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以色列-这个曾是世上最干燥的国家,现在正水流四溢

Sorek Desalination Plant. Photo courtesy of IDE Technologies. CC-BY-NC-SA 2.0

Sorek海水淡化厂。图片出处:IDE Technologies。 CC-BY-NC-SA 2.0

此篇由Rowan Jacobsen所撰写的文章原刊登Ensia.com-Ensia.com为积极关注国际环境问题现行解决之道的杂志,全球之声基于内容分享协议重新刊载于此。

在距离特拉维夫(Tel Aviv)十哩处的地方,我站在两座如足球场一般大的混凝土储水设备中间的狭小走道,看着水流从竖立于沙滩之间的巨大水管中灌入。水管很大,若不是它充满了从一哩外汲取而来的地中海海水,我什至可以站得直挺挺地走进里面。

「现在,那是一个抽水机!」Edo Bar-Zeev盖过轰轰作响的引擎声对我大喊,他的微笑里含着对眼前情景毫不掩饰的敬畏。我们底下的蓄水池包含了好几呎的沙子,都是经海水过滤而来,而过滤后的海水会流入一个巨大金属棚子,并在此转换成足以供应1,500万人的饮用水。

我们正俯视着新建造的Sorek海水淡化厂,这是世界上最大的逆渗透海水净化装置,也是以色列的救赎。几年前以色列发生了九百年来最严重的旱灾,几乎要无水可用;现在以色列用水不仅足够,甚至多有剩余。这惊人的转变部分归功于国家政策上对于省水及再用水的强力宣导,但最大的影响则是来自海水净化厂的风行。

以色列现在有55%的国内用水是来自海水净化,而这帮助这个世界最干躁的国家之一成为难以想像的水巨人

Bar-Zeev是生物附着(biofouling)方面的专家,他在完成其在耶鲁大学的博士后学位以后,最近加入了以色列的Zuckerberg水资源研究中心。生物附着一直是海水淡化的阿基里斯腱,也是海水淡化普遍被视为缺水最后选择的关键原因。海水淡化的运作方式是将海水推进一层层含有微孔的半透膜中。淡水会透过去,而较大的盐分子则会被阻隔。但海中的微生物会堵住微孔、占领薄膜,要清除这些微生物需要定期的化学密集清洁,所费不赀。但Bar-Zeev和他的同事发展出一种免用化学的系统-用有洞的火山岩在微生物碰到半透膜之前抓住它们。半透膜科技突破还有许多种,这只是其中一种使海水净化更有效率的方式。以色列现在有55%的国内用水来自海水淡化。海水淡化帮助了这个世界最干躁的国家之一成为难以想像的水巨人。

因为需要,以色列学会如何从一滴水当中获取更多可用水,其技术超越世界任何一个国家。而这些技术的学习大部分发生在Zuckerberg水资源研究中心,这里的研究员在滴灌、水处理及海水淡化方面的新科技领先全球。他们为非洲村庄发展出了弹性水井系统及生物沼气池(注*),使家户用水可以减半。

注*:沼气系有机物质在厌氧环境以及一定温度、湿度、酸碱度的条件下,透过微生物发酵作用所产生的可燃气体。沼气池是改变农村环境的重要途径。一个沼气池的耐用年限约为20年,它可以节约能源、化肥和农药,并提高农作物的产量及质量。

这个机构的原本任务是要改善以色列骨干──干枯的内盖夫(Negev)沙漠-的人民生活。然而,机构所发展的技术逐渐应用到整个新月沃土。 Gillor表示:「中东正在干涸」Gillor是一个Zuckerberg水资源研究中心专门研究『使用再回收水灌溉稻草』的教授。 「以色列是唯一不畏急迫水源压力的国家。」

水源不足的压力一直是撕裂中东混乱的主要因素,但Bar-Zeev相信他们所找出的解决方案可以帮助以色列干涸的邻居们,并且在这过程中,与曾经的敌人化敌为友。

Bar-Zeev明白水资源很有可能是未来中东冲突的来源,他表示:「但我相信透过共同投资水资源也可以是座桥梁,而其中海水淡化就是一个很好的可能性。」

被迫绝望

2008年,以色列在大灾难边缘动荡不安。长达十年的干旱焦枯了新月沃土,而以色列的最大淡水湖-加利利海的水位已经降到离「黑线」只有一吋,如果水位降到「黑线」以下代表无法挽回的盐渗透将会进入湖中,并将湖泊永远摧毁。政府发布了用水限制,使得许多农夫失去了一整年的作物

叙利亚面临更糟的处境。随着干旱加剧而地下水位骤降,叙利亚的农夫为了寻找地下水,挖井深达100米、200米,甚至500米。最后,水井枯涸,叙利亚的农田在史诗级的沙尘暴中干枯一片。超过一百万个农夫无家可归,只能在大马士革等城市的郊区加盖大量的暂时棚户区,徒劳地寻找工作及目标。

而这件事-据2015年在美国科学院院刊发表的文章「新月沃土的气候变迁及最近叙利亚旱灾启示」作者所说-正是叙利亚战争惨剧开始的导火线:「叙利亚城市近郊的快速成长、与此现象习习相关的非法移民、人口拥挤、基本建设不佳、失业及犯罪等问题被阿赛德政府所忽略,使得该地区成为了动荡不安的关键。」

