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约旦政府无视民怨,与以色列签署天然气协议

Protest against gas deal in Amman

图为在安曼发生的一场示威活动,现场遍布来自全国各地的示威者、组织、工会以及政党,他们试图阻挡约旦及以色列间的供油协议。 Source: Khaled Al Shakaa on Twitter.

2016年9月26日,总部位在休士顿的诺布尔能源公司(Noble Energy Inc .)宣布其与一能源联盟签署了协议,将自以色列所占领的利维坦(Leviathan)气田供应天然气至由约旦政府完全持股的国家电力公司(NEPCO)。该协议甫宣布即迎来约旦人民的谴责及不满;即使距离两国签订Wadi Araba和平协议(*注1)已过了20多年,约旦人民仍然非常反对任何对以色列的妥协。

约旦作家Samar Saeed表示,这个协议让每个公民在与以色列的对战中,都成了实质上的帮凶。

签订这份供油协议之后,约旦政权已让每个公民都成了常规化者(*注2)。我们完全无法忍受这个决定,未来如果开战,我们会提供资助。

— Samar Saeed (@Samarsaeed) 26 de septiembre de 2016

这个协议被能源联盟称作「历史性的协议」,它完成了以色列自2010年发现天然气田之来,成为天然气出口者的野心,并将帮助以色列填补开发利维坦气田的初始成本。 能源顾问Amit Mor表示:「利维坦气田计划的开发对于以色列国土安全来说是至关重要的。由于以色列现在所有天然气资源都是来自同一座气田-他玛(Tamar)气田,天然气资源的多元化是必然的一步,而这个目标将靠着约旦市场完成。」

这并不是约旦及以色列间的第一个天然气协议。 2014年2月,以色列与约旦签署了总价达美金5亿元的天然气供给协议,以色列承诺自邻近的他玛气田供给1.8 bcm(1 bcm等同于十亿立方公尺)的天然气至约旦境内的约旦溴业公司(Jordan Bromine)及阿拉伯钾盐公司(Arab Potash)。这前后两个协议在约旦民众间皆普遍不受到欢迎,其中反常规化者(anti-normalization)及BDS运动参与人士(*注2)更是高举反对大旗。由约旦电视台Ro'ya于今年二月所举办的民调中显示,有90%的受访者反对从以色列进口天然气。

Nabd Al Balad于2月所进行的民调指出,有90%的约旦人反对与敌人签署天然气协议。

2015年1月,各示威者、联盟、政党及由前国会议员共同成立「推翻与以色列之天然气协议全国动员组织」(National Campaign to Overturn the Gas Deal With the Zionist Entity)(*注3),并以标签 #غاز_العدو_احتلال带领约旦国内对于该天然气协议的反对声音-此标签意为「敌人的天然气是就是一种占领」。这个动员组织于本月稍早更成立了「人民法庭」,控诉政府及美国公司支持犹太复国恐怖主义的手段已经危害了国家安全。

图片和影片:「推翻与以色列之天然气协议全国动员组织」因以约二国所签订的天然气协议而举办人民审判。

针对这个新宣布的天然气协议,动员组织发布了措辞强烈的声明,谴责政府不顾以色列多年来持续破坏1995年和平协议的行径,仍与其签定天然气供给协议。动员组织将在本周五(2016/9/30)发起游行,预期会是自2011至2012年的阿拉伯之春以来,第一场办在星期五的大型街道示威。

动员组织成员也支持Herak Shababi的号召-Herak Shababi是自2011及2012年阿拉伯之春以后,活跃于约旦国内的年轻社会运动家。 Herak于本周二(2016/9/27)傍晚,在国家电力公司(NEPCO)总部前号召了一场静坐,并在短短时间内就吸引到200个参加者;他在向群众呼吁星期五要再回到街上示威以后,即和平解散该静坐活动。

