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中国:强烈反对偏颇媒体

在上千名武警维安之下,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已经大致上回复正常生活状态。过去几天造成156人死亡的暴力似乎已经远离,但是残忍杀戮的影像依旧让中国人民寝食难安。

尽管官方媒体持续呼吁国家与民族团结,现场照片跟暴乱的相关报导在大部份中国人眼中看来无非就是维吾尔族对汉族进行的仇恨罪行,遭到杀害的数十位无辜民众激起众怒,中国网民要求强硬手段反击这起他们认定的恐怖份子攻击。

Kukumusic叙述他从乌鲁木齐朋友那听来的消息。在他看来没有所谓的维族“和平抗争”,有的只是残忍的屠夫行径:

早上起来终于联系到了一个在乌市的哥们儿,很高兴他还活着(不是开玩笑),后来说到了乌市的现况,他跟我说了点那边动乱的细节,和现在网上论坛里报导的有些不同,一起说出来吧。
维族人在大街上见到汉族人就上去割喉,分成7、8人一组,杀了汉人后,5秒钟就散开,走在路上,常看见躺着很多具尸体。
暴乱的维族人都是生活在贫困线下的维族,据说被境外收买后,实施暴动行为。有一些维族人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有直接把人从天桥上往下扔,更狠的是有些维族普通老百姓也受到牵连,也被他们错打。

东南西北翻译了许多目击者的说辞,以及血腥的图片。伤者从外观来看,多半是汉族。

残忍的杀戮显然刺激了许多网民。因此网路上要求强硬反击的呼求高张,有些人甚至抱怨政府太过软弱。

lgf5156(YY无罪)说:

我刚才和在乌鲁木齐工作的弟弟通了电话,感觉乌市汉人对政府的所作所为非常不满
认为
1 政府没有很好的保护他们,不相信政府。恐怖分子杀人时,打砸抢时没有武警(这个可能是政府对事件估计不足),等汉族人上街游行时,又是直升机,又是武警,催泪瓦斯,政府指挥镇压汉族人。
2 单位里本来很荣恰的民族关系变得很紧张。只要看到屠杀的汉族人,永远不会对维族有好感了。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也非常难以解决。

暴乱对新疆的维族与汉族的伤害注定非常深远。没有人能忘记乌鲁木齐那像战场一样的恐怖杀戮。

一个记者采访完维族妇女为据说被逮捕而失踪的丈夫跟儿子的示威,纪录了他接下来的经历

当记者结束采访赛马场维族妇女示威后,约过了20分钟,好不容易找到的士返回酒店,车子刚行驶约10分钟途经大湾北路时,经验丰 富的汉族的士司机感觉前面气氛不对,急忙停车说,不能再走这条路了。记者不解其意,问他“为什么不走?”仅过了1分钟,就见前面许多行人像避雨一样慌张跑 过来,有人边跑边喊,“快跑呀,前面又有事了!”循声望去,只见眼前100米路面已被大批维族人封锁,随即传来玻璃破碎声。的士司机见状急忙掉头,四周汽 车纷纷转向,一时间交通秩序大乱。Mitbbs.com
记者从未经历如此紧张场面,只见路上行人朝同一个方向奔跑….车子至一个交叉路口刚要转弯,车后忽有女人拚命拍打车尾,急呼“帮帮忙,我跑不动了”,好心的司机停车让她上车,
一行人脱险后,记者反问司机:“刚才情景好像在伊拉克打仗,要这样紧张吗?”司机回答说,“你没经历过当时惨景,那些维族暴徒连妇女小孩都不放过,被他们撞到能有好结果吗?”

许多汉人看到政府恢复乌鲁木齐秩序的行动再次被西方媒体当成“镇压”,而暴乱却被称为“和平抗争”之后,非常难过。

空气稀薄抱怨

其实,为了维护民族团结,防止仇恨加剧,中国媒体的报导已经非常“不客观”了,那些血淋淋,惨不忍睹的镜头只有在海外媒体和互联网论坛上才可以见到,无耻的德国媒体竟然说中国政府用宣传propaganda来煽动汉人对维族人的仇恨。
如果是警方武力镇压造成所谓的维族“和平抗议者”大量伤亡,图片呢?视频呢?截至此刻,有哪家外媒,有哪个境外疆独组织能提供哪怕一张(段)这种性质的图片和视频?

ahuich在Youtube的一则名为“新疆万人抗议 呼吁国际关注” 的影片下说道:

放你妈的狗屁!有计划的镇压! 维吾尔人屠杀了154人,重伤800人,是冲突,是示威。武警前 来维持秩序,就是有计划的镇压

Dugles回应:

如果政府机关枪扫射了。拿我做梦都偷着笑。可怜的中国政府,什么 事都不做也照样被人扣屎盆子。既然这样,为什么不痛痛快快的干呢 !!!

纽约时报一系列的暴乱图片也被批评是胡乱将刻版印象跟事实扭曲拿来套用。

Chin调侃了这张由路透社记者Nir Elias拍的照片,照片中一个男子躺在床上,图说为“受伤的维族人躺在医院,这张照片是周一时当局开放媒体于城市内采访时所拍”:

是啊,这照片明明是里面的名字明明是汉人,到了注解的时候变成维族了

walala说:

构图的idea就是:先拍军警,再拍维族,拍伤者/血之类,也放个维族在照片里。总之 要旨是暗示军警打维族。

亚洲自由电台(Radio Free Asia)也被批评错误引用石首事件的图片来移花接木成新疆暴动。有趣的是,热比娅卡迪尔(Rebiya Kadeer),这位被中国共产党认为是暴乱首谋的女性,在她接受访问交代乌鲁木齐现况时也引用了这张照片,其他相关资讯可以在东南西北的这个网页下方找到。

记者偶遇大群维族女性嚎啕大哭控诉当局逮补了她们的家人一事,也遭到质疑。这些示威的妇女身影出现在许多具有高影响力的西方报纸版面上。

香港文汇报记者述说当时发生什么事:

在成功吸引众多记者的注意后,这些维族妇女又分成几群,对记者、特别是外国记者,声泪俱下地用维语哭喊。她们当中,每几个人里便 会有一名懂汉语的维族妇女负责用中文作现场翻译,这让记者们很容易地明白其哭诉的主要内容是:她们的丈夫、儿子或父亲,昨晚被警察抓走了、打死了。但当被 问及到底有多少人昨晚被抓或死亡时,这些维族妇女却又不断变换“口径”:最初向外媒记者说有100人,之后又改口说300人,最后又称有上千人。

记者注意到,在一些中国记者用普通话向这些妇女提问时,她们会用中文回答说听不懂,但面对外国记者的镜头,她们马上用流利的汉语大声哭诉,并不断有人晕倒。如果发现外国记者没注意到这些“细节”,还会有人主动上前,拉外国记者们去拍。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