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埃塞俄比亚:以新媒体追求选举公正

埃塞俄比亚将于5月23日举行国会大选,共有两个组织运用新媒体希望确保选举公平公正,社区组织Ethiopia CommonBorders运用社群网站Facebook,多个民间团体亦成立Ethiopia Vote Monitor,使用网平台,将收集得到的选举资讯呈现在地图上。

CommonBorders的Facebook页面名为「支持埃塞俄比亚选举公正公开」,成员已达2904人,讨论主题目前累积共23项

该组织在该网站自述的宗旨为:

Ethiopia CommonBorders以社区为基础,是无党派色彩的非营利组织,协调民众担任选举观察代表,让成员从中感受并学习埃塞俄比亚的民主进程与政治环境。

该组织亦询问Facebook成员:「在现有政制与管道之下,你觉得选举会公平公正吗?

部分回应如下:

当然,我们生活在史达林式的部落军政府统治之下,他们完全不尊重人民意志与期望。

民主的定义很清楚,概念也很简单!埃塞俄比亚目前制度犹如法西斯主义,绝不是民主。

过去从没有公平公正的选举,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也不会出现,我们得要求所有反对阵营参与选举,要求他们说明愿景,再看看计票 结果有 多少舞弊情况,之后我们开始质疑他们,要他们滚开,不过在此之前,我们没有必要支持任何一方,例如OLF在1993年握有六成国会席次,但要签署「一国一 军」协议时,OLF决定离开国会,不愿让手中军力消失,我只是要说,我们得先分析他们过去40年间创造的假象,才能回应其他构想。

但尤其在埃塞俄比亚,现任政府在对抗意识型态的战争中,仍保有美国支持,故现在不太可能见到政府替换,得由人民反抗现状。

我个人对目前的埃塞俄比亚政府很反感,因为害怕为Ogaden发生冲突,他们利用恐吓人民的手段,解散在索马利亚与过渡政府对抗的ICU,基本精神在于,若制度无法包容所有人,就不可能会有公平公正的选举。

Ethiopia Vote Monitor则试图透过公民报导,建立更透明、更负责的民主制度。

网站上「关于我们」页面提到:

拜自由与开放程式码科技之赐,我们能透过手机简讯、电子邮件或网络收集各方资料,并呈现在地图及时间表上。

Ethiopia Vote Monitor是由多个埃塞俄比亚民间组织发起的计划,由Digital Democracy支援技术,使用Ushahidi.com系统。

这项计划试图将重要资讯传递给实地工作者、促进各个团体沟通、收集可标示在公开网站的资料,希望透过新媒体,快速将暴力及各种侵害消息提供给国际社会、倡议组织及国内重要人士。

该计划使用Ushahidi平台,「Ushahidi」在斯华希里语意为「证词」,始自于2008年初,原本是为运用地图,记录肯亚选后暴动情况,任何个人或组织希望收集与以视觉途径呈现资讯,皆可自由使用。

民众如欲提供资讯给Ethiopia Vote Monitor,可寄送电子邮件至ethiopia@digital-democracy.org,可在Twitter讯息上加注ethiopia或ethiopiavotereport标签,或在网站上填写表格。

这项计划在Twitter网站亦设有帐号

埃塞俄比亚于2005年选举后,镇暴警察与在野阵营支持者爆发血腥冲突,政府亦任意逮捕在野阵营政治人物,人们担心今年情况可能更糟,在野党候选人Gebru Asrat于今年三月遇刺身亡,在野阵营指称这是在投票之前,试图恐吓与骚扰选民。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