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 一月, 2007

報導 關於 Russia 俄罗斯 來自 一月, 2007

6 一月 2007

萨达姆侯赛因死刑影片重新引燃全球死刑存废争议

人权录像

原文:Saddam execution video re-ignites death penalty debates worldwide作者:Sameer Padania翻译:abstract校对:Portnoy 过去四个月,我们试图介绍和脉络化一些我们觉得有必要让广泛的阅听人看见及辩论的影片。今天以特别介绍的是一个全新的人权影片。 你可能是跟百万人一样,在网路上找到这影片-或是你决定不看。某个人-你的朋友、同事、或亲朋好友-也许转寄这影片给你,或打电话给你提及这影片。 你也可 能已在电视新闻看过这影片的片段。不管怎样,你很可能对这影片有意见,因为它使得2007年的一开始就让人难以忘记。如同政治漫画家 blackandblack's画的: 点这里在新视窗进入blackandblack的blog。 如果有任何人还对“看管”(sousveillance)会在今年大受注目有什么疑虑,萨达姆 侯赛因的影片应该能打消所有怀疑。萨达姆 侯赛因,这位前任伊拉克独裁者,他被处决的过程被手机全程拍摄,而这影片除了可能是史上最多人看过的网路影片之外,特别之处也在于它重新燃起了人权议题上的一个长期的、全球的争议:死刑。 伊拉克的博客Raed Jarrar在他的博客放了官方和非官方版本的行刑影片。我个人觉得,这是我所看过最使人心神不宁的影片之一,所以,要看影片的人请注意…. 从伊拉克政府对非官方版影片的愤怒,和许多主要媒体报导中的矛盾反应(详见阿尔巴尼亚籍英国记者/摄影师Onnik Krikorian的说法)来判断,他们是唯一对摄影手机能通过安全检查夹带进入死刑执行室真正感到惊讶的。如果拍摄影片的人在绞刑执行前交出摄影手机,世人絶对不可能看到官方版影片安静、谨慎剪接、细致淡出的背后。 真正从萨达姆 侯赛因的影片所浮现的故事,是政府对萨达姆 侯赛因死刑执行过程的说法,与实际上更为混乱的事实之间,存在巨大的差距。这激发了人们-以及许多博客-去思考我们生长的这个年代的宿命,以及宿命的本质和适当性,至于萨达姆...

3 一月 2007

俄罗斯: 悲哀的北高加索新闻业

Timur Aliev – LJ用户名为timur_aliev ,是平面/线上周刊《车臣社会》 (Chechenskoye Obshchestvo)的总编辑及战争与和平研究报告机构(Institute for War and Peace Reporting)的车臣编辑,他参与一个新闻学教育计划,于高加索各地和当地新闻专业人员举办讨论会。在上次造访卡拉恰伊-切尔克斯共和国的首府后,他做出的结论是:“在北高加索,新闻工作实际上不存在”,原因是: 我们刚举办完讨论会从Cherkessk回来。在离开时差一点遇上麻烦–因为市中心完全被封锁,幸好我们住 在市郊,费了不少工夫从人家后院开车到公车站。然而一行人还是在公车站被警察拦下,带到警局,并被要求写下他们在Cherkessk做了什么。我的记者证 让我免于成为那些警察的帮手,他们只是假装为了某些原因而提高警戒,我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在寻找犯罪者。不管如何,我们安然离开,顺利到家。 讨论会最后实在使人精疲力尽。只有我们二个人主持,那是一个很吃力的任务。 在讨论会之前的圆桌论坛,我提议大家一起来讨论在北高加索最普遍的新闻型式是什么-互动的公民新闻、传统资讯式的新闻、后苏维埃新闻,或其它的型式。我接着提议讨论这种型式的新闻是否符合当地的需求,如果不符合,该是怎么样才对。 但到了后来,每个人都提到了他们的“难处”-缺乏对资讯的接近权、新闻检查…等 等。讨论并没有用。我们做出的结论仅仅是:因为对资讯接近权的问题,资讯式的新闻产制有其困难,而因为社会的被动,也几乎没有收到来自读者的回馈。那也就 是为什么我们最后认为,除了少数例外,在北高加索任何地方的新闻在形式上都属于苏维埃新闻学。当我们讨论到未来的展望时,其中一名与会者提出,我们应开始 在字里行间隐藏意义(如同他们在苏维埃时代经常做的事)。棒呆了。 总括而言,我们发现北高加索新闻业并不存在。 […] morozov_ilya_s:“除了少数例外,在北高加索任何地方的新闻在形式上都属于苏维埃新闻学”。很抱歉,Timur,但是哪些人或事算是“例外”? timur_alie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