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安哥拉:执政党议员谋杀案

7月29日晚间,暴力再次震撼安哥拉。执政党MPLA(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的议员Beatriz Salucombo,跟她的兄弟António Neves,一名移民与外来人服务局官员(SME),在首都罗安达郊区遭到三民歹徒枪杀。Beatriz Salucombo跟António Neves在她家外面中了数枪

如预期,这痛心的事件触动了安哥拉社会核心的反弹,也表达了对暴力密谋行动的痛恶。在Pensar e Falar Angola[葡萄牙文]博客中,Jotacê Carranca形容了在罗安达Alto das Cruzes墓园举行的葬礼:

孩子跟亲戚、议员、法官以及军方人员、受害议员的朋友跟家人们齐聚Alto das Cruzes墓园,在动荡中对她表示敬意。[…]在他们的讯息中,受害者的小孩,赞扬母亲的模范,在人生中给予他们勇气,面对人生逆境的强韧,还有其他伦理和道德价值观。

悼词强调了Beatriz Salucombo活跃于抵制葡萄牙殖民主义的秘密斗争,尤其支持活动于Lunda Sul地区的MPLA游击队。

她的政治生涯可说是「丰功硕果,她的战斗精神、为MPLA的理想、为捍卫和平、民主、社会公益及安哥拉的发展不遗余力」。

这名议员以及她兄弟的谋杀案,突显了至少两个疑点。这是蓄意谋杀,还是企图抢劫?事实上,Beatriz Salucombo的座车与其他携带物品都未遭窃取。但是,根据安哥拉国家警察上周五进行的地毯式搜查,进而指认的三名嫌犯,犯罪动机却是劫车。而其中两名嫌犯已经在与警方的枪战中身亡。

Eugénio da Costa AlmeidaPululu[葡文]博客表达他对于受害者的同情,也问了一个问题:谁才是真的目标?

(带着悲伤,为她的逝去献上敬意) 由全国大选选出的(她是第105位当选的)MPLA议员,Beatriz Salucombo,于周三夜间沦为枪击目标,并在今天伤重身亡。这起谋杀案发 生在举办2010年非洲足球的预备期,以及非洲妇女节前夕,令人遗憾之外,也突显国家渴望解决已久的治安问题。

但是议员真的是攻击目标,还是另一个连带受害者?

根据各家媒体及当时接送受害者回家的兄弟的报告,受害者同时也遭受了乘坐于4×4歹徒的枪击。

目前积极铲除非法移民(例如本月稍早在Lubango发生的)的移民与外来人服务局总司令,恰巧是她兄弟António Neves,一切纯属偶然吗?

我们也不应忘记逮捕行动所造成的影响,关于某些官员在2005年的报导,AngoNotícias当时曾摘录VOA以及Panapress的文章,却从未完整的解释。我不记得还有什么其他的报导,而网络也没给我进一步的消息…

现在,或许议员不幸的死亡案件可以协助我们厘清五年前一位前议员的命案,前任PDP-ANA党的议员兼工程系讲师M´fulupinga N’Landu Victor。如果我没记错,尽管官方声称没忘了这件案子,我不记得有破案,或肇事者曾遭到拘押跟审判。

当然,纯属偶然!

Cazimar,在África Minha[葡文]博客宣称,人的生命不应被夺走,但以此案例而言,他相信谋杀者不仅是罪犯也是受害者。依他所言,这肯定是预谋犯罪:

年轻的不良份子被怪罪,但是幕后可能更有影响力(而且富有)的罪犯参与这黑暗勾当,还决定招募年轻人来做这些血腥杀害,并 且让他 们顶罪。众所皆知,因为社会及经济的不平等,导致罗安达的犯罪比率很高。部分个体拥有额外的财富(10%),其他人则极端贫穷(90%)。这种情况下,年 轻的罪犯经常为了少许的Kwanzas(安哥拉货币),愿意为这些有影响力的成人罪犯执行肮脏勾当。 对于安哥拉人,以及年轻的罗安达人,生活是艰难的。当他随眼望去的豪宅,跟地产如同雨后春笋冒出时,自己却口袋空空,在饥饿中失业,游荡街头。存在的工作 机会,待遇低,形同剥削(记得以前他们说葡萄牙人剥削安哥拉人吗?那么,现在有很多人参与剥削,但没人眨眼,对有势力的安哥拉恶棍而言,这真是完美)。就 算必须抢劫有钱的恶人,罗安达人总是得生活。

那如果被控告的年轻的不良份子是流离中的15,000安哥拉人之ㄧ呢?

哪种罪更重?

从15,000安哥拉人头上夺取屋顶,还是杀害两名安哥拉特权人士?

如果你能,就回答吧。

执教职的Beatriz Salucombo在2008年成为议员。她是国民议会的教育、自然与科技、文化、青少年与运动、宗教论题以及社会交流委员会成员。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