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降落在伊拉克部落格圈-24

原文:Landing at the Iraqi Blogodrome
作者:Salam Adil
翻译:Portnoy
校对:

今天的文章多半充满着各种揭露。找出隐藏在伊拉克暴力危机背后的到底是什么…伊拉克政府这些天来到哪里去了…对于教宗批评伊斯兰言论的第一手反应…拯救败坏国度的方法…如果犹太人跟穆斯林真的能和平相处…为什么有位部落客对美国士兵极为愤怒,如果你读完这篇,会见到很不得了的揭露。

一开始,我要热切欢迎新的伊拉克部落客Marshmallow26,她的部落格名称伊拉克玫瑰就跟她的的文章一样甜美。为什么叫做伊拉克玫瑰呢?Marshmallow这么解释

我来自伊拉克,而尽管伊拉克人正经历战争以及悲伤;在战场中依旧有盛开的玫瑰,这些玫瑰就是伊拉克人民:拥抱着希望、和平、英雄、以及爱。伊拉克万岁!

如果你这礼拜只看一篇blog,就看这篇:

Konfused Kids写下他个人的悲剧。他把那天称为6/11。在六月十一号那天,Kid在伊拉克的暴力攻击中失去了他的好友。他写到:

我的四名好朋友,在六月十一号星期日,被Karada街上的巨大双重炸弹杀死了。没错,四个人,数数…也就是,如果你能认得出他们的尸体的话。永远不会回来了–你能想像吗?因为你们都待在舒适的空调房间里,坐在摇椅上,吸着百事可乐或是Kool-Aid、或是任何你们想要喝的饮料,因为你们的儿女可以安安全全地上大学,你们的配偶睡在远离我这里数百万英里远的卧室,我很想提供你们机会,让你们也来体会看看身处伊拉克的无间地狱有多么疯狂,不论是因为天气,还是因为人。我希望我能塞满剩下的文章…他们都是再好不过的好人。其中两位,我最好的朋友,一位是什叶派;另一位是逊尼派,还有一位则是天主教徒
–这个团结一心的例子再过几百万年都不会出现在那些伪善的、虚假的、麻痹我们的电视广告上。

而他回溯了四人中的三位在现场死去的痛苦故事,以及第四个人又是怎么挣扎求生了五天,并且描述了爆炸时的情景。Kid的结论是:

我很抱歉,但是没有一个神智健全的人能够生活在这里…我们伊拉克人太习于在泥巴地上被踹、被拖着走,我们甚至无法理解我们是怎么让自己堕入这个无底深渊。但是,当你环伺周遭的世界,而且再也无法承受任何一点的时候..(…)今天的伊拉克人是诡异且不健全的生物–迷惑、总是偏执、充满着不信任以及仇恨。

这周的政治

有些时候你恰巧看见一个能够稍稍厘清这个疯狂世界的句子。这是一段Konfused Kids他部落格上的某篇回响的回应,他简要地总结了整个伊拉克的暴力情况。

很清楚,看来你对于伊拉克内部的权力争夺只有肤浅的知识,事实的复杂远超过你能想像的。你说的对,暴力大多是贪婪的伊拉克人犯下的,但是这些伊拉克人扮演的是伊朗、美国、或基地组织的前锋部队。伊拉克是世界战争的战场。

在大部分其他的城市里,警察保护学校让家长稍微放心了点。但是巴格达没有那么好。Zappy解释道

[伊拉克的教育部长]的确说过今年教育部的施政要旨就是“学童反恐”,他打算派伊拉克国家警备队以及警察来守卫学校,这让他们成为再好不过的狙击目标…我好奇他的小孩上哪间学校?当然不在伊拉克内。愚蠢的声明引来了更多注意;请远离我们的孩子。

