国内因此出现嫌隙,造成国家分裂。孟加拉国国民党(Bangladesh Nationalist Party)与人民联盟(Awami League)为国内两大政党,近来相互恶斗及对立,使孟加拉国陷入混乱。今年元月11日,孟加拉国由军队支持成立看守政府并宣布戒严。看守政府上台后,局势已获控制,贪腐政客纷纷琅珰入狱,政治活动也全部喊停。 临时军政府目前为稳定政局,似乎有意按照孟加拉国古王朝传统,将Hasina与Khaleda流放海外。 The 3rd world view与Rumi有更多关于Sheikh Hasina不得入境及Khaleda Zia被驱逐出境的详情。 在The Bangladesh poet of Impropriety博客上,可以见到孟加拉国最新政治情势发展,Vo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