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对南韩人在阿富汗遭绑架事件的回响

7月19号,南韩的基督教传教者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西南方的加兹尼(Ghazni)遭到绑架,绑架这23名传教者的是塔利班(Taleban)战士。这些人质是在从坎达哈(中文/英文) 前往喀布尔的巴士上被掳走。塔利班战士要求南韩政府将军对撤出阿富汗,并以被监禁的塔利班战士交换这23名男女人质。南韩其实早已计划 在年底之前要从阿富汗撤军。当南韩的谈判团抵达喀布尔、且政府仍和在阿富汗进行谈判时,有个问题出现了:即便政府几次的强烈的说服他们避免到那里,这群传 教者为什么一定要到如此危险的地方,他们的决定究竟是对是错?

一名部落客Lee Dae-geun强力主张,应该要有新的法律禁止基督教的传教活动:

在在国内外传教活动已经太多了。如果说是个人的传教活动,没有人有权力可以禁止他们的所做所为。但如果这些活动对国家带来危害,它就应该被法律所限制。我们所归属的这个民主国家,不是一个我们单独生活的社会…

不少像Yundream这样的部落客关注教会这将23名年轻人送到阿富汗的不负责任行为。

关于这件在传教活动(或是说志工活动)时所发生的绑架,我看到有些人说“在他们安全获释回家后,我们再讉责他们”。

我想要说的是关于这个观点。我想要谈的是负责人和教会,而不是这些遭绑架的年轻人。

我举个例子,一个动物保护组织召集了20位年轻人,以研究动物生活模式为主题,将他们送往非洲的丛林。那里没有指南,也没有人了解这座丛林。

让我们想像这群人遭遇到不幸。除了脱离这个团队,我们必须想到发起这不负责任活动的组织。这不是很自然的吗?

教会送这些年轻人没有不良动机。所以我们必须体谅?因为韩国的法律基于主观判定动机而制定?如果动机是对的,过程就不是那么重要了吗?

“不要过份的讉责”?那真的很可笑。任何来自政治、法律以及大众传媒根本不谈论这个话题。这令人不解。你想,送20几名年轻人到战地,而没有任何安全设备,且他们正身陷危险之中,这样可以理解吗?但没人谈到这个不负责任的行为。

由于基督教徒的政治力量,大众传媒和政治人物噤声。只有部落客做出强烈的辩论。

Suya 55批评这样的论点。

一些人批评没有经过思考。

一些人批评没有经过思考。

一些人批评那些批评。

一些人甚至说那些遭到绑架的人该死,因为基督教任务的最终目标是殉道。

批评…批评……

第一次我知道这里对基督教徒没有那么多的同理心。

看来他们比那些暴徒还糟糕。

二年前,我步行环绕过朝鲜半岛。那个时候,人们问我为什么我做这样不必要的麻烦事。他们问我为什么我花了如此长的时间、做这样劳累的麻烦事。

我想要问他们,为了什么他们活着?

活着是有原因、有意义的。人做某件事的时候是有个原因,我们应该尊重。为什么他们前往阿富汗?一定是为了完成人生中某些有价值的事而离开, 或是经由他们的付出而得到自信。我们不应该尊重他们的想法吗?我知道现在他们的所做所为造成了麻烦,但他们到那个地方不是为了折磨 其他人。他们到那里是为了完成好的功绩。我想我们对他们批评的方式太严厉。

在你的生活中,有多少基督徒伤害你?因为我们对某些可怕的基督徒(并非真实的团体)印象深刻。但因为那些人,我们可以责怪所有的基督徒吗?看看你的四周,一定有基督徒的朋友。他们都是会伤害他人的坏蛋吗?

如果你只是未深思熟虑的批评基督教徒和传教者,你确实很自私。不,你是无礼的。你不考虑普世的善。你就是批评些许的错误,让它变得十倍、百倍的糟糕。如同那个兵团…

Shiver将阿富汗的现状和一部电影相比:

有部在2002年上映的电影名为2009迷失记忆(台译:2009决战异次元,2009 Lost Memories) 。故事是这样的:二次大战结束,日本获得胜利。首尔是日本的第三大城市,在那有个反日本的组织 Huraisenjin。主角是一个打击这样的恐怖组织的警察。然而,在他打击反抗份子及追溯历史时,他发现一些奇怪的事…

这部科幻片的情节和事实不同。但我想起这部电影的原因是我们的历史和现在阿富汗及塔利班没有多大的不同。

想像一下!没有韩国。日本和电影情节一样在二次世界大战获。想像韩国从1945年起直到2009年被日本所统治令人感到不舒服。我确定,如 果真像电影那样,一定会有些人反抗日本,而为了夺回主权,暴力的方式会被持续的采用。如果那时候没有我们现在所尊敬的“独立活动份子”,电影里的假设可能 会成真且我们今日就生活像电影里一样。

但这些国家英雄可能有另一个名称:恐怖份子…

在日本殖民时期的这些活动份子和他们的行动在我们的历史中不称为恐怖份子及恐怖主义行动。宾拉登和塔利班在伊斯兰社会也许也不被视为恐怖份子。回到电影的故事上,韩国人在2009年也不认为自己是韩国人。我们应该试着去理解我们不是真的了解的状况。

伊斯兰不只是一个宗教,也是深植在穆斯林的生活习俗以及人类成就的文化。他不可能用优越或劣等来加以比较。但这些人质呢?

接近这群否认自己主权和宗教的人是自杀的。他们反抗美国这个最暴力的国家,以维护他们的自主性和文化。同时,这是不同的恐怖活动。反抗美国很困难,也导致许多犠牲者。塔利班如何认为这20名来自支持美国的国家到阿富汗来以及否定他们视为最重要的?

有些事应该要知道。谁让中东国家变成如此危险及战事发生的地方?谁让这些传教者被绑架?我们的国家英雄当时想试图想取回什么?穆斯林今日试图要维护的以及今日我们不能好好维持的?暴力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被合理化。但如果暴力是为了反抗更大的暴力呢?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