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几内亚:屠杀引发愤怒与哀伤

在警方密切监控之下,几内亚为了9月27日多名在野阵营抗争者突然遭到屠杀,这几天进行官方哀悼活动,在野联盟「Forces vives」号召民众上街抗议,反对具军方色彩的总统卡马拉(Dadis Camara)参选2010年元月大选,结果估计共157名(可能更多)手无寸铁的民众在「九二八运动场」遭到军队射杀、打死或刺死。讽刺的是,「九二八运动场」即为纪念几内亚于1958年9月28日脱离法国独立,如今却成为继「波洛营」后,该国首都第二座虐待及集体谋杀的象征物。

几内亚士兵于9月27日射杀抗争民众的画面

事件发生当天,身在欧洲的几内亚博客Konngol Afirik感到愤怒

以下人士必须为这个黑暗日的杀戮负责:自称为总统的军政府领袖卡马拉将军、负责反毒与反盗战的Tiegboro Camara、国防部长Sekouba Konaté、负责总统安全的Jean Claude Pivi,非洲联盟、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与国际社会仍然无能,这位政变领袖已不惜杀人以捍卫政权。

九个月前独裁者孔戴(Lansana Conté)过世后隔天,卡马拉于发动无血腥政变掌权,让几内亚民众满怀期待,因为卡马拉很年轻、曾在德国受训,也未曾参与过往独裁政治,一名铝工厂技师Noël Etienne Gnimassou在France 24电视频道的「Les observateurs」网站上回忆,这种情绪大约维持三个月:

卡马拉不适合在位,掌权后三个月内,他对抗贪污,他强迫效忠孔戴的老将领迫休,他也对抗毒品走私,但之后他就开始松懈了。

YouTube匿名帐号「Dadis Show」串连许多投影片,再结合高声演说的画面,质疑这位《Jeune Afrique》杂志取名为「Captain Dadis and Mister Camara」的军事领袖:

新闻后来慢慢揭露居民、医师与外籍记者的谈话内容,例如野蛮强暴事件,或是士兵偷走医院太平间的遗体,或是匆促在现场掩埋尸体,想藉此遮掩屠杀事件的严重性。

匿名者:我有位同事失去了侄儿,但接听侄儿手机的士兵表示,家属无法认领遗体,人们被困在家里,实在很可怕。

10月1日,法国广播电台访问一位参与屠杀的士兵,他表示确实是「依上级指示」动手,证实外界传闻不假。

卡马拉则在正式公报中否认自己有任何责任,反而怪罪在野阵营与士兵,其中指出:「纵然是元首亦无法约束这项行动」,外界还得探究是谁真正领导军方、谁下令格杀两名外籍媒体记者,谁「让几内亚名誉受损」。侨民网站几内亚论坛上,绝大多数评论者认为卡马拉「虚情假意」,并觉得他呼吁「国际调查」及组织「联合政府」其实另有图谋。

居住在几内亚的外籍人士Oumar呼吁当地民众,无论是基于恐惧或渴望和平,都不要落入圈套

他的最后托辞就是全国团结政府,这位独裁者知道若在野阵营同意加入政府,国际社会便会对实施禁运感到羞愧,若被害者愿意与 加害者 合作组成政府,人们要怎么惩罚加害人?这位军政府领袖为逃避国际司法,也想出另一个点子:由「睿智的非洲人」领导国际调查委员会,当他提及「睿智的非洲 人」,脑海里想到谁?肯定是他的导师、邻国塞内加尔总统瓦德(Abdoulaye Wade),瓦德曾热情地称呼卡马拉为「孩子」,在众多非洲国家元首中,也只有瓦德与利比亚总统格达费(Muammar al-Gaddafi)自始便支持卡马拉。

情况何时才会结束?分析员Paul Melly在英国广播公司BBC网站指出,几内亚过去50年受控于历任独裁者的其中一项原因:

几内亚原本相当富裕,光是靠外界压力迫使政权下台并不容易,欧洲停止援助多年,仍无法让前任孔戴政府瓦解,甚至没想过依循欧盟的政治改革要求。

在德国的争议

几内亚局势也引发另一件争议,卡马拉曾在德国受训、会说德文、红色军方贝雷帽上总配戴着德国伞兵徽章,此事在德国社会一曝光,德国国防部立刻出面强调,德国训练外籍军官是希望促进海外民主,「不该因军官返国后的作为怪罪德国」,但德国《世界报》网站上仍充斥长达十页以上的愤怒留言:

德国总理梅克尔(Angela Merkel)应该亲自动手,拔除这只猪身上任何德国联邦的军阶与伞兵徽章!

本文感谢Jennifer Brea协助翻译与编辑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