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苏丹:2010年选举的美丽与丑恶

2010年4月11日,苏丹民众获得24年来首次投票权,过去许多人民从出生、成长、受教育与毕业期间,都生活在单一极权政府统治之下,如今终于能初次投票。

请和笔者从国内外博客的角度,观察此次选举情况。

Fatma Naib在「观察苏丹选举」一文中指出:

投票程序理应自当地时间早上八点开始,我前往首都中区的投票所,现场却延迟了一个小时。

但时间延后并未浇熄几名六十多岁妇人的热情,她们在外头一直等待投票所开门。

我询问她们对选举一事有何感受,63岁的Khadija表示,她非常兴奋,这是她身为苏丹人的「权利」,我注意许多年长妇女与军人都早早前来投票。

她也注意到,选民之中年纪介于18岁至35岁的人不多:

我没看到太多18岁至35岁的年轻苏丹选民,或许未来几年情况会改变。

国内外观察员都在现场,美国智库「卡特中心」与前总统卡特(Jimmy Carter)亦亲临现场观选,当问及对投票程序有何感想,他表示一切似乎「井然有序」。

Girifna」(我们受够了)团体成员表示:「我在苏丹24年来首次选举中,投下我人生第一张选票」:

我在苏丹24年来首次选举中,投下我人生第一张选票,这场选举充满谎言,结果早已决定,我怀疑自己是否该去投票,因为那时 所有在 野势力候选人都退出,登记期间也满是不正常行为的证据,让投票显得毫无意义,但我当时仍然去投票,因为我支持的候选人虽然退选,不过他的名字仍印在选票 上,我希望藉此使用自己的投票权,反对总统巴席尔(Omar al-Bashir)及执政党国大党

Girifna呼吁选举观察团,不要替苏丹选举背书:

国际观选团至今受到政府种种恫吓,「卡特中心」于3月17日发表报告后,受到苏丹政府严厉批判,报告内容细数选举过程各阶 段严重 违法情况,例如舞弊、迫害言论及其他自由,报告亦指出,各政党待遇并不公平,媒体报导也失衡,并提出多项建议,希望全国选举委员会能处理选举程序。此后政 府更屡次威胁所有国际观察团,3月22日时,总统巴席尔公开扬言,外籍人士若「干预内政」和支持延后选举,就割掉他们的鼻子和手指;他在4月5日又在 Jazeera州地区重申这项威胁,可疑的是,对于美国特使等人出言反对延后选举,巴席尔却没有出言威胁他们不要介入国事。

在同一篇文章中,该组织亦认为,国际观察员阻碍国内观察员的任务:

国际观选团面对各种迫害选择沉默,影响国内观察员监督选举的空间,国内多个团体皆受国际肯定为独立民间社会专家,但却突然 遭到通 知,不得参与全国选委员举行的选举监督活动,选委会不愿提供文件或说明原因,国际人士默然导致恐惧及不安气氛在选举期间不断蔓延,造成害怕、暴力与迫害可 能性愈来愈强烈。

Sudan Tribune认为国际观察员在苏丹,只是有利于执政的国大党。

BlackKush认为,整个选举程序最后只是场骗局:

若北部地区选举情况都无法公平公正,南部又会如何?难道这不是同一场选举、同一张选票、同一个选委会吗?因为政府不说明, 阴谋论 就会出现,我也相信这些传言,因为坐实我长久以来相信的情况:SPLM将苏丹北部交给国大党,国大党将南部奉送给SPLM,这将会是选举结果,双方各自掌 控不同地区,至于在野党,才没有人在意。

在野党早已察觉这种情况,指称SPLM与国大党已达成协议,是吗?也许吧,巴席尔已扬言,若SPLM完全退出并要求延后选举,就要延后2011年重要的南部公投案,对于SPLM来说,公投比这次选举重要得多。

Sudan Thinker质疑美国在这场重大选举的角色:

为何美国驻苏丹特使及卡特对选举显得谨慎而乐观?要回答这个问题,人们得先注意到,美国政府立场与苏丹在野党态度相反。

许多在野人士要求延后选举,美国却强调选举应如期举行,无视于在野势力杯葛或扬言更强烈杯葛,这是因为美国看待此一重要事件的观点更大更广,希望能落实「全面和平协议」,建立基础及时间表,准备在2011年1月举行苏丹南部公投。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