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俄罗斯:博客回忆苏联妇产科医院

去年十二月,Sinisa Boljanovic翻译了数篇匿名由塞尔维亚女性撰写、关于生产过程的文章,发表在获奖网站「Mother Courage」上,其中内容令人心碎。「Mother Courage」是由塞尔维亚博客Branka Stamenkovic/Krugolina Borup建立并维护的网站。

LiveJournal的使用者germanych是一位俄国博客,在本月稍早时,他请读者分享在苏联时期生产的经历。如果Branka Stamenkovic的「Mother Courage」网站是个试图改善现况的网站计划,这位俄国博客则希望揭露在苏联历史上较不为人知的一页。

在一开始的文章里,他写道(俄文):

[…]因为一些因素,我对苏联护士的印象是, […]她们对待产女性的方式彷佛在打仗,女人是在为苏联官员生孩子一样,明确的说,就是态度当中融合了愤恨和过度谨慎。这种情况听来非常奇怪,和电影拍出 来的完全不一样,电影中当母亲和小孩要离开妇产科医院时,护士总是笑着围绕在他们身边。[…]

所以我有个问题想请教本博客的女性读者:能不能请妳们分享,对苏联妇产科医院当中的气氛印象是如何呢?[…]

LJ使用者germanych得到的读者回应让他决定写下一篇系列文章(俄文),其中他引用了20名博客的话,有些人分享的是女性亲戚的说法而不是亲身经验(某些回应是男性博客留的)。下面是这些回应的整理。

vladimirgin

1984年当母亲生哥哥的时候[…]据她所述真是恶梦一场。[医护人员]一开始都无所事事,直到她大叫表示自己也是医生,能够把抱怨意见传送给[内政健康部门]负责的官员,她们才动起来。如果她当时没有大叫,我哥哥可能生下来就夭折(生产过程发生一些问题)。

terkat

维护产后卫生的设备是医院重复使用的纸巾,挤压后放在两腿之间:不知道为什么竟然禁止穿内裤:(((。当时还没有护垫这种东西。每次我想到这些,都觉得恐怖… 我对妇产科医院的负面印象是来自卫生设备。

shisho4ka

我们的情况也一样,是完全「不穿内裤」,只能穿老旧甚至有点破损的衣服和袍子。不能从家里带内衣裤过去,其他东西也不鼓励带去。拖鞋印象中也要用医院的。所有刚当父亲的男人在外面或楼下大声喊着妻子的名字。只有一台(免费)电话可以让整层楼满满的人使用…

madlesha

1984年冬天在列宁格勒的小儿科协会(The Institute of Pediatrics)服务态度非常糟糕,里面的人员每个都趾高气昂而且非常忙碌。天气酷寒,室外是华氏零下25度[摄氏零下13度]。那边没有热水,又 不准亲戚朋友烧热水给我们。我妈妈偷偷带了一盒糖果给我,在病房里面的每个人都在偷吃。没有浴缸,马桶也[惨不忍睹]。回想起来真可怕…

greenbat

1989年在[雅罗斯拉夫尔],一名女性因为生产时的剧痛而呕吐。一名护士竟然把拖把丢到她脸上,大叫道:「自己清理干净!」… 1990年在圣彼得堡,一群吓呆的人亲眼目睹一名酒醉的护士翻倒了新生儿睡着的摇篮。

bormental_r

我们的第一个孩子因为医生没出现而过世。当我太太不停哭叫的时候,他们只说:「没关系,这是妳的第一胎,这没什么的。要冷 静,别 再叫了!」当他们有警觉的时候已经太迟了。他夭折了,死因是胎儿宫内窒息。当我太太哭累了好不容易睡着,一个无精打采的护士把她叫醒,说为了填表格,必须 为孩子取名字。孩子都夭折了,她们还要把她叫醒,要她为过世的孩子取名字。每次我一想到这件事,就满腔怒火。1975,[斯维尔德洛夫斯克]…

LJ使用者kialu在18岁就生下第一个孩子,她分享了她同样令人不忍卒睹的经验,以下是她结束回应的几句话:

[…]连续10年,我儿子的生日当天总是让我想起我恶梦般的回忆。惧怕、恐怖还有羞耻。现在我终于摆脱这些阴影了。但是我儿子都已经16岁了,我还是没有勇气生第二胎,永远不会想再生…

LJ 使用者germanych也贴出一些在国外生产或最近生产的读者意见,以「作为对照」:

klepak: 妇产科医院的情况已经改善了–不会再强行带走小孩,允许访客,生产时丈夫可以在场,而且每个人有专用生产的房间,每间都有卫浴设备。

michellemohn: 在德国的时候,我无法理解为什么妇科医生会那么有礼貌、小心谨慎又和善… 后来才知道原来他们对所有孕妇都一样…

下列是LJ使用者germanych文章的结论:

[…]从后来新增的回应判断,[…]从[苏联时期]至今俄国还是有不少的妇产科医院情况没有改善,服务态度一样无礼、肮 脏、折磨 女性[…]。然而这并不令人惊讶,因为在俄罗斯联邦的国营机构里面,对人民轻蔑的态度依然从[苏联时期]沿袭至今。基本上,妇产科医院是现今[苏联制度] 稳固的堡垒。新兴的民营妇产科医院提供正常、安全的生产照护,稍微能够解决问题。不过总而言之,我认为苏联全面性的改革应该从[改革]妇产科医院开始。

下列是LJ使用者germanych本系列的另一篇文章,主题是前一篇文章造成的回响:

[…]这篇文章总共有一千篇回应,在[Yandex 博客平台的前30名人气文章]上停留了几天。而且还是当天的第一名人气文章。但重点不在此。 重点是有几位读者把我归类成一个不够客观的人,蓄意收集负面的事情,然后再引发更多同样负面的回应。因为这样,在苏联妇产科有好的生产经验的女性在这边就 不想发言了。 为了证明我动机纯正,接纳所有意见,我决定整理第一篇文章中对苏联妇产科医院的正面回应,并将它们整理成新的一篇文章。我想知道的是,这系列文章哪些能成 为热门文章?还有会看到什么样的回应?[…]

只有两则「正面」的意见:

vladimirgin: 我出生的时候,我母亲得到了适度的照护–因为接生婆和医生都是母亲的朋友。[…]

shisho4ka: 1990年。[…]印象中过程很平常…[…]医疗人员以正确的方式处理。没有任何不礼貌,但也没有特别的关爱或照顾。总之当时我觉得自己很幸运,我以为会经历非常恶劣的对待方式…

在又一则系列文章中,LJ使用者germanych为他「公正观点」的博客调查结果作出摘要:

和我预期的一样,主题是赞扬苏联妇产科医院的那篇文章并未登上Yandex的热门排行榜,收到的回应连一百则都不到。由此可见,支持许多人所提到的苏联妇产科当中的可怕情形并非事实的人并不多。[…]

LJ使用者germanych还引用了这则「正面」回应(已经被它的作者删除), 来强调苏联制度的实际情况:

我一样无法批评苏联的妇产科医院,因为我的岳父曾经是[坐居高位的共产党官员]…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