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日本:空手攀登富士山错了吗?

如果森林中有棵树倒下了,没有人听见,这棵树自顾自过活,有没有发出声响重要吗?博客Mojix在「〈空手攀登富士山错了吗?〉」这篇日文文章里细想山岳、道德与讯息等议题。

注:文章完整翻译经由这位博客同意。所有连结由笔者Tomomi Sasaki所加,以供参考。

Mount Fuji / 富士山(ふじさん)

富士山照片,由Flickr用户田中十洋(TANAKA Juuyoh)拍摄,根据创用CC姓名标示条款使用。

摘录自《读卖新闻》线上文章「男子突发奇想空手登上富士山,急需救援」,发表时间为七月三日十二点零七分:(注:这篇文章已经不在线上)

七月二日,晚间九点四十五分──一名男子从富士山八合目(海拔三千两百五十公尺)打电话报警:「我来爬富士山但没带手电筒。现在太暗了找不到路,我很怕。请帮帮我。」

六位山岳救助队员约晚间十一点半从静冈县警局富士宫辖区出发,并寻获这位自行往下走到六合目的男子(海拔两千四百九十公尺)。这名男子没有受伤。辖区警方 表示,该名男子是二十二岁的柏青哥店员,来自东京中野区。傍晚五点左右,他从富士宫口路线的五合目开始攀登富士山。快到九合目处(海拔三千四百六十公尺) 时决定放弃,开始往下走,直到天暗了才打电话求救。

这名男子当时穿着长袖衬衫、牛仔裤与运动鞋。他两手空空,既没食物也没装备。七月开始是攀登富士山的季节,但到了六合目气温只有摄氏两度。这名男子没有登 山经验,他道歉说:「我一时兴起想去爬山。」辖区警方表示:「走错一步就可能是生死之别。我们希望所有人都装备齐全,即使是夏季登山也一样。」

日本国家旅游局的文章「指南:攀登富士山,享受大自然」里有张标记了富士山各合目间的高度。

Mojix接着解释他对这则报导的看法。

对于经验老到的登山客而言,没带装备就想爬富士山简直可笑到极点。他们会说:「别小看登山!」不过,富士山也好,南极也好,我认为这应当留给个人去决定。

我敢肯定很多人两手空空就去爬富士山。发生这样的事件时有新闻价值,但很多人可能是毫发无伤地回家。搞不好回去后他们甚至会想:「噢,没背东西爬起来容易多了。」

如今,问题在于人可能迷路或有生命危险。当他们因此需要救援,就会为社会大众带来损失。即使不去救援,人死在山上,那总不能让尸体留在山上吧。无论采取哪种方式都是负担,而社会必须买单。

问题不在于空手攀爬富士山,而是发生事故时「无法对自己的行为负全责」且「对社会造成麻烦」。

但是,如果有人可以负担全责又不制造问题,那就没什么该被禁止,就算是最愚蠢的计划。

这位获救男子被刻意形容为「一位二十二岁的柏青哥店 员,来自东京中野区」。描述他的装扮时还语带指责「既没食物也没装备」,让读者留下印象,认为这男子是个粗心或甚至鲁莽的家伙。但请想想!就算是有权力的 主管、高官或甚至是一身装备齐全的人,对于迷路或死亡,遇上了就是遇上了。实际上,也可以说经验越老到的人,可能会因为虚妄的自信更容易碰上危险。

结果刊出这种文章只是一种「公共广告」。如果出现更多人徒手登富士山,麻烦与救援成本增加的可能也越大。所以,他们告诫我们爬富士山的时候要配戴合适的装备。就像是小学里的道德教育课,只不过现在换成大众媒体全年放送。

禁止配备不全者攀登富士山,并不会影响我们的自由。然而,还是会比蒟蒻果冻制造规定、网络药品贩售、雇用临时工终止雇佣合约的影响还要广泛。政府通常会在这些项目上加诸更为严格的限制。所以,任何带有「公共广告」意味的新闻,都是由这样的角度出发的:「灾难会发生是因为缺乏限制。若制定规则就能避免这些灾难」。但对于这些规则的缺点、成本或不公平却只字未提。

虽然这名男子的行为确实鲁莽,把他描述成「一位二十二岁的柏青哥店员」的说法却分明是精心设计的公共广告。如果这名男子是位主管或高官,我很怀疑此事会不会出现在新闻中。

感谢Ziggy Okugawa协助英文版翻译。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