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几内亚:政变历史重演?

几内亚前总统孔戴(Lansana Conté)过世仅数小时,军事将领卡马拉(Moussa Camara)即发动政变,军事领导人于一周后任命银行家柯玛拉(Kabine Komara)出任总理,据观察家认为,政变后情况平和,当地民众对新领导人抱持希望,但在许多博客眼中,连串发展让人有似曾相识之感。

和平团志工Zot in Guinea提及社会对新领袖的乐观期待:

几内亚人民大抵对整件事显得很高兴,新总统并非出身国内三大族群,故更能缓和其间紧张关系,且或许对大众最重要的是,这段期间政权相对稳定,多数几内亚民众希望改变,任何改变都是好事。

人们也有理由相信将有正面改变发生。

Seckasysteme觉得几内亚人对政变的反应是出于健忘[法文]:

出于某种集体健忘症,几内亚民众长久遭到压迫,现在竟然为前总统孔戴之死哭泣,并呼吁对自命为总统的军事政变领袖效忠。

[…]在历任元首长期迫害之下,几内亚人民似乎已相信宿命论,对各种苦难和奴役也适应良好。

在国际社会普遍谴责违宪的情况下,军政府承诺将于2010年底举行民主选举,多数评论员认为拖延太久,不过Zot in Guinea觉得期待过早选举者反而不够务实:

[…]各位无法想象在几内亚这样的国家里,选举公正在此刻有多么困难,既无选民登记制度,亦无身份证明系统,若此刻选举,不可能遏阻较富有的候选人贿赂选民前往投票许多次。选举所需的各项基础建设也完全不存在,需要很多时间筹备,[…]我并非说政变是件好事,尤其我对总统本人所知不多,也无从得知军方是否真会举办选举,但几内亚局势多年来不只是因领导人不佳而恶化,而是根本没有领导人,希望之后会改变。

尼日利亚博客Naija Pikin相当怀疑几内亚军政府的民主愿景:

千万别受骗,几内亚人之所以对军政府满意,是因为过去24年在孔戴执政之下,他们饱受贫困与迫害窒息,希望呼吸新鲜空气,孔戴过去也是在1984年的政变后上台。

卡马拉只是循着相似的路途前进,夺权后遭到全世界谴责,于是承诺在最短时间内举行选举,世界因而减轻施压力道,两年后举行「民主选举」,军政府是主要或唯一候选人,再以压倒性票数当选,这出戏码我们再熟悉不过。

美国学者Edward B. Rackley在Accross the divide博客分析非洲事务,他也认为几内亚政变出现类似模式

上周几内亚高龄独裁者孔戴过世,接续发生军事政变,又重演该国自1958年脱离法国独立后,一再反复的舞台剧,剧情很简单,让新一代的政治菁英轻易学会。

领导人登台,透过民粹言论获取权力、收买军方、实行一党制,各个朋党盛行、法治消失殆尽、军权绑架国家,数十年过去,人民痛苦哀鸣,领导人终于死亡,军方再度掌权,直到下个领导人傀儡出现,在900万几内亚民众眼前,卑鄙场面继续上演。

Seckasysteme表示历史再度重现[法文]:

可怜的几内亚人民似乎又见到历史重现。

奴隶制与殖民数百年、杜雷(Ahmed Sékou Touré)执政27年、孔戴执政24年,似乎还不足以帮助几内亚人民脱离反启蒙主义、脱离苦难、脱离束缚,仍无法走向民主和现代。

卡马拉将军没有带着独裁上台真是可惜。

Africa News报导非洲联盟的反应:

非洲联盟谴责政变再度出现于非洲,认为此事「对非洲民主进程是严重挫败」。

博客Abantu和非洲联盟一样谴责政变:

我们非洲人究竟出了什么问题?我们为何无法从过往错误中学习,帮助自己走上民主大道?又或者我们相当习惯于混乱失序,连政变对我们都毫无意义?

[…]世界应用最强烈的言辞谴责几内亚军方,确保这个出产铝氧石的国家能回归民主制度,因为军方无权介入政治事务运作。

喀麦隆博客Voice of the Oppressed的Neba Fuh最近在文章中,提到几内亚的情况,文章名为「非洲独裁政权下的军事政变:解放抑或倒退?」:

几内亚富含天然资源,人民却遭独裁者囚禁长达24年,民众多年来在贫困之海载浮载沉,现在紧捉住一条毒蛇,想要浮在水面上,军方青壮将领在长期独裁领袖身亡后夺权,这种现象显然很受民众欢迎。

喀麦隆、加蓬、刚果、埃及、利比亚与诸多非洲国家,有天都会各自出现「解放者」,但解放者可能来自军方吗?谁都不知道。

这种解放称为政变,但我们真正该思考的问题是:当独裁者阻断任何民主变革的途径或方法,军事政变究竟是爱国行为?或是颠覆行为?

冈比亚的Sofa Jawaro在The sword of truth博客认为,为了这动荡地区的稳定着想,也应肯定军政府的行为:

[…]若考虑到政变发动时机,正好是孔戴结束24年执政之时,再加上塞内加尔总统瓦德(Abdoulaye Wade)的背书,几内亚政坛各界也未见反对声音,我们或许应该选择相信军政府,或许唯有支持青壮派的军事将领,才可能让几内亚抛开独裁历史,改革社会中的混乱情况。

西非处处血腥内战不断,包括利比里亚、塞拉利昂、科特迪瓦等,塞内加尔南部Cassamance地区与马里北部亦有骚动事件传来,此时孤立几内亚军政府与终止援助,只会对区域造成负面冲击,况且几内亚国内仍数千名来自邻国利比里亚、塞拉利昂、科特迪瓦及几内亚比绍的难民。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