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肯亚:抗争与否?

眼见Twitter网站在突尼斯与埃及抗争中发挥功能,肯亚民众也在讨论,是否要起而效尤,相关话题在Twitter上使用的标签为#Kenya28Feb#ChoosePeace,从前者看来,人们预计在2月28日发动抗争。

Antoneosoul论及2月28日号召上街的相关议题:

在2月28日,我们将于早上七点、下午一点、下午五点半发出怒吼,强调我们并未遗忘国内流离难民、2008年总统选后暴动、贪污腐败、正义、失业!我们绝非说笑!

IamGecci认为肯亚不该只是模仿埃及:

抄袭埃及?别傻了,我们连2008年选后暴动都还没处理完。

AlindiG

没有人想抄袭埃及,只想让菁英高层知道,我们在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我们不会使用暴力。

相对于有些人主张抗争,其他人则使用@ChoosePeace(选择和平)这个标签,例如育有两女的David Mugo写道:

我是David Mugo,有两个女儿,需要一个和平的国家,我要和平、不要抗争。

Marvin Tumbo则在Socialite Media Kenya分析,肯亚民众是否能够参与如埃及和突尼斯的抗议活动,他认为:

就肯亚民众在Facebook、Twitter及博客整体所而言,部族隔阂似乎是肯亚任何革命的最大阻碍,其他因素包括警察残暴 (2008年选后暴力仍让人记忆犹新)、中产阶级立场保守(只想发送Twitter讯息,不想上街)…还有我们热爱午茶时间,多数国家内部分化严重, 领导人从来不必担心社会一致决定反抗政府。

Nairobian Perspective博客提到一个现象,思考政府会不会因此更加密切监督Twitter、Facebook等社群网站:

社会媒体令许多专家颇感兴趣,因为它让人们表达不满,也能快速动员大规模抗争,也涉及言论自由,还有政府是否该加强监督或管制社会媒体,目前发展是否会让政府管控更加严格?

Kachwanya提出肯亚2月28日抗争还未开始便已失败的十大理由

五,无论人们是否接受,肯亚国内都有众多部族,这不代表民众愚笨,但人民确实受部族影响,故要号召民众上街之前,必须先说明谁是 目标,有些人或许觉得总统很糟、很失败,但与总统族裔相同的人却不做此想;有些人或许认为现任总理玩弄民粹,但与他部族出身相同的人却有不同看法;有些人 或许视副总统是个失败者,没有任何明确立场,只是拥有调停能力,但与他同属一个部族的民众却反对这种说法;有些人或许不想与前高等教育部长或现任财政部长 牵扯上任何关系,但在同个部族的人民眼中,反对声音只是种政治报复行为。所以要特别小心。

六,Twitter与Facebook在肯亚的用户多为中产阶级,教育程度与家世背景良好,他们安于现状,宁可要稳定,而非动乱,他们或许支持各种想法,但不会真正走上街头,人们若要号召群众上街头,该得找个方法与贫民窟、难民营的居民沟通,否则只能碰运气。

究竟Twitter网站上的和平抗争构想会不会成功,还有待观察。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