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伊拉克:攻击自由船队事件显露连串双重标准

我们不能忽略伊拉克網誌圈对于以色列攻占自由船队这件事的意见。自由船队由六艘船组成,载着国际行动主义者,也被称为“加萨自由船队”,原本计划要突破以色列对加萨的封锁,成功把人道援助物资送进加萨。伊拉克人本身也是国际制裁、恐怖攻击、暴政、盖达基地极端主义者,以及长期战争的受害者。这或许就是为何伊拉克的博客们对于船队遭受攻击有着许多不同的反应。

攻击合法还非法?

伊拉克博客雷德贾拉(Raed Jarrar) 写道媒体如何使用像是“自我防卫”、“符合比例原则的攻击”等等来正当化以色列攻击船队的行径

有些人相信以色列发动的攻击是“自我防卫”的说法。还有许多人,即使不相信以色列的宣传战,还是被以色列所说的符合比例原则的攻击、以及是以色列士兵先施暴或者不是等等细节给转移了焦点。

尽管这起攻击完全没有什么按照比例原则这种事,而且以色列军方原本可以用其他种类的武器控制情势,不用动辄杀人或是伤害船上的平民,我都不认为“符不符合比例原则”是重要的议题,因为这整个行动根本打从开始就不合法。

他接着陈述这起攻击发生在公海上,这也是为何攻击应该被视为非法的关系。他还在另外一篇文章中提该艘船舰(Mavi Marmara)的实际位置,显示船当时以及在更之前都一直在公海中航行。

法律学者跟专家相信这起攻击非法,因为事件发生在公海上。船的位置在攻击发生当时跟之后都离以色列海岸还有七十英里以上。地点被纪录得很清楚,就连以色列政府也不否认这起事件发生在公海上。以色列的攻击很明显违法海洋法,以色列不能在没有获得同意之前,就在公海上登上外国船舰。

然而,有些政治人物或许会拿出可适用于海上武装冲突之国际法San Remo手册的第67条(第五节)来合理化这起攻击。这则条文说不能攻击“商船”,除非有理由相信船舰会“突破封锁”。于是雷德贾拉继续写道:

国际法律学者跟专家对这种说法诸多批评,因为他们认为San Remo手册不能适用于以色列跟巴勒斯坦组织在加萨的冲突情况,这只适用于国家之间的战争,而加萨不是一个国家。

但即使San Remo手册可以适用于以巴冲突,也有诸多理由让我们相信它无法适用在这起攻击上。第一,这些船队要突破的“封锁”本身就是非法的,因为这构成了对于加萨平民的集体惩罚,违反了第四次日内瓦会议的第33条决议,同时也违反了San Remo手册第102条,该条条文明确禁止建立会“对于平民造成或预期造成过度的伤害,并与透过封锁产生的确切且直接的军事利益有关”的封锁。如果这起攻击适用于冲突情况的话,更有其他理由显示这起攻击违反了San Remo手册规定。例如,第47条(第三节)禁止攻击“进行人道任务的船只,包括载装平民生存不可或缺之支援物资的船只,以及从事援助与援救行动的船只”,即使该船只是“敌方船只”也一样。另外一个例子是在第46条(第二节),上头说,“若是情况显示将会造成过度附带损伤,攻击必须取消或是暂停。”显然地,引用San Remo手册第67条的人都是刻意选择性地选取法律来欺骗大众,并正当化以色列的屠杀行径。

雷德接着说:

根据我们拥有的所有资讯来判断,以色列说这起攻击是“自我防卫”完全没有道理,因为以色列从一开始就没有权利登上Mavi Marmara船只。这就像是抢匪杀了拿起厨房菜刀想保护个人财产的房屋主人,然后说自己是自我防卫一样。因为船只是在公海上,所以在国际法辖下,以色列使用武力是不当且非法的。

连串双重标准

另一方面,海德爱尔诃依(Hayder El Khoei) (Eye-Raki) 则决定指出伴随着这起攻击而现的连串双重标准跟媒体的反应。他先假想一个情况:如果伊朗才是攻击船队的国家,而不是以色列的话。他写道:

想清楚吧,如果一艘船在离海岸40英里远的海上被伊朗海军攻击,国际社群会早就对这种明显忽视国际法的行径群起而攻,美国必然是第一个跳出来,大力谴责这种伤害无辜平民的不必要的侵略行为的国家。以色列会把伊朗称作“海盗之国”,但愿没有敌国国旗在船上,否则这起事件就是开战的好理由。

他接着下去谈,但这次他要说的是土耳其的双重标准:

但是,土耳其又懂什么国际法与主权呢?他们时常炮击不属于土耳其领土上伊拉克人的村庄,并且否认他们国民人口中一大部份人的基本人权。要是有援助送到土耳其东南部的库德族去,而且护航的人公开拒绝跟土耳其官方合作的话,他们会如何应付呢?

看来不只是媒体有双重标准。但海德更认为阿拉伯人跟穆斯林世界都有双重标准:

对这混乱的反应在我看来简直莫名其妙。有十个人被杀害了,我马上接到我根本不认识的人传来讯息,告诉我马上上街头,去以色列大使馆前游行,抗议这起滔天大罪。但是当每次有上百人在伊斯兰国家的清真寺跟市集,被以“阿拉”之名的恐怖份子炸成碎片时,反应却没那么剧烈。在星期五,有将近一百个无辜的人被虐杀了,当时他们正在拉合尔的清真寺里祷告,事件发生后没有人传简讯给我要我上街头到巴基斯坦大使馆抗议。犹太人在星期一杀了十个无辜平民,穆斯林在星期五就杀100个。

巴勒斯坦人比伊拉克人更重要?

Iraq Pundit博客呼应这样的感触。他好奇为何人们会对巴勒斯坦人的死那么震惊,对其他人的死亡就没反应?(例如伊拉克人)

我再重复一次,没有人应该被杀害。但是为何人们每每对于巴勒斯坦人的死那么震惊,对其他人的死亡就没反应?
这让我不禁再次发问,当伊拉克人上市场买菜被杀、在葬礼致哀被杀、上学被杀、作什么事情都被杀的时候,抗议的人在哪里?这讯息透露出的就是,当巴勒斯坦人或他们的支持者被杀的时候,那是悲剧,当伊拉克人被杀的时候,那只是另一则新闻。为甚么会这样?

他接着在另一篇文章中说明为何总是要和平示威,尽管这些动作根本不会改变现状:

当我念大学的时候,每个人都为了巴勒斯坦人上街头,没有人认为有任何政府会听我们的建议。我们没有在以色列大使馆外头抗议。我们只是在街上举着标语。我们没想过以色列改变政策。我们上街头只是因为我们想要展现我们对巴勒斯坦人的支持。我们希望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对于巴勒斯坦人的处境感到愤怒。

他接着说:

改变了什么吗?尽管每个人都知道阿拉伯世界支持巴勒斯坦人。尽管这支持不太可能让他们拿回自己的国家,但是他们知道他们在中东是受到关切的。伊拉克人现在感受不到任何来自邻近国家的支持。

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雷德贾拉的结论:

联合国跟许多其他国际组织应针对这起屠杀展开调查,此举依旧非常重要,因为只有调查才能给我们足够的资讯,以便我们作最后判断。

(本篇英文原文发表於2010年6月5日)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