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塞尔维亚:罗素戈登的扣留事件

[本文英文版原載於2009年3月21日]

Photo by Goran Necin

照片由Goran Necin拍摄

美国摄影记者兼通讯员罗素戈登(Russell Gordon)因在贝尔格莱德中央监狱时发生的侵犯人权的行为,将起诉塞尔维亚共和国。戈登在48小时的拘留下,在身心灵上受到骚扰。他说,他将向当地和欧洲人权法院起诉塞尔维亚政府、内政部和司法部。

戈登星期一因打破了一个在索波特法院的窗户被逮捕。他在一场法院开庭后觉得反感,因为当局没有保护受到严重威胁的他和他的妻子Jelena Kajtaz。

Goran Necin登出罗素戈登写给他的同事们的信的一部份(SRP):

[…]我是个残疾人士,有着因脊髓损伤而日益恶化的脊柱。我使用拐杖走路,每周需要药物治疗来生活和充分运作,并不得使用 我 的脊椎。刚开始他们给我一块薄木板,放置在一个用五根金属管子组成,还有两根钉子突出来的框架上。我恭敬地请他们给我床垫好几次,但警卫说他们没有床垫, 并甩上门。我只好尽我所能,把钉子转开,把毯子垫在上面。

我被叫去医疗面试,在那我提到我的脊髓损伤和状况,痛风,肠易激症(遗传)和对所有奶制品的过敏。幸运的是,医生叫来了床垫,这舒缓了我的脊椎许多,虽然还是痛的。

我曾向他们要求一些卫生纸或一张报纸来在用完土耳其风格的厕所后擦拭自己。我的态度尊重,但每次都被粗鲁的拒绝。幸运的是一名警卫让我带了一本厚重的安兰德的书;好思维。

到了最后一天,我感到愤怒,并诅咒了一个施虐狂的守卫。他敞开了大门并威胁我,但却被我下床向他逼近的准备动作感到惊讶。他撤回并呼唤他的同事们。

他的上司告诉我我不能有卫生纸或任何纸张,我必须以书面形式提出要求。然后,我将会在第二天受到援助。我一再警告他们我所受到的待遇是不正确的,但他们只是嘲笑和侮辱我。

第一个晚上只有水。第二天下午,面包和奶酪,由于我对牛奶过敏,我不能吃。午餐包括优酪乳。我吃了一些炖牛肉,但因怀疑其他食物含乳糖而拒绝进一步进食。

由于当地塞族新闻广泛的报导和公众的同情,他们决定释放我,但却让我用一只手拿着随身物品,外加两张毛毯、鞋、盘子和汤 匙,因为 我用拐杖走路所以我做不到。我告诉他们我是残疾人士,有严重的脊髓损伤,至少需要将毛毯背在肩上,而一群10个警卫至少四次辱骂我,取笑我的残疾,并命令 我把所有东西放在地板上,站起来、弯腰、拿起、再弯腰,和重复。他们对我上下双人床铺的上层做出类似的命令。

我警告他们这将影响塞尔维亚,但这只增加了他们的嘲笑、谩骂、侮辱和嘲弄。到那时我已能感觉到我的脊椎开始肿胀,和因为在那床上48小时而加剧的痛苦。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