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中国:田喜有幸福的权利

9月4日,我透过新浪微博收到以下照片。

女孩拿着一张海报上面说着:救救田喜叔叔!田喜叔叔你一定要幸福起来!实际上,“喜”在中国意味着“幸福”。它代表田喜的父母期望他有幸福的生活,但是现实却将他推往相反方向。

23岁的田喜是一位爱滋病患者,他于1996年因为在河南省新蔡县的一家医院接受输血而感染HIV。8月17日他因为蓄意毁损财物罪被正式逮捕,并在8月25日转往羁押于新蔡县看守所。

为了营救田喜,他的父亲拜访一位著名的新闻工作者同时也是部落客,王克勤,他在自己的部落格上帮田喜的父亲说明他瞭解的事件经过: 7月23日,在北京的田喜接到新蔡县县委书记贾国印的短信,大意如下:你是大学生,你应该知道怎么办,你回来我们会解决你的问题,星期一你到我办公室找我。

7月23日,在北京的田喜接到新蔡县县委书记贾国印的短信,大意如下:你是大学生,你应该知道怎么办,你回来我们会解决你的问题,星期一你到我办公室找我。
“县委书记亲自发短信给田喜,这是我们上访维权6年来的头一回啊。我们觉得政府是真的要解决问题了,田喜立马就从北京赶回了老家。”田父说。
7月26日,星期一,田喜如约赶到县委书记办公室,但是并没有见到书记。县委其他同志说贾书记开会去了。
于是田喜给贾国印发短信询问。贾书记回覆要田喜再等一周,下个星期一再去办公室找他。
8月2日,第二个星期一,上午8时30分田喜赶到县委书记办公室。但让他失望的是,贾书记又没出现,其他工作人员说贾书记又开会去了。

因为田喜从北京带回的爱滋病药物即将用完,他决定于负责处理他病情的当地医院就医。 8月2日当天从县委大楼出来后,田喜去了新蔡县第一人民医院,田喜就是在这家医院输血感染HIV病毒的。

8月2日当天从县委大楼出来后,田喜去了新蔡县第一人民医院,田喜就是在这家医院输血感染HIV病毒的。
田喜来到李俊州院长办公室,希望借点药,并要求医院给予赔偿。李院长告诉田喜有事找县领导,医院不管,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田喜很生气,把院长办公桌上的东西推到地下,有电脑、传真机、电话等。”“后来估价3000多元。”田父一字一句地向冯军说。
8月5日和6日,田喜又两次来到李院长办公室。李院长还是避而不见,锁上办公室的门,不让田喜进去。
“一怒之下,田喜用东西把院长办公室门上的锁眼堵了。”

8月6日16:00,当地员警不做任何解释地逮捕了田喜。第二天,两份文件被送交给田喜的母亲,说明田喜因为对医院院长的行为而被行政拘留十五天。第二天,员警暂缓执行拘留并且送田喜回家。但他的家庭是在员警的监视之下。8月17日,员警再度逮捕了田喜,这次是以毁损财物的罪名。拘捕文件在8月22日被发布。

许多人相信逮捕行动是对田喜作为“稳定控制”主要目标的一种打击手法。根据7月9日向县委县政府上报的古吕镇政府档案,田喜

“近期连续两次在京非访(即非法上访),给当地政府对他的监管带来很大的不便。建议:公安机关介入,完善材料,予以打击。”

NGOs和网络,例如爱知行动和中国爱滋病工作民间组织,发表了声明要求基于人道理由释放田喜。人权律师也指出刑事拘留只适用于 5,000人民币以上的财物损坏。

田喜出生于1987年1月3日。1996年3月,田喜9岁时,发生一次事故,新蔡县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诊断田喜有轻微脑震荡并建议输血治疗。从那以后,田喜的身体变得非常虚弱。2004年7月12日,田喜透过验血发现他感染了HIV病毒并从当地医院接受了免费治疗。

2004年9月,田喜的家人向新蔡县法院声请人民币1百万的赔偿,但是案件毫无理由被拒绝了。自此以后他们展开了到北京的请愿之旅。2005年,田喜于一所北京的大学入学并成为爱滋病维权行动者。他将自己追求正义的旅程透过部落格我是爱知病人田喜记录下来。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