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伊朗:学生领袖狱中之死和黎巴嫩

校对: Sweet

Akbar Mohammadi这位伊朗学生领袖近日因为绝食抗议而死在监狱中Akbar Mohammadi第一次被捕是在1999维安警力德黑兰大学的学生的冲突中。据报道,Mohammadi的父母一到伊朗即遭逮捕。许多博客写手对这则新闻感到十分震惊。人们通过在博上撰文或作图等不同的方式分享着他们的想法与感受。

永恒的自由

Nikahang是漫画家与博客写手中的翘楚。他在自己的博客和Roozonline网站上画了一幅漫画,纪念Mohammadi


<!–[endif]–>

Zahra KazemiAkbar Mohammadi

好几位博客写手将Akbar Mohammadi的死与Zahra Kazemi的死作比。前者是加拿大籍伊朗人,也是摄影记者,在十分可疑的情况下, 死在牢中。Jomhour提醒我们加拿大籍伊朗摄影师Zahra Kazemi的死与Akbar Mohammadi的死有许多相似点。他说,Mohammadi的尸体未经过任一位家人与律师的同意就下葬了。还有,死者的父母被逮捕的原因是因为当局想要避免任何示威抗议行为。当局应该回答为什么他们拒绝独立医师检验Mohammadi的尸体。我们记得亡于狱中的摄影记者Zahra Kazemi是在什么情形下被埋葬的,而我们会以比忘记Zahra Kazemi的死更快的速度忘记Mohammadi的死。 他写道:

Akbar Mohammdi的律师宣称他的死因令人怀疑,并且表示在真相揭露之前,尸体不该下葬。Akbar的父亲比Albar更早逝世,当他也在为抗议被逮捕而绝食时,他说儿子被酷刑折磨过。

Hanif Mazroi说如果四年前当局就处罚了谋杀Zahra Kazemi的凶手,今天我们就不用面对更多如此恐怖的事件。只要伊朗的舆论被国际大事牵绊着,他们就可以对伊朗的年轻人做出任何事 Fm Sokhan说我们不会原谅也不会忘记犯下这罪行的凶手。他登了一张著名摄影博客作者Kosoof拍摄的Mohammadi的照片。

<!–[if !vml]–>
<!–[endif]–>

漠不关心

Roozmaregiha报道所谓的改革派领袖谈论了黎巴嫩境内违背人权的事件,他们也担心那里的政治犯,但是对伊朗不置一词。这位博客接着说这些改革者没有一个人提到Mohammadi的名字,而他在改革期间受了长达八年的监禁。Akbar Ganji与其它数十名政治犯都是在这个时期入狱。他补充说:

现在Akbar Mohammadi已经不在了,谈论谁该为他的死负责也不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在绝食抗争时死在Evin监狱……在这里,人权不是一个确定的概念,每个人都有他/她自己的定义。

Mikhak说惨案过后任何事情都不会改变。这位博客认为黎巴嫩的新闻和联合国要求伊朗停止浓缩铀的警告占据了媒体的头版 Iranpaparazi说他不认识Mohammadi,也不了解其意识形态背景,但是将一个活生生的人带走,带回的却是一具尸体,实在没有公义。所有官员都表示他们是无辜的,这全是Akbar Mohammadi的错……真是恶心 Mohammadi的悲剧不是伊朗博客写手的唯一话题。不少博客也讨论了黎巴嫩战争与惨况。

政府与志愿学生

Ansar Qods说伊朗政府命令阻止伊朗——土耳其边境想去加入黎巴嫩战争的志愿学生。这篇博文说有些人甚至因此被安全警力殴打。看起来伊朗政府对于要不要让这些拥有护照的志愿者跨越边界这件事还在协商当中 Hojreh是一位牧师博客作者,他说有些志愿前往黎巴嫩的伊朗学生会得到Maku地方当局的允许,跨过伊朗——土耳其边界。同时这位博客写手也说土耳其宣布只要他们一踏进土耳其,就会立即将他们逮捕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