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中国与日本:在成田机场的冯正虎

上海人权运动人士冯正虎自从11月4日第八次被上海入境审查处拒绝入境母国之后,便滞留在日本成田机场大厅。

冯正虎是位经济学家及人权运动人士。在1989年天安门事件之后,他公开批评当局的镇压行动,而在随后一年多的时间里遭到中共政府调查。他于1991年到日本留学,1998年回到中国经商。2000年上海公安以违法出版《上海日资企业要览》电子书而将他逮捕并求以三年徒刑。

直到现在,中国政府仍未正式解释为何拒绝冯正虎入境。

冯正虎拒绝入境日本,并告诉经济时报的记者说:「一名中国人像这样被绑架并带到日本,这是我个人的耻辱,也是中国的耻辱。」他也拒绝联合国难民机构「申请政治难民」的建议。他只是想回家。

feng.jpg

自11月7日起,他持续在Google文件上更新他的消息,并自11月12日起在推特(Twitter)上更新

以下选择部份他的最新消息:

11月7日,放弃日本工作签证的声明。

现在,这份2010年6月12日到期的日本工作签证已成为我回国的障碍物,也是中国上海当局利用非法手段禁止我入境回国的障眼法。利用企业为了经济利益屈服权力的弱点,上海当局可以轻易地要求航空公司拒载或参与非法绑架,不惜一切非法手段将我强行滞留在日本…

2009年11月2日我乘全日本航空公司NH0921航班已回国,虽然没有办理入境手续,但已在中国本土,晚上住在上海浦 东机场宾馆。第2天,即11月3日上午约9;45,十几个违法的上海警察又将我强行送至全日本航空公司NH0922航班的停靠处,企图又一次非法「遣送」 一个本国公民去外国。我强烈抗议,他们使用暴力手段将我绑架至飞机上,我竭力抵抗,死守飞机的登机口,与这些绑匪搏斗了近二个小时。最后,全日空航空公司上海经理饭田屈服于绑匪的威胁,协助他们的暴力绑架行动,四个年轻力壮的便衣警察硬将我拖至机舱底部的座位,全日本航空公司的一位身材高大的上海职员也与 我搏斗,并将我压在座位上,这时我已经筋疲力尽,无力抵抗他们的违法犯罪行为。航班上乘客亲眼目睹他们的暴力绑架场面,飞机也由此延误一个多小时起飞。我 第一次被非法强制遣送回日本,被抛在远离东京的关西机场 …

2009年11月4日被绑架到日本,至今11月7日没有入境日本,三夜四天住在入境审查大厅,晚上躺在长椅上,白天忍受饥饿的折 磨。日本成田机场出境的大厅及通道上有很多商店及吃食店,还有饮料的自动贩卖机,但是入境大厅及通道什么也没有。我三天仅吃了三个饭团,当我正式向成田机场出入国管理局的承办官员铃木先生提出,希望他从人道的角度请入管局的职员代我购买几个饭团,但遭到拒绝。而且,我妹妹送来的食品,他们也拒收了。他们企 图通过饥饿的变相虐待方式逼我入境日本,这是不言而明的。但我会坚持下去,因为我清楚,日本官僚并非人道,不仅冷漠,甚至有点残忍。或许,友爱的国家仅是日本鸠山总理的理想而已。如果这些事发生在中国,中国人决不会这样对待外国人,中国人内斗很残忍,但对外国人总是很客气…

11月14日,欢迎欧巴马访问中日。

美国总统奥巴马昨天访问日本。我又自制了一件英文广告衫,前面的请愿文字:「Chinese citizen has been refused to return to China for eight times.」,背后的文字:「Chinese Human Right 中国人权,回国归国 Return to China」…

2009年11月15日奥巴马总统访问中国,而且首站是上海。如果奥巴马总统知道一个中国国民八次被上海当局拒绝入境回国 的事 件,当他见到中国政府或上海领导人时,应该会问:「您们热烈欢迎我一个外国人,为什么无情地拒绝自己的一个国民回国呢?容纳百川的上海大城市为什么容纳不 下自己的一个小小的市民呢?」一个国民不能回国,外国人无法理解,连普通的中国人都无法相信,强大的中国无法容纳自己的一个国民。

11月18日,冯正虎的推特。

有人说,我一个在进行一场为争取中国公民回国权的战争。但是,我觉得,我背后始终有强大的中国民众。当我处于饥饿的绝境 时,中国 国内、香港民众以及海外华人纷纷向我空运食品;当我处于电脑无法上网的封闭困境中,一些不相识的国内网络专家主动提供技术支持,帮助我建立并编辑推特,我 可以通过手机邮件中转的方式,及时报导我的实况,让国内民众知道事件真相及我每天在日本国门外的流浪生活。

11月18日,谢绝联合国难民申请。

我的答覆:「首先我感谢联合国难民机构对我的关心。但是,我不考虑申请难民。因为我有自己的国家,中国是我的祖国。我是中 国人, 是中国的知识份子,我应该对中国负有责任。现在,我需要回国,这是中国人最基本的人权。中国当局不让中国国民回国的行为,不仅违反联合国宪章、国际人权条 约,也违反中国宪法法律。中国政府至今没有宣布不让我回国。我知道,在中国有许多许多的苦难,但我还是愿意留在中国。中国难民越来越少,中国就会变得越来 越好。」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