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埃及:从屋顶观察抗争

#jan25标签之下,有众多关于埃及持续抗争的消息,人们若要观察局势,屋顶通常是个好位置,Ian Lee(@ianinegypt)在苏伊士(Suez)地区觉得

我从屋顶上拍摄影片,街头对外国人太过危险,底下有好几万人。

此次埃及抗争期间,Twitter上许多相关讯息都使用英文撰写,显示人们是藉此管道散播资讯,提供国际新闻媒体使用,而非用在现场组织与动员,且使用社会媒体之后,也会有如同站在屋顶般的优势。

Jailan El-Rafie的讯息即道出此种心情,她将导演Amr Salama文章翻译为英文版之后,再用Twitter把消息放出去:

http://on.fb.me/g7OWvM 这是@AmrMSalama的文章英译版,请尽量转载,让更多人能阅读。

导演的故事本身即颇具媒体价值,他详细叙述自己遭警方殴打的经过,并以抗争者的角度观察与描述现场,他在文章开头形容自己像个演员参加演出:

街道彻底净空,我在路的另一边看到大批人群,起初我以为是抗议民众,但接着我注意到他们都一身黑衣黑裤,手持黑色棍棒朝我们逼 进。我想起老战争片里的场景,例如《英雄本色》(Braveheart)、《神鬼战士》(Gladiator)等,我觉得好像站在古战场里,而自己是面对 警方的第一线。

故事之后变得可怕,他也转换角色,从动作片英雄变成战地记者,再变成受害者:

我手中握着亲爱的iPhone,我想拍照或拍影片,直到我身边全都是士兵,他们开始用棍棒痛殴我,我的头、脸、胃、腿都疼痛无比。

员警在动手同时,也把他拖离路上,又继续打了好几次:

之后我们进入一栋建筑物,这些优秀警员护送我,他锁上入口,把我绊倒,接着又是一阵痛殴。

他那时开始想像自己是社会媒体烈士:

我想起家人,不知道这会对他们有何影响,想起我尚未拍完的电影,想起Facebook网站上为我开设的页面,我好奇页面标题会不会是“我们都是Amr Salama”;我也想到内政部声明会表示,我一定是误吞iPhone而死。

他最后在某些士兵协助下逃脱,之后他说明自己的动机:

最重要的是,我发现了一些事,我知道自己为何遭殴打、为何抗争,而且在没有口号和复杂政治诉求之下,我明白自己为何经历这一切,因为我希望埃及更好,希望埃及不会有执政者权力永无止尽,希望埃及社会结构没有鸿沟。

Nora Shalaby有一整个Flickr相片集呈现抗争的另一面,例如群众在夜间庆祝的画面:

“把穆巴拉克(埃及总统)挂在路灯上”,照片版权属Nora Shalaby,经许可后使用

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收集许多“街头业余影片”,其中包括malakndawood拍摄的片段里,人们从洒水车上摔落:

MFMAegy从屋顶上记录的画面里,恰好呼应另一个历史知名场景,这个片段从类似的摄影角度,拍下埃及在1月25日抗争的“天安门时刻”:

MFMAegy的YouTube影片截图,抗争者阻挡洒水车

维基百科页面截图,当年在中国天安门广场阻挡坦克车的民众

校对:Portnoy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