相似的故事在中东不断上演,旱灾及相继而来的农业崩塌造成失落的一代;这个地区没有前景,只有渐渐沸腾的愤怒。伊朗、伊拉克及约旦都面临了水源短缺的大灾难。水源短缺迫使这整个地区绝望的行动。

水源供过于求

不仅限于以色列。令人惊讶的是,以色列的水源甚至可以达到供过于求。这个转变从2007年开始-当省水马桶及莲蓬头覆盖全国、国家水资源管理总局也建造创新的水处理系统时,以色列让86%流入下水道的水可以重新运用于灌溉,大幅超越全世界第二有效率的国家──西班牙-的19%。

但即使有这些措施,以色列一年大约仍需要19亿立方公尺的淡水,而他们却仅能从自然资源中取得14亿立方公尺。剩下5亿立方公尺的短少也就是为什么加利利海被过度取水,并导致这个国家逐渐失去农田。

这个国家面临一个之前难以想像的问题:多余的水要拿来做什么?

幸亏进入了海水淡化时代。 Ashkelon厂在2005年提供了1.27亿立方公尺的水源;2009年,Hadera厂提供了另外1.4亿立方公尺的水源;而现在,Sorek厂又提供了1.5亿立方公尺的水源。总共加起来,海水净化厂一年提供了6亿立方公尺的水源,而还有更多的海水净化厂正在进行中。

加利利海水源更充足了、以色列的农田欣欣向荣。而这个国家面对了先前难以想像的问题:多的水要拿来做什么?

水源外交

在Sorek,50,000张半透膜被封在直立的白色圆柱状中,每个圆柱约为4呎高及16吋宽,并像是喷射机引擎般地旋转着。整个装置像是个轰轰作响的太空船正要喷射。圆柱体内包含被塑胶半透膜包围着的中管,而这些塑胶半透膜上有比人类头发的直径的百分之一还小的洞。海水会在70压力的大气压下被射入圆柱体、透过半透膜,残留的盐卤则回到海中。

海水淡化曾经是个昂贵的能源标志,但Sorek采用的先进科技扭转了局势。海水淡化产生的水价与1990年代相比仅是当时的三分之一。 Sorek可以用美金58分钱生产1,000公升的水。以色列家户一个月约付美金30元的水费-与大部分美国家户相似,而远低于拉斯维加斯(美金47元)及洛杉矶(美金58元)。

国际海水淡化组织声称有3亿人透过海水淡化取得干净水源,而这数字正在快速攀升。 IDE,这个建造Ashkelon厂、Hadera厂及Sorek厂的以色列公司最近盖好了位于南加州的Carlsbad海水淡化厂,而这个海水淡化厂与其位在以色列的表兄弟十分相似。 IDE正在世界各处建造更多的海水淡化厂,每年约有六个类似Sorek厂的海水淡化厂上线运作。诏告着海水淡化时代的来临。

让Bar-Zeev最兴奋的是水源外交的机会。以色列依照1995年奥斯陆和平进程(Oslo II Accords)供应西岸的水,然而巴勒斯坦仍未取得所需的足够水源。水源曾在进展缓慢的和平过程中扮演与其它协商项目纠缠不清的筹码角色。但随着现在以色列水源充足,许多观察家看到将水源去政治化的机会。 Bar-Zeev有个远大的计画,他期望在2018年的水无国界研讨会(Water Knows No Boundaries conference)聚集埃及、土耳其、约旦、以色列、西岸及加萨的水源专家一起讨论相关议题。

更远大的计画是耗费美金90亿元的红海-死海运河,这是一个以色列和约旦的合资计画,预计建设一座红海上的大型海水淡化厂,并计画共享边界、将水源分为以色列、约旦及巴勒斯坦三块。淡化产生的盐卤会经过约旦、再重新经管线运送灌入北边100哩以外的死海。因为这两个国家自1960年代起便开始分流唯一一条最终会汇入死海的河川,使得这几年来死海的水位一年下降一米。照这样下去,到了2020,这两个宿敌就要从同一个水龙头喝水了。

在Sorek厂的远端,Bar-Zeev和我也一起分享了一个水龙头。在运送水流至以色列电网的主线管旁边有个分支,该分支接着一个简单的水龙头及一旁的饮水机。我打开水龙头,开始一杯接着一杯,而这些水40分钟前仍是地中海海水,如此冰凉、干净,真是奇迹。

这个对比真是太惊人了。几哩之外,水源缺乏、文明分裂;这里,一个急速成长的文明无中生有地创造出水。在炎热的空气中,我和Bar-Zeev大口大口喝着水。我不禁怀疑,这样的故事到底是这个地区的例外还是将会成为原则。

Rowan Jacobsen 是詹姆斯比尔德基金会大奖(James Beard Award)的得奖作者,其作品包括《无法结果的秋天》(Fruitless Fall,暂译)、 《生意盎然之岸》(The Living Shore,暂译)、《海湾上的黑影》(Shadows on the Gulf,暂译)等。  他亦活跃于Outside、Harper's、Mother Jones、Orion及其它杂志,而他的作品也被选入《美国最佳科学与自然文选》( Best American Science and Nature Writing)及其它选集。他的最新作品《 特征非常的苹果》(Apples of Uncommon Character,暂译)预计于九月份出版。 Rowan Jacobsen的推特帐号为 @rowanjacobsen< /a>.
校对:FangLing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