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西非博客圈纪要

本周博客关注的是文学话题,沙漠之声(Voice in the Desert's)评论「无返之门」(The Door of No Return)这本童书

贺喜作者Sarah Mussi 成功赢得2007Glen Dimplex 文学童书奖项我读过这本书,很喜欢它。

近来有许许多多的童书以非洲为故事场景,这是很不寻常的。是否真如英国泰晤士报专栏作家Amanda Craig在八月的一篇评论所称,有越来越多的作者敢于用非洲当题材?此篇评论引发了Sophie and the Albino Camel 一书作者Steven Davis母亲的公开回信 (当时她还同Waterstones 书商仔细地修正Sophie and the Albino Camel 一书,让作品更为突显。当然我可不曾做过这种事。)

我们将镜头从布基纳法索转到使用双语的喀麦隆, Scribbles From The Den (洞穴涂鸦)一书的作者 Dibussi Tande 在博客里回溯了记忆的长巷,写下英国与法属喀麦隆统一的四个迷思

英语系国家的领袖与学者很快地认知到,重新发现英语母语的重要性是一项无价的政治资源,籍以打击政府当局,激起英语人口的同仇意识。因此他们试着从历史中带回英语的认同,抗衡政府、知识分子所制造的迷思。在此我们可以举出不少例子。

虽然该文中每个没有事实根据的观点都引发热烈的讨论,但简要起见,我们只列出下面四点:

迷思#1: 喀麦隆始终只有一个,别无其它

迷思#2: 双方衷心欢迎再度统一

迷思#3: 重新统一后的宪法是在1961Foumban 所达成的共识

迷思#4: 1972年 单独统一的国家是全国普选的结果。

Enanga's Pov’ 博客Rosemary Ekosso,针对Proletarian的一篇文章「非洲需要的是真正独立而非帝国主义慈善行为」,分享了她的意见。

我找到一篇2005年的文章,它正好反映了我对非洲与西方国家关系的看法:如我稍早提过,引我恼怒的是西方世界每一件事都渗入了伪善的元素,或者至少在政府部门如此,好让我们相信自己。这篇文章经英国共产党(CPGB, Communist Party of Great Britain)同意而重新发布,它反应了作者的社会经济与政治观点。我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或是共产主义者,但却深为其仔细研究后所发表内容倾倒。它展示了若人们开始为自己着想时,便可做到。以下的宣言特别令我感兴趣,其为John Pilger 所拟。

「每1美元的援助非洲金钱,西方的银行、机构与政府就可以赚到3元,这还不算上跨国公司所取回的收入。」

同样是非洲话题,Grandiose Parlor Imnakoya问道:「AFRICOM一事: 尼日利亚的立场如何?」(译按:AFRICOMUnited States Africa Command,即为美国在非洲的战略指挥系统)

此处争论的主因是一篇尼日利亚总统Musa Yar'Adua 在与美国总统布什会面之后发布的谈话:

「我们会商了国家安全的课题,还有尼日利亚、尼日三角洲、几内亚弯以及整个非洲大陆的区域安全等。我们应和AFRICAM合作,不只协助本国,同时也是落实整个非洲大陆的和平与安全计划。这项计划由非洲区域经济团体提供了备战的军力。」-20071213美国之音新闻

Imnakoya可有话要讲:

YarA'dua认知中的主要国际媒体事件,以及我将不会忘记此刻这段「霹雳声明」中,我们能发现他不只表明自己是个听命的总统-我们不确定YarA'dua是只因敬畏美国白宫的壮丽辉煌,或是遇上「恶名昭彰」的美国总统布什而不得不屈膝-不管原因是什么, YarA'dua还经历了一段尴尬的二流媒体关系。他的AFRICOM 声明可需要一点漂白,这段声明也显示了尼日利亚外交部门有多么散漫不用心。这些政府部门不是应该好好评估会谈的情势,据以妥当准备,让可怜的 YarA'dua 明白什么话该说、什么不该说,如何得体地谈话吗?在总统离开首都或是扺达华府之前,难道当局一点这样的准备也没做?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