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月, 2007

報導 關於 Afghanistan 阿富汗 來自 八月, 2007

对南韩人在阿富汗遭绑架事件的回响

7月19号,南韩的基督教传教者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西南方的加兹尼(Ghazni)遭到绑架,绑架这23名传教者的是塔利班(Taleban)战士。这些人质是在从坎达哈(中文/英文) 前往喀布尔的巴士上被掳走。塔利班战士要求南韩政府将军对撤出阿富汗,并以被监禁的塔利班战士交换这23名男女人质。南韩其实早已计划 在年底之前要从阿富汗撤军。当南韩的谈判团抵达喀布尔、且政府仍和在阿富汗进行谈判时,有个问题出现了:即便政府几次的强烈的说服他们避免到那里,这群传 教者为什么一定要到如此危险的地方,他们的决定究竟是对是错? 一名部落客Lee Dae-geun强力主张,应该要有新的法律禁止基督教的传教活动: 在在国内外传教活动已经太多了。如果说是个人的传教活动,没有人有权力可以禁止他们的所做所为。但如果这些活动对国家带来危害,它就应该被法律所限制。我们所归属的这个民主国家,不是一个我们单独生活的社会… 不少像Yundream这样的部落客关注教会这将23名年轻人送到阿富汗的不负责任行为。 关于这件在传教活动(或是说志工活动)时所发生的绑架,我看到有些人说“在他们安全获释回家后,我们再讉责他们”。 我想要说的是关于这个观点。我想要谈的是负责人和教会,而不是这些遭绑架的年轻人。 我举个例子,一个动物保护组织召集了20位年轻人,以研究动物生活模式为主题,将他们送往非洲的丛林。那里没有指南,也没有人了解这座丛林。 让我们想像这群人遭遇到不幸。除了脱离这个团队,我们必须想到发起这不负责任活动的组织。这不是很自然的吗? 教会送这些年轻人没有不良动机。所以我们必须体谅?因为韩国的法律基于主观判定动机而制定?如果动机是对的,过程就不是那么重要了吗? “不要过份的讉责”?那真的很可笑。任何来自政治、法律以及大众传媒根本不谈论这个话题。这令人不解。你想,送20几名年轻人到战地,而没有任何安全设备,且他们正身陷危险之中,这样可以理解吗?但没人谈到这个不负责任的行为。 由于基督教徒的政治力量,大众传媒和政治人物噤声。只有部落客做出强烈的辩论。 Suya 55批评这样的论点。 一些人批评没有经过思考。 一些人批评没有经过思考。 一些人批评那些批评。 一些人甚至说那些遭到绑架的人该死,因为基督教任务的最终目标是殉道。 批评…批评…… 第一次我知道这里对基督教徒没有那么多的同理心。 看来他们比那些暴徒还糟糕。 二年前,我步行环绕过朝鲜半岛。那个时候,人们问我为什么我做这样不必要的麻烦事。他们问我为什么我花了如此长的时间、做这样劳累的麻烦事。...

全球之声波斯文版启动!

 经过六月的起步与准备期,全球之声波斯文版终于正式启动,几篇译文也已刊载于数个网站上,包括当地相当热门的Gooya.com,以及号称伊朗版Digg的Balatarin。 流量较多时,每天会有250名访客及350次点击数,有些博客也寄来鼓励的电邮,我们锁定的主要读者为伊朗及阿富汗民众。 伊朗一个新网站Fararu也刊登一篇有关我们的文章,其中写道:「全球之声做为博客的重要媒体,最近刚启动了波斯文版。」 当我听说全球之声出现中文版时,虽然觉得是好事一椿,却也怀疑这在伊朗是否行得通,所幸后来事实证明我错了。 我要感谢GV Lingua团体领导人Alice Backer对我们的关心,也感谢Outreach计划负责人David Sasaki鼓励我制作全球之声波斯文版。 作者:Hamid Tehrani

關於我們的Afghanistan 阿富汗相關報導

افغانستا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