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摩洛哥:抗拒日光节约时间

日光节约时间是由William Willett于1905年设计,德国则最早自1916年率先实施,摩洛哥也曾长期使用,不过今年政府决定再度落实这项制度。

Margot the Marrakesh Mystic解释目前情况

将时钟拨慢一小时后,政府觉得延长日光时间有助观光,企业与银行营业时间也会与欧洲贸易经商伙伴更相近,尤其是法国。

摩洛哥全国98.7%的民众是穆斯林,正在讨论日光节约时间实行后,会让斋戒月早餐时间提前一小时。

这项制度会否影响斋戒月,各方意见纷陈,人们会依据日照改变,早起一小时去上班,既然斋戒月每日斋期随日落结束,禁食时间似乎会延长一小时。斋戒月每年愈来愈接近夏季,今年是公历九月,明年是八月,人们一定会察觉变化。

燃料价格不断高涨,摩洛哥政府希望维持一般大众的燃料补助,包括汽油与食用油,时间改制也是为了节省能源用量。

North Africa Notes则提供街谈巷议

今天每个人与我聊天的话题、走在旧城路上听见的每段对话,以及在出租车上,大家都在谈日光节约时间,多数开头都是:「所以,你对时间改制有何看法?」,或者是有人说:「所以,现在几点钟?」,多数人似乎无法理解,为何得要将时钟拨快一小时,似乎对所有人都造成不便,也打乱生活节奏,尤其本地许多人仍依据祈祷时间过生活,所以现在夕祷要延到8点35分左右,夜祷则是晚上10点15分。

人们已经在想,这对三个月后的斋戒月将有何影响,日光节约时间理论上要实施至9月27日。

虽然这项变革遍及全国,但有些民众无法很快习惯此事,和平团志工Jenny in Morocco便分享周遭的情况

二十年很长,我能明白为何人们觉得新制很复杂又不正常,如果你现在是25岁,上回国内实施日光节约时间的时候,你才五岁,但除了年轻人之外,各位可能以为较年长者会容易明白这件事。

结果情况却有些疯狂、令人非常困惑,我称之为「新时/旧时」困境,学校、政府机关、机场、市区等公家单位均已改为「新时」,不过包括我所在的城镇等其他地方,却仍维持「旧时」,唯一调动时钟的只有市长办公室、邮局与学校,现在学校又在放假,所以我确定孩童仍在过「旧时」。

另一位和平团成员Duncan Goes To Morocco也有相似经验

另一件事是从上周开始,摩洛哥首次将时钟拨快一小时,实行日光节约时间,唯一的问题是在我的小区里,没有人弄得懂怎么回事,也没有人照做,我相信许多乡村地区也是如此,学校、卫生所、政府机关都遵守新时间,但其他人都没有,大家都知道有新制,不过都没有理由跟着做。我调快了家里时钟,希望我家能带领邻里潮流,可是大家的日常作息都没变,都依据太阳,而非时钟,我妈妈还是习惯说旧制的时间,只是会在时间前后加上个「旧」字,例如她会说:「车子明天七点钟到,旧七点钟」,她总是因为我调动时钟而哈哈大笑。

还有位和平团成员Connie in Morocco说得很简单

摩洛哥自6月1日起实施日光节约时间,你们觉得我们的村庄和邻居会改吗?

校对:abstract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