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以色列:与巴勒斯坦的和平共处

以色列博客David Bogner讨论为什么「现在」要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和平共处,是不可能的。

以色列总统Shimon Peres在12日说了一段有趣的话:「我相信,我们现在能和巴勒斯坦和平共处。」

如果不加入「现在」这个有点麻烦的字,这会是一篇值得赞赏的致词。

姑且不论Peres并没有和巴勒斯坦和平共处的经验,不过,也没人有过这类经验!虽然过去一直有人在尝试,却没人曾与巴勒斯坦成功达成「类似」和平的景象…约旦失败了…黎巴嫩也失败了…当然多样的巴勒斯坦派系自身也不可能彼此和平共处。

但起码令人欣慰的是,我们的总统以Mr. Rogers*一样的方式延伸了两者和平共处的理论架构分枝,并留下这个概念实现的可能性,或许有一天我们以色列会以某种方式成为解开这个诡计的第一个国家。

  • 编按:Mr. Rogers(Fred Rogers)是美国知名儿童节目主持人,以温和、慈爱的形象影响了世界各地的青少年。

然而Peres为什么要用「现在」这个字眼?是不是我们漏掉了什么东西?

难道是今天(译按:11月12日)在加萨走廊所发生巴勒斯坦自相残杀的战事(造成5死30多人受伤),提供了稳定和平的一线生机,甚而加快了和平时程表?

还是今天火箭攻击(译按:到目前为止有6起)的炮弹模式--就像茶叶沈淀在杯底一般--提供了一些征兆?这些征兆包括了巴勒斯坦愿意尊重以色列领土主权、以及一般以色列人民能安心居住在家而免于危险的权力。

现在有没有任何迹象,能够显示出巴勒斯坦派系领导者愿意在言语上有所节制,将「毁灭以色列」这类语言移出他们的呼吁?甚至承认以色列能以犹太国家存在于安全的边界之内?

我曾经和一位朋友聊天,这位朋友当时正在寻找能雇用的技工(诸如水管工人、木匠、水电工、以及建筑工人等),他对于任何有过提到自己有相关经验的人感到担忧。

有些人或许会有5到10年经验,拥有相关专业而能够担负重任,但也有些人吹嘘自己有「20年经验」,但实际上他们只有一年经验,却自己将它乘了20倍。

拥有5到10年经验的人能够从过去的错误中学习,不过自己将年资乘以20倍的人、并未获得任何实际经验获工作知识的人仍然是个临时工,且可能尚未从他过去的错误经验学到任何东西。

对于这种临时工,现在有个非常好的范例,也就是欧麦特总理释放400名囚犯的计划,这个计划是为了回报巴勒斯坦人的…嗯…没什么恩惠。这是 一种「善意的姿态」,但当我们采取善意姿态的同时,是否代表着另一方也以类似姿态回应?毕竟我们所感受到的姿态并未带有上述意义,我们可能感受到的巴勒斯 坦「姿态」,可能就是对我们比中指。

让我们姑且不论这些具体的姿态,只要听听我们的「和平伙伴」说了些什么。

今天(译按:11月12日)巴勒斯坦首席谈判代表Saeb Erakat拒绝了以色列的要求,以色列希望巴勒斯坦承认以国是个犹太国家,「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宗教和国族认同纠结在一起的国家。」

难以与他争论?噢,等等,除了以下这些国家:

  • 阿富汗伊斯兰共和国
  • 埃及阿拉伯共和国
  • 神圣罗马教廷(梵蒂冈)
  •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
  • 巴基斯坦伊斯兰共和国
  • 毛里塔尼亚伊斯兰共和国

再加上有些国家几乎全穆斯林组成,同时也以伊斯兰法条为其合法与文化的评断标准*:

  • 阿尔及利亚(99%)
  • 阿塞拜疆(93.4%)
  • 吉布提(东非,94%)
  • 冈比亚(90%)
  • 伊拉克(97%)
  • 约旦(95%)
  • 利比亚(97%)
  • 马尔地夫(99.41%)
  • 沙特阿拉伯(89%,但100%市民都是回教徒,因为这是国家规定)
  • 索马里(99.9%)
  • 叙利亚(90%)
  • 塔吉克斯坦(90%)
  • 突尼斯(98%)
  • 土耳其(99%)
  • 土库曼斯坦(89%)
  • 撒哈拉沙漠以西(99.8%)
  • 也门(99%)

所以我不确定Erakat先生的陈述是否完全正确。

我并不是说以色列不可能与巴勒斯坦和平共处,若我没看见这些政客的主旨所在,请多见谅,我认为他们只是吹嘘自己有多年民主经验的短期政客,而且正在犯以色列早在20年前就已犯过的愚蠢错误。

认真思考,有没有可能以色列这些年都是一头热地希望巴勒斯坦承认我们存在的权力?而巴勒斯坦仍然在说不?

或许该把「现在」这个字从我们对和平的渴望中拿开。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