而这篇文章也带起了其他伊拉克部落客心中对于伊拉克警方类似的怨恨。Miraj写道:“Mansour跟Yermouk地区,在伊拉克国家警备队以及警车到处入驻之前好的很,来了之后才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现在整个地区都毁了,百分之九十九的商店不是在威胁之下关门,就是自愿这么作,只有这样才能保住性命。”MarshMallow26补充说:“我们这儿的街道等着铺设道路等了四年,终于在上个月清除了所有石子,然后铺好了两边的道路,但是自从警察听说了这件事,他们就占领了一栋附近的空大厦,并且驻守在里头,把路给封了”。

政府到底上哪去了?巴格达连线报导了他们最近的一次会议:

当内阁成员本周开会时,内阁秘书长发现总理竟然在伊朗,另外两名内阁成员-一位库德族,另一位阿拉伯人,都在国外旅游,共和党的两位副总理也在国外。最后,秘书长惊讶地发现“31位内阁官员(有男有女)中,22个都在国外,最后会议自然是延期了!”

Ishtar列出了一张长长的名单,上头是伊拉克政府在安全问题上犯下的错误,他写到“世界上任何一个政府要是有像伊拉克每天这么高的谋杀率,一定会马上宣布总辞,承认执政失败,承认他们无法提供人民基本的生活所需,让人们能像个人般活下去…但是所有的内阁官员,从总理到各部部长,这些总是争吵不休的人,统统把位子抓的紧紧的”

而政府也没有从模范伊拉克(Iraq the Model)得到任何喘息的机会。教宗对伊斯兰的评论传出之后,巴格达教堂被炸的新闻紧接而来,Omar写道:“先不论攻击的动机为何,政府以及维安部队必须要为没能提供天主教祈祷场所足够的保障而被谴责,尤其是在恐怖份子已经公开宣示他们将针对这些地点展开一波波攻击之后。讽刺的是,相反地,内政部反而公布要提供清真寺以及什叶派的教堂更多保护的计画。”

谈到罗马教宗引起的争议教宗最近谈论伊斯兰的言论以及后续反应,在伊拉克部落客之间引起了许多激烈的诘问。Iraqi Pundit对那些只顾抗议教宗言论,而却对伊拉克内部犯罪的没甚反应的穆斯林感到十分生气

要不要上街头去抗议那些以无辜者的无尽鲜血污辱我们的宗教的杀人犯?这周四,有一个汽车炸弹在巴格达的孤儿院外头爆炸。难道说整条穆斯林的街坊真的没有半个人对这件事感到恶心难过,没有人愿意站出来说说话吗?

伊拉克模范的Mohammed从伊斯兰的历史中挖出了一些骨骸,他说:“不管教宗说了什么,阿拉伯以及穆斯林世界又再次经由紧绷而侵略性的反应,展示出这些领导人如何无能,没办法用文明的方式回应批评。”

Hala_s对于那些穿戴宗教头饰的人越来越敏感。像是围着头巾的女性(在家乡我们开玩笑说头巾是智慧的阻断器)或是戴着主教礼冠的教宗。Hala强调我们应该试着连结两方,并且藉由承认自己的错误开始接受彼此:

教宗如果多说一些天主教自己的暴力历史或许会让他的话更有意义;除了他提及伊斯兰的部份,还可以多提十字军,宗教裁决所,欧洲的宗教战争。我们都在寻找一个接合的点避免更大的冲突。

但他会吗?他总是戴着某些东西在头上,不是吗?

