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巴西:内陆的人们在山城建了一片海滩

去年年底,贝洛奥里藏特Belo Horizonte市政厅在该市一个著名的广场引发了一件违反任何自然法则的事,他们始料未及地将“海滩生活”带到巴西的内陆山城。

贝洛奥里藏特是在巴西东南方的米纳斯吉拉斯洲Minas Gerais的首都。该市远离海岸,坐落在环山包围的高原上,文化生活相当丰富。次文化及嬉皮文化等在此地和平共存,且可经由各种形式的集会或活动表达他们的想法。 Praça da Estação(车站广场)即是一个有名的集散地。

Flickr 照片: João Perdigão摄影,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贝洛奥里藏特市可以说是从这个广场诞生的。在19世纪末期时,这里是旧中央车站,是该市早期开发阶段人力和物资的“进口港”。至今城市北方和西方的地区仍以铁路作为到此地的交通工具,也有火车可抵达邻洲Espírito Santo的首都--海岸城市Vitória。如今旧车站已经被改建成工艺博物馆Museum of Arts and Crafts,吸引了许多旅客到市中心来。车站前的大广场近年来经过整修,甚至建了二座地面喷泉,但亦可把喷泉关闭以提供大型集会使用。Praça da Estação (车站广场)是贝洛奥里藏特市Critical Mass (单车临界量活动)(中文)的起站,也是一年一度知名节日Arraial de Belô和其他表演或活动的主要场地,一直以来丰富了贝洛奥里藏特市民的社交生活。或者,应该说是曾经?

去年十二月贝洛奥里藏特市市长发布了一道法令:为了保证公共安全、维持最低的群聚集会数量、以及保存公共遗产,车站广场必须要依法维持空旷。该道法令立即引起市民们的强烈反对,不论是将该广场视为文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的市民,或是已纳税作为广场整修费用的人们。部落客们讨论起新法令,大胆猜测这可能只是为了准备2016年的奥运(注1),而将城市仕绅化的过程之一

一名名为Vá de Branco(Wear white)的反对者,在今年一月七日召集了约五十个要求答案的人:

为什么安全局没有提供机会给群众,争辩关于车站广场的限制?

为什么是车站广场被禁止,而不是教皇广场(the Plaza of the Pope)?

为什么位于车站广场上的工艺博物馆,参观人数很少呢?

贝洛奥里藏特市各类自由集会的最大集散地在哪里?最近的法令其限制意义何在?

从这次的集会,人们第一次对基本集会自由和当地自由文化的需求达到共识。且从之后的讨论,产生一个新的想法:每周六大家都聚集在广场上,带食物、饮料、穿T恤或比基尼、带毛巾和雨伞、还有鼓和吉他。也就是说,把车站广场变成这座山城的海滩!这个想法在网路上的社交网络中传播,当地的居民也真的将它实现了。

Flickr 照片: Luiz Navarro摄影,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从那时候开始,Praia da Estação (车站上的海滩)就成了城市漫游者每个星期六固定停留的地方。市民以这种轻松、幽默、而有力的活动来表达他们的反对和抗议,也乐了广场周边的街头小贩和酒吧。通常在早上11点到下午5点会开启的地面喷泉,很奇怪地每到星期六仍维持停工,但是反对者经常都可以收集到足够的零钱请水车过来,在群众身上洒水。

另一个尝试呼应“车站上的海滩”的活动是Eventões(或称作BigEvents),这个活动号召人们带“任何自然的东西”到一个这些东西应该会被禁止携带的广场。Eventões活动聚集了许多人,在警方出面干涉群众不可携带鸣笛时,也造成一些紧张的局面。第一次的Eventões活动结束之际,参加者移动到街上,短暂地阻塞了交通。直到他们移动到离广场只有几个街区远,且因每周五晚上举办贝洛奥里藏特市的MCs Duel而知名的店Viaduto后,活动才结束。

照片: Eventão (Big Events),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公开的部落格Praça Livre BH成为所有海滩活动相关重要资讯的来源。作者扩展了他的焦点至仕绅化、驱逐和职业等主题,也提供了团结的力量给巴西其他有名的社会运动,例如Florianópolis的学生争取免费公车等。有一些星期六海滩活动的参加者在最近变得严肃且正经,开始出席市政厅的公开听证会。第一次是在三月二十四日,虽然当地政府的许多高官--如市长Márcio Lacerda、文化局长Taís Pimentel、政府祕书Fernando Cabral和当地旅游公司Belotur的总裁Júlio Pires--皆未出席,但反对者仍可以将他们对于用公费建造的公众空间的使用意见,清楚地告知上述官员的代表--当地内阁院长Ângela Maria Ferreira。她向反对者保证这些情况只是暂时的。


“车站上的海滩”-公听会-影片声明

事实上,在五月四日时,这个法令已经被撤销,但多了一个附加条件:在广场上的活动现在开始需缴交最低9000雷亚尔(美金$4,950)的税,这样的金额只有私人赞助的表演才负担得了

你能相信吗?上星期二(五月四日)制定的13.960和13.961二条法令所规定的税额,根本就是把公共广场当成舞厅了?

的确,现在看来车站广场将会由可口可乐公司赞助,举办有关世界杯的活动。食物和饮料摊贩、流动厕所、大营幕、保全警卫和不可少的售票处将会接管这个广场,而有关市政厅许可广场使用权的相关讨论会更加激烈。居民们不禁怀疑,难道这就是他们的公共空间的未来命运:任何时刻广场的使用权都将被管制,而且要收取费用?

这些政府的干预都属于旧计划的模式,皆为现代城市独尊资本主义一位论的典型例子,包括:基于阶级心态的都市重整观点、天价的基础建设专案、观光景点和其他项目的整修等等。

像这样的想法切合了目前对于城市空间之功能的相关争论。在巴西将主办2014年世界杯及2016年里约热内卢奥运的情况下,市民们已感受到改变公共政策的起始征兆,这些政策自国外引起,是以权利控制人民的全球趋势的一部分。在巴西,这样的想法已经被许多城市,尤其是里约热内卢和圣保罗的市民感知到,也受到谴责。

和往常一样,奥运将会以驱逐穷人和流浪者的行动开始,制造出一种特别状态。没有票的人将禁止进入市区,街道会被清空,警察将会带着警犬驱逐那些未受邀参加“英美人士”派对的人。

因此,尽管在即将来到的世界杯期间,车站广场上可能没有任何空间给喜好海滩的人们使用,“Praça Livre”这个行动仍会持续地为了自由的公共空间斗争。有人在部落格上发问,新的法令是否会像前一个法令一样撤销呢?答案将会由人民的公共行动所决定。而问题也就变成:这个行动的影响力将会变得多大?在未来十年,将有多少类似的公共行动在巴西发生?

(注1) 此处原文为2014年的奥运。但下又提到2014年世界杯和2016年奥运,故译者将此处2014年改为2016年。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