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土耳其:总理达沃斯峰会上愤然离场

[本文英文版原刊载于2009年2月2日]

上周在瑞士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发生一件有趣的事情,土耳其总理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在与以色列总统希蒙·佩雷斯口头混战后愤然离场。事件 源于总理埃尔多安没有被允许足够的时间来回应佩雷斯对目前在加沙地带(Gaza)的战争之意见。土耳其博客圈的反应众多:一些给予总理「英雄般的欢迎」他返回国,一些考虑这起事件将会如何影响土耳其的外交政策和国内政策,有些人只是认为这是不良行为。

凯旋而归

许多土耳其博客张贴了数张照片记录土耳其公民庆祝总理埃尔多安在达沃斯论坛的反应,和人群到机场迎接他回国。二崁外地日记记载了这欢乐气氛的最高点:

截至今晚,埃尔多安成为政治传奇… 无论埃尔多安的反应带来什么外交后果(或者它是否是正确或错误)在达沃斯小组,他已成为群众的传奇人物。 数以千计的人驾驶来到阿塔蒂尔克机场(Atatürk Airport )欢迎总理埃尔多安抵达的时刻…现在我听说地铁服务将扩展至凌晨3点,使人们可以去机场… 和硬核反AKP公民,和脑子属于冷战时代、立即反应否定的退休外交官有所不同的是,我们试图了解情况。

* 以一层面来说,这件事有关荣誉。土耳其总理反对不尊重的举动。

外交/国内政策的暗示

土耳其共和国与以色列一直有良好的关系,即使在外交突出后这层关系依然不变,但现况导致许多人推测这是否意味着一个与前外交政策立场不同的重大分歧,以及这对国内政策的影响。The White Path加入讨论:

我最后一次看到这样紧张的公众情绪是90年代初,当波斯尼亚受到塞尔维亚民族主义者的「种族清洗」。加沙的局势更为复杂是 没错,但它在土耳其被认为是类似穆斯林教徒在巴尔干半岛被屠杀的事件。 因此,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措辞严厉打击以色列并不令人惊讶。他只是反映了民心。这不单纯是民粹主义,好比某些人可以将政治家的行为归咎于地方选举前夕的竞 争。埃尔多安先生是真情流露。当他参观了一群因受伤被带到安卡拉医院的巴勒斯坦人,人们看到在他眼里打转的泪水。…

但是,即使强烈的感情值得尊重,外交更需要社交和审议。而这些并不是埃尔多安先生的强项。民众认为他是个直言不讳的人,连 他自己 都说他认为「愤怒本身便是一种修辞艺术」。 所以,就如他之前对国内政策和许多其他问题的处理方式,他似乎精神错乱 – 甚至亲哈马斯(伊斯兰抵抗运动)。正如Milliyet日报的总编辑,Sedat Ergin,在昨天的报纸所说的,他对加沙的言论是「有问题的」 。

浅谈土耳其,在鼓励其他人观赏整场论坛来了解这段导致离场的争执的同时,也指出土耳其总理针对目前在加沙的战争所作的评论凸显了土耳其现行政策的虚伪:

但是,真正的问题是,对于最近以色列杀害儿童的行为做批评。在另一方面,以色列声称如果恐怖份子夜以继日将你当攻击目标,你别无选择,只有反击。

土耳其是不是也很虚伪呢?它自己不是也在与土耳其库尔德工人党(PKK)打反恐战争?

不过话说回来,杀害无辜平民与杀害恰巧是儿童的无辜平民是有非常大的差别。

叙述者讨论土耳其在这个外交情况中的一线希望:

对于上周达沃斯发生的事件来说,唯一的一线希望是,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可能会开始认真考虑选择在土耳其发表关于伊斯兰世界的重要演讲。原因很简单,在达沃斯上演了这场戏之后,土耳其已赢得了13亿穆斯林教徒的 心。埃尔多安的行为使他迅速成为所有穆斯林教徒眼中的全球英雄;这些人民对于以色列攻击加沙地带杀害1300人,其中一半是无辜平民,而感到痛苦挫折。截 至上周,巴勒斯坦的目标和土耳其一致 – 而所有这一切都感谢具有传奇色彩的总理埃尔多安。不论亲以色列游说集团喜欢与否,总统奥巴马会聪明的观察这些动向来选择他将在哪个国家发表针对伊斯兰世界 的重要演讲。

不良行为

虽然许多土耳其人庆祝总理的行为,其他人认为这是不良的行为而谴责他。根据Internations Musings的看法:

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不喜欢太尖锐的记者。尤其在土耳其和一些欧洲国家,人们对此感受颇深 – 特别是上周在布鲁塞尔举行关于土耳其加入欧盟的谈判中埃尔多安提出的交易和胁迫。 但是昨天,在瑞士达沃斯举行论坛上,世界各地的人们可以看到一个失去理智的政治家,在被拒绝拥有更多时间来讨论加沙危机后,愤怒的离开了。主持人是华盛顿 邮报的大卫伊格纳修斯。他诙谐,聪明且善于调动积极性。而埃尔多安却必须面对他。这类鸡蛋里挑骨头的记者到处都是。土耳其加入欧盟后他打算如何生存?显示 情绪没有什么错,但是侮辱了支持你的总统和国家绝对是错误的。当然,他有再次使用了相同的言词:「他们不尊重我'和'我捍卫了土耳其的荣誉」…在我看来, 你不该为了保护自己的名誉而将其他人采在脚下。

Carpetblogger 表示总理的行为其实损害了土耳其,和他在谈判中东和平中可能扮演的角色:

一名土耳其人代表被压迫的巴勒斯坦人出声,此行为在政治上的勇敢程度相当于一个美国人倡导白俄罗斯的「民主变迁」:绝对没 有任何 利害关系,而人人都可以对自己感觉良好。土耳其没有任何受屈的巴勒斯坦人占领着他们宝贵的政治房地产。也没有不稳定边界。而且,它的人口(绝对不只是一个 部落)不需要任何藉口来挥舞国旗表示对于他人轻微不尊重的愤慨。我们看不到任何埃尔多安爆发事件的坏处,哦,也许除了土耳其失去能成为一个头脑清醒的冲突 和解者的角色的机会 – 一件实际上可以帮助巴勒斯坦人的事!真是令人遗憾 。

总理埃尔多安作出反应的方式,将有利于土耳其和它在中东的角色吗?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一个可能在今后几个月内得到答案的问题,或着,这个事件可能成为一个史册内关于外交分歧的有趣故事。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