没有占领、没有被迫常规化(*注2),也没有和平;在要回我们的权利之前,我们会尽可能地大声呼喊。

约旦作家 Hisham Bustani在7iber网站上发表了一则文章:「约旦从来都不需要从以色列进口天然气,自始自终都不需任何替代方案。政府先前的媒体声明也承认约旦的能源需求现在光凭国内阿卡巴省的天然气田就足以应付。」Bustani也同时于文章中列示了约旦过去几年间所提出的各种能源替代方案,每一种都有足够潜力满足约旦能源需求。

环境专家及环境拥护人士Safa’ Al Jayousi也发表了一篇关于约旦再生能源潜力的推特。

再生能源-尤其是太阳能-可以在2050年以前,持续供给约旦达其需求60倍的电量,根本不需签订任何协议。

同时,Bustani也对签订这个协议的时间点提出质疑。该协议是在约旦国家大选的几天以后、也就是现任政府交出政权的隔天签订,导致现在没有机构可以对这个协议负责。

约旦作家Bara’ Hasaniya也谴责此协议在大选后这么快就发生,显现了政府的伪善程度。

他们忽略了数百万国人不想与敌人签定协议的请求,(这些人)怎么可以愚弄我们、让我们相信这个国家拥有民主?

推特用户Anadareee表达了他对这个协议的蔑视,因该协议的签署时间距离以色列军队枪杀来自Al-Karak的28岁约旦青年Said Al-Amro ,还不到两个星期。 (*注4)

记下9月26日这个日期,今天我们与犹太复国主义这个大敌签订了羞耻且充满奴性的协议,而Al-Amro的血甚至还没干。

— أنداري (@Andareee) 26 de septiembre de 2016

约旦作家Jaber Jaber则表达出他对政府试图实施言论审查以管制媒体报导的忧虑,并指出政府可能会诉诸以往常使用的媒体禁言手段-如同全球之声最近的报导。 (*注5)

你最好在禁言令发布前赶快写下对与犹太复国主义大敌签订天然气协议的看法。

鉴于这个天然气协议对于同盟的重要性,约旦政府已不可能毁约-所谓同盟,意指美国及以色列。

随着埃及发现自有的天然气田,加上中东地区的其他国家仍在战争中煎熬,约旦成为利维坦气田唯一的潜在客户。该战略性气田的开发,将会帮助以色列在土耳其与赛普勒斯的政治分歧落幕之后,开拓与土耳其签订天然气合约的可能性。如此一来,就可以打破俄国在欧洲天然气市场的独占状况,而此一石二鸟之计满足了美国及其大西洋同盟的需求,并将稳定以色列的经济与安全。

星期五游行示威的结果将会反映约旦当权政府是否能成功消除最初的民怨、并妥善处理地方人士对于此协议的反对声音。


注1:系于1994年所签订之以约和平协议,该协议界定了双方水源、边界等权力划分。

注2:BDS(Boycott, Divestment, Sanctions)运动是自2005年7月9日起,由英国社会运动团体所组织一项全球性的运动,目的是向以色列施压,呼吁以色列政府停止占领巴勒斯坦国的领土,尊重阿拉伯裔以色列人的平等权益,并尊重居于海外的巴勒斯坦难民的回归权。

据第一个BDS在巴勒斯坦中的会议中的定义,Normaliziton为:参与或发起任何巴勒斯坦人(或包括阿拉伯人)及以色列人聚会;聚会中未明确主张对于以色列对于巴勒斯坦的压迫及歧视的不满的运动。不论是地域性或国际性、目标为个人或机构。

注3:Zionist entity指「犹太复国主义实体」,阿拉伯国家现在一般用以代指以色列。

注4:2016年9月,以色列军队在东耶路撒冷射杀约旦人Said Al-Amro,声称因为其想要行刺边界警察,但有目击者表示未见Said Al-Amr手持任何武器。

注5:约旦最近禁止媒体报导任何关于9/25作家兼记者Nahed Hattar 在安曼法庭外被刺杀的新闻。 Nahed Hattar 原本正要为了其在Facebook发表的讽刺漫画出庭。


译者:廖偲颖
校对:FangLing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