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全球经济:当发展不足也成好事一桩?

有些政府坚称国家未受全球经济危机影响,但多数都缺乏说服力,选民亦不相信所谓经济已改善的说法,不过某些政府或许所言属实,他们或许未坦承国内经济实情,可是当他们坚称次贷风暴、房地产泡沫化等各项指标未出现在国内,这些政府或许说得没错。

但这怎么可能?无论是经济规模很小的国家,或是未融入全球经济的国家,通常都宣称此次金融风暴并未影响他们,本文将列举几个例子:

世界银行博客有篇文章以东亚为主题,其中认为老挝并未受金融风暴严重冲击,正是因为「经济结构简单」:

老挝经济结构相对简单,虽然工业在GDP占比过去十年稳定成长,经济仍以农业及天然资源为主,…目前老挝受危机影响的程度较他国低,正是因为经济低度发展与相对封闭,噩运反倒带来意想不到的结果。

先前笔者也曾引述一位老挝经济学家的言论,他亦认为老挝因经济以农业为基础,故幸免于危机之外。

Laos depends mainly on its agricultural economy. Photo from Flickr page of sama sama - massa

老挝主要倚赖农业经济,照片来自sama sama – massa

Yek Livan Chayeh Dagh(意指「一杯热茶」)博客指出,伊朗由于几乎未接触国际金融市场,故受国际金融风暴影响较少

因为伊朗与外界唯一连结只有贩卖石油,而油价尚未跌至历史新低,…我认为只有为工程顾问公司等新产业提供服务的行业,会受到这项危机严重冲击,至于生产食品等消费性商品的工厂不会面临危机。

印度尼西亚的Iman Brotoseno观察到,股市重挫并未大幅影响多数印度尼西亚民众:

印度尼西亚证交所若受全球金融风暴波及,也不会令人意外,因为主要是富国受创,相较于银行与不动产,证券交易在印度尼西亚比例很低,据Mirza Adhtiyaswara指出,美国逾六成民众投资股票,而印度尼西亚只有百万人直接投资股巿,只有少数人投资债券及共同基金,总额为30兆印度尼西亚币。

Tony Abaya认为菲律宾出口及旅游业不振是「暂时的救星」:

菲律宾之所以未如邻国受金融风暴强烈震撼,主因在于出口及旅游业发展不如邻居。

这两项产业是邻国经济繁荣关键,故产业崩溃也动摇他们的经济体,导致无数企业倒闭及数千万劳工失业。

换言之,我国出口及旅游业失败,却讽刺地成为暂时的救星。

经济繁荣的国家应该学会谦卑,相较于邻国的经济摩天大楼在六级强震下倾倒或全毁,菲律宾经济只像是三层楼建筑,目前为止比较安全

感谢上帝、阿拉以及我国毫无头绪的传统政治人物,造成我国的失败。

阿尔巴尼亚的Fatos Lubonja认为人民之所以对全球金融危机漠不关心,都是缺乏衡量危机情况的工具所致:

我很意外阿尔巴尼亚社会对世界经济危机着墨如此稀少与肤浅,[…]我认为人们漠不关心的一大主因,在于我们缺乏衡量危机严重性的工具,整体而言也欠缺一项制度以突显问题的重要性,今日危机的计量单位包括股巿跌幅、失业率增幅、企业破产比例、购买力衰退程度、出口萎缩比例等,但我们都找不到显示问题严重性的指针。

哈萨克斯坦的Dojdlivoe-leto观察今日经济困境后,认为并没有九零年代时那么糟:

还记得我们以前只有通心面和即食汤可吃的日子吗?这次最惨也不过是我们节制购物欲,不必因此惊慌。

伊朗文段落由全球之声作者Hamid Tehrani译为英文,印度尼西亚文段落由全球之声作者Carolina Rumuat,阿尔巴尼亚文段落由全球之声作者Elena Ignatova,俄文段落由全球之声作者Adil Nurmakov译为英文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