最后交给AL Tarrar来说,他直接了当地谴责了教宗,还有Takfiris(伊斯兰极端主义者),因为他们为黑暗世纪提供了范例。

最后,Miraj说出了伊拉克人民过去30年来被喂食的食谱

在国家上头加点萨达姆,然后再加一小撮自我、鼓励、谎言,配上一小碟的挑衅跟武器,这样国家就能分崩离析,而萨达姆会变得更大。接着跟伊朗一起放在炉子里八年。拿出来之后你就会看见萨达姆整个鼓了起来,两个国家则裂开得更多。

放在阴凉处两年,然后拿第三个国家来撞击第一个混合物,加上一些媒体还有四分之一的武器,以及一碟愚蠢。

用你所有的力气去挤压这个混合物。

加上制裁,放在旁边十五年,直到混合物完全坏掉。

在坏掉的混合物上加上另一场战争,一些化学武器和其他剩下的武器,直到面团完全烂掉,而且软得可以让我们想作怎么形状就做什么形状。注意萨达姆,伸出你的手,把它拿起来然后丢出去垃圾堆,因为它没有用了。它在作面团的第一阶段还有点用。继续挤压你手上的面团,然后陆续将其他材料加进去,持续四年(请见附表)

我们现在有了一个新的、容易控制的混合物叫做“新伊拉克”,我们可以加入任何东西并且把它变成任何形状。

最后一个步骤是在面团表面都洒上一些冷血,就可以上菜了。

Sim u Za8naboot.(最接近的翻译–“毒药与毒药”)

P.S:请稍待下一道菜,伊朗与叙利亚。

街头的絮语:从纽约到巴格达

到自由的24步住在纽约,并且受一位朋友的邀约,参加犹太人周五的晚宴。身为一个伊拉克人与穆斯林,24步有点紧张,不敢说出他的身份。但是他的朋友还是跟在场的每个人说了。其他人的反应让他很惊讶:

“Al Salamu Alaikum”犹太人中心,也就是晚宴举办场地的经理说,愿和平降临你。“非常欢迎你来,”他继续说着,脸上带着大大的笑容。我认为他是真心的。….
我吃他们的食物。我喝他们的水跟果汁。我感觉他们根本不在意我是不是在场。他们举止很正常。…我希望Ehud Olmert、Hassan Nasrallah,Ismael Haniyeh,Jihasists,还有许多其他的大人物…能看看我们昨晚的情形。他们应该要看的。他们看了就会知道中东无法达成和平的原因是他们,不是我们!

Ibn_Airafidain搜集了20年来在伊拉克发生的战争中,落在他家周遭的榴弹碎片。最近他量了量总重量,发现超过了半公斤。他为盒子里头的每一个碎片各说了一个故事

Sunshine简要地介绍了她在伊拉克的每一天。从看见她爷爷奶奶的喜悦到目击自家房子外头发生枪战的惊恐。除此之外,她也感到生气。为什么?因为当她的爷爷向一名美国士兵询问一个简单的问题时,士兵叫他“闭嘴!”。Sunshine写道:

我超生气的,因为这名士兵的态度,严重影响了我对军队的尊敬,因为这名士兵应该要展示出他们国家的道德,并且留给我们好印象,这位差劲的士兵太无礼而且野蛮,我跟我奶奶说“放心,奶奶,这位士兵的父母并不会跟他一样,这是假设他有父母,但我很确定他一定住在桥下的箱子里头,并且在坦克车的庇佑下睡着!”我现在依旧这么认为,我的爷爷很有教养且受人尊敬,每个人都爱戴他,我的爷爷是一位土木工程师,曾在美国求学,他去过世界各个地方,因为他替“阿拉伯工业发展组织”工作,那名士兵不应该这么跟爷爷说话。

最后:

风雨欲来El Delilah污辱了一位最有名望的伊拉克部落客,Zeyad

我读了他的部落格,我得到得映像是一个年轻人的终生梦想就是能住在大苹果纽约,适应那里,成功受到那个社会的接纳。但是在这过程中,他抛弃了他的身份,我老实说吧,我对这种人除了藐视以外没有其他想法了。Zeyad透过替他人擦鞋照亮自己,拜托…有太多太多的自我不断扩张,然后卡在喉咙发不出来。很棒的部落客?或许吧。别再吹捧自己了,尽管每个人都这么作。喔!还有一件事…美国是文化混和物,试着维持你自己的文化吧。

啧!还好Zeyad远离了这场泥巴战。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