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巴拉圭:移民故事

这是在整个拉丁美洲都很寻常的故事,这里的人移民前往邻近或遥远的国家去寻找更丰沃的牧草地(译注:更好的发展环境)。对巴拉圭也没有不同,移民留下了朋友与家人,不论是其他南美洲国家或海洋对岸的欧洲,只冀求其他的机会。而现在,有人正透过公民媒体将这些当中的部份故事说出来。一个叫做Somos Paraguayos[西文](我们是巴拉圭人)的博客邀请全球各地的移民上传他们第一手的故事,这些故事是关于他们的经历,博客也请其他巴拉圭人对这些故事在回应栏发表回应。

当中有许多故事很令人心痛,讲述着他们怎样试着去适应新的国度,当中也有成功的故事。这些故事中许多有着共同主题,即是寻求更好的经济机会。Gabriela写道,她离开巴拉圭,在阿根廷30年,是为了要协助父母亲赚钱。然而,离开自己的国家,并不是容易的事[西文]:

痛楚来自于远离家园,我苦于无法看到与听到我所爱的人,无法看到最湛蓝的天空或最茂盛的树木,与缤纷的大地、波卡舞曲、甜美的瓜拉尼语,激发我多了解故土的心,也可在别人察觉并询问我的口音时,能自这些问题有所宽慰。

相较于离乡背景,进入一个新的国家往往更不容易,这是有移民法规之故。并非每次想要进入一个国家都会成功。Olinda有次获得一对英国夫妻提供的工作,她写道她抵达了伦敦希斯洛机场时才被拒绝入境[西文]:

我终于到了柜台前面,接待我的是某个只会讲英语的人,我完全不懂他在讲什么,接着他们带来一位翻译,问我为什么来英国,以及其他的事情。他们把我带到一间办公室,询问我更多的事情,于是我开始感到害怕。他们问我付了多少钱买机票,我不知道,然后又问到我的朋友与她先生(雇用我的夫妻)的国籍,我告诉他们说是巴拉圭籍,但结果她是阿根廷人,而她先生因父亲缘故是义大利籍,但她俩曾经住在巴拉圭,但我并不知道其他的细节。他们甚至打电话给那位女士询问关于我的事情,她也知道不多…而他们就是这样认定我是到那边工作的,所以拒绝我进入英国。

他们告诉我下一班飞机隔天才开,所以他们会把我拘留在机场,直到隔天早上送我上飞机。他们带我到一间房间,有一张床、浴室与一台电视,第二天以前我都在那休息并且等待。事实上,英国人对我非常好,我不能抱怨,是我太天真,而赞助者以为会很容易就可入境,这起案例可不是这样。他们还说,要是有天我想回到英国,仍旧是受欢迎的,因为我并没有大声抱怨或像其他许多人一般哭泣。老实说,我并不了解他们为什么这样说,假如他们这么认为,为何不干脆让我入境?

隔天我就回到亚松森,几个月后我决定再试一次,但这次是西班牙。这次我借钱付款购买机票,但我无法入境…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我借了更多钱,并买了另一张到西班牙的机票,这次我入境了。

一旦住在国外,许多移民遂展开新生活,与他们新家园的市民建立起关系。在这篇博客文章中,一位西班牙公民Angel说着他生命中的悲惨故事,与他巴拉圭籍的妻子有关[西语]:

我曾结婚2年又3个月,对象是一位来自San Lorenzo的巴拉圭女孩(距离我初次见到她总共已经有3年)。我说「曾」是因为我现在是鳏夫,妻子在死亡前4天产下一个宝贝婴孩,另外她还留下一位 10岁的儿子。不幸的是,她的儿子得回到外祖父母身边,以致于必须和他的小妹分开,就为了这个合法,却不合情理的原因。

剖腹产引起的并发症让我面临生命中最糟糕的一个礼拜,婴孩在周一诞生,而我的妻子在周五逝世。我很确定在巴拉圭,她同样在周一死亡,但已没有办法再回去讨论这问题。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