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伊拉客博客圈的近况

我不敢相信距离伊拉克战争开打已经四年了。它已经结束了吗?我不知道,但感觉上好像过了一辈子那么久。在少许与媒体所大量报导的巧合事件中,伊拉克的博客圈也正纪念着这场战争的另一个周年。这篇文章集合了博客们的想法,但,首先

如果你没有本周没有阅读其它的文章,就读这篇:

在五个月的在家自我放逐后,Chikitita决定尝试到巴格达街上探索,然而她感觉在自己的城市中像一名观光客。她对外面世界最初的探索并不是太乐观:「公交车不再行经过去曾经安全的邻近地区,最近这里充斥着同类相食的生物,一切恍若『前线』。」尝试外出的她确认了谣传的说法:

就像是海啸侵袭此地,但没有人愿意告诉我经过,我无法认出那个新的装置物;烧焦了的公交车在那里做什么呢?什么时候这些商店被炸毁了?我的笔和笔记本快用完了,但唯一的文具店已经被夷为平地!现在我可以听的出来,这些声音和我在电视画面上所听见的一样。

为了感受旧日情景,她搭上了公交车,但这只让人感到悲哀而沮丧:

「深入城市后,这里的气氛竟如此的不安,路人不再如往常的交换着言谈,更别说是面带微笑-除了帮我把车资转交给司机的这位女士。不再有人讨论政治…我可以感觉到恐惧和相互的不信任,没有人愿意冒险的直言不讳说任何事或任何人烦扰着他们,我想,国丧已经宣布,我所搭乘的交通工具不再播放广播…

泪水不停的从脸上滑下直到我到了加得里亚桥。只有那里我可能可以嗅到一点生气。」

她结论道:「曾经在巴格达街上遇见伊拉克同胞像是对我注射了一剂希望,但,不再是如此。人们累了也受够了;微笑曾是伊拉克人的注册商标,我确信它已成为历史的一部份。」

四年了…

Imad Khadduri 连结到Brookings Institute的伊拉克指标(Iraq Index)这篇报告上的一组图片,显示伊拉克的状况在四年来每下愈况。他说到:关于美国国防部长伦斯斐衡量这场反恐战争输或赢的准则,有句伊拉克的俗话说,把这些浸在水里,然后喝尽水对你的好处。(意指,胜利或失败的标准在于对美国的好处是多是少)

Neurotic Wife提出她对整场战争的回顾

到现在四年了,当世人听着Ipod里充满他们所喜欢的音乐时,伊拉克人每天听的是迫击炮、爆炸、炸弹和直升机的声音。四年来当其它世界的小朋友玩着任天堂最新的Wii游戏机时,伊拉克的小朋友夜晚睡在恐惧之中。我们是生或死他们(美国人)只想着他们自己。美国人是来抓我的,还是伊拉克的坏人会带我走。是的,四年了…

她要求布什和布莱尔修补他们所引起的混乱:

你们把邪恶的手伸进这场战争,只要有一次,布什和布莱尔,只要一次就好,在你们离开权力的大位之前,做件好事,值得赞扬的好事。布什和布莱尔,只要一次就好,为伊拉克人民无辜的伊拉克人民,做点什么。提供他们现在所需要的,帮助他们,给他们一个安全的天堂。你们不认为他们值得得到它吗?你不认为在这三年后,这些人民的生活值得救助?

Attawie在类似的脉络下继续写着:

四年的悲惨和难以理解的生活;我们现在在那,正往那走去?还要这样下去多少年?为了什么?希望在写下第一个字母之后就被丢弃在地上。在这片发明车轮的土地之上,逻辑是如此的怪异。美好的事物不见了。除了曾经快乐美好的街道变的不忍卒赌之外,什么也没有留下。今天这些街道上无辜的血迹斑斑。

她离开伊拉克,流亡到海湾地区,但家乡对她仍有强烈的吸引力:

我们留下希望,开始新生活。但家乡仍旧以她过去拥有的魔力吸引着我们。所以我相信这股魔力会一直持续下去,用我们存留在心里的记忆吸引着我们,回到我们梦想中童年时乐园,那片努力保持乐观的土地…

那片土地以甜美的声音吸引着我回去,她是可爱的伊拉克。

Faiza发表一封美国友人的来信:

我不敢相信这是纪念四年前开战的日子。伊拉克是一个幸存者-而我们将会一直反对那些摧毁生活中的美好和欢乐的人,也持续努力着,为那些只想好好的放松,然后在舒服与和平之中高枕无忧的人,让他们不再任何对于生命中亲爱的人或事的安全,有什么絶望的担心。

四年后,Khalid Jarrar放弃美国人民能带来终止这场战争的希望:

四年来我一直请求以和平的方式终止美军的占领。试图和当地与美国的和平运动合作以寻求解决之道。但就像我们所能注意到的,我们的努力是徒劳无功…

这在我听起来,四年的占领,美国是一个自私人民的国度,忙着他们的生活和欢乐而未能关心他们的国家正在扭转这个世界。取而代之的,他们真的关心的,是肥胖的问题、摇滚乐、观赏奥斯卡颁奖之夜。如果不是美军在伊拉克的死伤状况日益严重,大部份的美国人不会抬起头,或是动起舌头去要求政府从伊拉克撒军…

可悲的邪恶占领四周年纪念,可悲的亲爱的伊拉克,我想念你,我保证占领很快会有个结束。

我曾是那样的一个女人(The woman I was )这位博客浏览了新伊拉克的「成功」:超过20%的人生活在贫穷线以下,超过70万人民失去他们的居所,超过4百万伊拉克人成为难民…超过30万贫穷的妇女是寡妇…巴格达的停尸间每天收到超过60具以上的尸体:

该是大声叫喊的时候:够了,一切都够了;布什应该试着去改变他自己以及美国人应该试图改变政府。近100万伊拉克人的犠牲足够给美国人一个安全的世界、更多的原油足以供应汽车及经济繁荣之所需。我们应该帮心中的话叫喊出来,先知穆罕默德说那些冷眼旁观不公平不正义的人是邪恶的。马丁路德金恩博士Martin Luther King,著名的美国民权运动领袖)也说沉默是种背叛。

24个步骤到自由(24 Steps to Liberty)则回忆起,他在2003年身为伊拉克军人因从前线逃兵而几乎要被判刑勇敢行为

我不知道要如何使用武器保护自己。即使我知道,保护我自己是要反抗谁呢?我的兄弟吗(那是我对美国士兵的称呼)?或是反抗库德族(我是半个库德族人)?我不能那样做。

我决定结束这愚蠢的游戏做我自己。

在你和我之间,似乎没有人能对过去四年有任何好事可说,那你呢?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