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叙利亚女郎在克里姆林宫资助的新性感月历上感谢俄罗斯士兵

3月小姐对俄罗斯士兵说:「我曾担心我们再也不能见到对方。」来源:FromSyriaWithLove.ru。

3月小姐对俄罗斯士兵说:「我曾担心我们再也不能见到对方。」来源:FromSyriaWithLove.ru。

2016年年初有接近4000个非营利组织向克里姆林宫申请补助金,希望资助向俄罗斯年轻人推广运动、价值观及科学等的计画。 70个不同项目共获资助约2亿3千8百万卢布(即3百8十万美元)。 9个补助金获选者当中,俄罗斯青年联盟(Russian Union of Youth)被要求专责利用基金「将俄罗斯文化遗产大众化」。

在2016年12月中,人们可尝到俄罗斯流行文化的滋味:用亮光纸印刷的月历,12个美丽的叙利亚女士摆着不同姿势,旁边则是用调情语气赞美莫斯科在中东军事行动的字句。每位模特儿都戴着俄罗斯传统头带(kokoshnik),「以示对俄罗斯的尊敬」。

相比起6年前普京收到的58岁生日礼物,这个月历比较不情色。当时那个月历充斥着就读于莫斯科国立大学传播系的半裸女学生,伴随着简短及带性暗示的讯息,影射着普京其难以抗拒的男子气慨。

新作品没有那么性感,也不是专属于普京。这次的对象是「俄罗斯军人」,并于12月17日特别运送到叙利亚的驻军。

不过俄罗斯士兵也不容易忘记普京,在普京生日的月份他们依然将会被提醒。 10月小姐(Yara Khasan)说:「告诉我你的总指挥是谁,我会告诉你是谁。」

 

10月小姐向俄罗斯士兵示意。来源:FromSyriaWithLove.ru。

10月小姐向俄罗斯士兵示意。来源:FromSyriaWithLove.ru。

其他月份的讯息都有同样性欲的味道,表达女士们被宽慰、被拯救或者被勾起性欲后的谢意。 2月小姐玩笑称道:「你有假期,但我有礼物。」2月是俄罗斯庆祝祖国保卫者日(Defender of the Fatherland Day)的月份。

不清楚这个月历是哪时完成的,但某些月份的妙语已经可笑地过时了。例如,8月小姐作祈祷状说:「我的帕迈拉(Palmyra)的命运在你手中。」帕迈拉是一个古代的叙利亚城市,2016年3月时由政府军在俄罗斯空袭配合下夺得,然后突然在12月11日回到伊斯兰国战士的手中。

8月小姐说:「我的帕迈拉的命运在你手中。」来源:FromSyriaWithLove.ru。

8月小姐说:「我的帕迈拉的命运在你手中。」来源:FromSyriaWithLove.ru。

在这个月历的11月,甚至庆祝俄罗斯老旧的航空母舰「库兹涅佐夫号」(Admiral Kuznetsov,为苏联时代建造的航空母舰,但也是俄罗斯当前唯一一艘)到达叙利亚海岸参与战事的那日。不过,自从它到达之后,先后有两架飞机在试图降落时因为甲板上的机械故障而撞毁

这个月历出自「公民」的手笔,这个组织被俄罗斯青年联盟挑选来设计一个计画,意在发掘能够表达俄罗斯「文化及国家价值」以及「现代俄罗斯的胜利及成果」的「国家导向的年轻艺术家」。

这份月历确实是俄罗斯的胜利纪念碑。对于美国拒绝连同俄罗斯一同支援阿萨德政权,月历的作者并无隐藏他们的蔑视。在12月15日的新闻稿内,作者写道:

 

«В последнее время западные СМИ часто ссылаются на аккаунты “сирийских девочек”, которые на безупречном английском пишут о том, как они ежедневно страдают от действий русских. Причём эти “девочки” даже не могут ответить по-арабски на предложения о помощи. Все большему числу людей становится понятно, что эти пронзительные истории пишут не восьмилетние девочки, а SMMщики ЦРУ, но для организаторов и участниц проекта важно, чтобы те, кто сражается с террористами, знали, что думают о них настоящие дочери Сирии».

Recently, the Western media often cites the [social-media] accounts of “Syrian girls” who write in perfect English about how they suffer daily because of what the Russians are doing. And these “girls” can’t even respond in Arabic when people offer to help. An increasing number of people are starting to understand that these wild stories aren’t being written by eight-year-old girls, but by social-media experts in the CIA. The organizers and participants of this project, however, think it’s important that the [Russian] men fighting the terrorists [in Syria] know that real Syrian girls are thinking about them.

最近,西方媒体经常引用所谓「叙利亚女孩」的[社交媒体]帐户。她们用完美的英文去写她们每日因俄罗斯所受的苦头,而这些「女孩」甚至不能用阿拉伯文回应人们的援助讯息。愈来愈多人明白这些荒谬的故事并不是出自8岁女孩的手笔,而是由中情局的社交媒体专家所写。相反地​​,这个计画的主办者及参加者认为,让[在叙利亚]打击恐怖份子的[俄罗斯]男人了解真正叙利亚女孩的看法是非常重要的。

关于社交媒体及8岁女孩的部份很可能是对巴娜.阿拉贝(Bana Alabed)的嘲讽。巴娜及其母亲因在由反叛军控制的东阿勒颇(East Aleppo)发推文而广为人知。当时7岁的巴娜在2016年9月底被传媒广泛报导,令阿萨德的网络支持者及希望证明她不存在的人相当愤怒。在同年12月14日,公民调查性质的网站Bellingcat发表研究,指出女童确实存在并居住在东阿勒颇。

俄罗斯青年联盟的主席是Pavel Krasnorutsky,他是普京的其中一个「亲信(proxy)」,意即在2012年总统选举时被授权得代表普京对外发言。选举胜出之后,普京让这所谓的亲信集团持续活跃运作,而Krasnorutsky亦有持续就教育事务提出意见。

更新:俄罗斯网站TJournal报导,至少部份月历模特儿对于硬被加上那些性暗示子句感到被羞辱。据报导,10月小姐Yara Khasan在Facebook贴出仅限朋友阅读的讯息,告诉她在叙利亚的亲戚朋友,她跟其他模特儿对于月历那些吸引眼球的字句一无所知。

「我们以为月历只会有相片。」Khasan告诉TJournal,「但我们在网上见到月历上那些愚蠢的句子时很惊讶。[…]我在Facebook向我的朋友圈解释到底发生什么事,因为这在叙利亚的反应非常差。每人对于那些字句都很愤怒。」

Khasan表示,她跟其他模特儿仅仅被告知月历是感谢俄罗斯士兵在叙利亚对抗恐怖主义。她要求月历的创作者删除那些字句,但印刷品据知已经运到驻军那里了。


校对:Conny Chang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