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马来西亚:语言-教育媒介或族群认同?

当延宕多时的争议教育政策不再只是教育议题,激烈论辩与抗争让此事跃上社会焦点,「科学及数学课程英语授课」(PPSMI)政策于2003年实施,取代过去中小学以马来文或其他族群语言教学,历经长时间重新评估与多次延后,政府终于将做出最后决定,各方游说团体不断试图影响教育部,希望回归以马来文或其他族群语言授课,主要企图维系族群语言的重要性,特别是在快速全球化时代下,巩固马来文的地位

Image Source: flickr by albanna83

照片来自Flickr用户albanna83

外界或许不解,为何政策实施6年后,仍遭遇如此大的阻力?教育部也早已强调,这项政策是为提升学生与国家整体未来竞争力,这项目标是否能号召大众,共同克服过程之中的挑战与阻碍?主流媒体总聚焦于各游说团体的强大意见,真正会受剧烈影响的家长与学生却受到忽视,他们的看法又如何?

一群「忧心的马来西亚家长」建立游说平台支持PPSMI

我们不能因为教师英文能力不足,就找藉口废除PPSMI,[…]无论以英语教导孩子科学与数学有多困难,都要坚持进行下去,让学生未来更具国际竞争力。

另一位家长Nuraina A Samad表示

所有人都能因为学习英文得利,许多马来西亚乡村民众均因英文能力良好而获益。

学生Bobby Ong则回想自己在华语学校的经验

政府好不容易才让学校以英文教授科学及数学,现在却有人要求废除?理由居然是为了保护华语文化?[…]身处在华语环境、阅读华语教材,还不足以学习华语?各位以为每个华裔孩子的英文都很好吗?我看过太多学生从华语学校毕业后,读写能力都很差。

马来裔学生Noor Ainulfahim直言,社会还需要更多时间来评断PPSMI的成果,也不应认为这项政策即忽视马来文的重要性:

为马来文而战?[…]各位要否认多数科学书籍由英文写成吗?[…]我们仍使用马来文教授历史、地理、伊斯兰研究等课程,[…]遑论是所有选修课程。[…]

但并非所有学生都完全支持PPSMI,Mohamed Idris抨击英文授课,以及国际化与竞争力的假象

事实是,光靠英文无法让我们走向国际,英文能帮助我们更瞭解美国、英国及澳洲等英语世界国家,也能帮助我们串连「世界经济论坛」人士,他们也不太在意自身文化。

John Lee提议

据现在情况看来,政府可能打算在小学回归旧政策,中学则持续以英语授课,这或许是最可能的折衷方案,[…]理想中,既然学生在小学六年已接触马来文与英文教育,到中学时应能使用两种语言。

网络社运人士Poobalan有条件地支持印度裔族群落实这项政策:

支持以坦米尔语授课人士会主张,目前已有坦米尔语教材存在,也会质疑将来以英语授课,可能由非坦米尔裔人士教授(减少印度裔人士工作机会),但我认为可以加注一项条款,要求科学及数学教师必须具备双语能力,才可提供坦米尔语或英语两种说明。

文中提及各种族裔的家长与学生,似乎普遍较支持PPSMI,但是否可能因为他们皆已通晓英语而出现偏见?乡村地区英语能力不佳的民众做何感想?他们 的意见是否呈现在社会媒体平台中?正如上述所言,这项议题不断锁定在族群语言与文化保存、国家与学生未来竞争力,以及各项实施障碍及建议,故本文标题其实 已总结现况的困境,在多族裔国家里,是否非得牺牲各自的族群认同,才能获得全球化进步?我们将继续观察马来西亚如何处理及平衡这项问题。

校对:Soup

1 则留言

  • 包卿添

    科学数学英语授课,
    母语教文史最适合,
    谙双语心胸不闭塞,
    方针正确何必改革?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