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巴西:对埃及与中东危机的反应

埃及2011年革命告一段落后,巴西博客圈充斥着分析、庆祝与展望未来的内容,自1月25日之后,全球都在关注埃及冲突消息、期待总统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下台,最后他终于在32年独裁统治与延续数星期的抗争之后,于2月11日辞职。

巴西博客反应

Georges Bourdoukan确信这场抗争在埃及号召数十万、甚至数百万民众,应该称为“革命”:

Plinth reads: "Bye Mubarak!" Cartoon by Carlos Latuff, available under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衣服上写着“穆巴拉克再见!”,漫画由Carlos Latuff所绘,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衣服上写着“穆巴拉克再见!”,漫画由Carlos Latuff所绘,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警方镇压抗议民众的手段也很激烈,Lucas Santos指出

看到这么多镇暴部队出动,显见穆巴拉克最大敌人是埃及人民。

政府镇压目标除了埃及人民,还有国际记者,Danilo Marques提到有巴西记者在埃及遭到逮捕及不良待遇:

报导指称有多位记者遭到殴打、困住和刺伤,例如TV Brasil的记者Corban Costa表示,“我在一个没有窗户的漆黑房间度过18小时,以为自己随时可能遭到处决。”

巴西摄影记者Gilvan Rocha同样在埃及遭到逮捕与肢体伤害,他们被蒙上双眼、捆绑与虐待,直至巴西驻开罗大使馆介入才获释。

Mirgon Kayser在Jornalismo B博客提到独裁政权利用恐惧统治国家:

就人道、人性与民主立场而言,抗争与革命虽然造成伤亡、引发混乱与对立,终会为这些国家带来新社会,独裁政府型态或许各异,国内 自由、贫困、暴力情况有别,但同样散播恐惧。唯有透过恐惧,少数人才得以操控数百万人的命运,突尼斯、埃及、也门民众均已失去牵绊他们、让他们沉默的恐 惧。

巴西观点与外交政策

Eduardo Guimarães批评巴西媒体报导埃及危机的表现:

就在一瞬间,巴西民众发现有个国家叫埃及,发现该国内部的矛盾与人民痛苦,都是因为独裁政府自1981年长期执政整整30年所致,因为独裁者穆巴拉克自己造就选举争议所致。

巴西外交政策也受人抨击,社会指控外交部向埃及媒体发布有关该国危机与镇压的声明中,态度显得过度保守与草率。

網絡上也不乏批判美国立场的声音,舆论认为美国和以色列长期支持穆巴拉克,是埃及独裁政权过去屹立不摇元凶

Ubiracy de Souza Braga教授在Espaço Acadêmico(学术空间)博客列举抗争原因,并分析埃及社会局势:

今日埃及8000万人中,三分之二不满30岁,这些年轻人九成没有工作,全国四成人口每日生活可花费金额低于两美元;埃及是人口最高的阿拉伯国家,政府限制政治自由,还有种种社会问题,包括贫困、失业、种族与族群偏见严重、[…]识字率很低、行政机关贪污丑闻不断。

除了失业及诸多社会问题,Francisco Bicudo主张,社会缺乏自由是埃及革命另一项主因,1981年十月前总统沙达特(Anwar El-Sadat)遭暗杀后,穆巴拉克便执政至今。

穆巴拉克于2月12日下台后,Leonardo Sakamoto提及埃及的战略重要性:

埃及政府军规模在区域内数一数二,地理位置十分关键(位于非洲和亚洲、印尼洋和地中海之间,还有苏伊士运河缩短两地距离),至今也是美国重要夥伴,并与以色列维持良好关系。

伊斯兰团体有何角色?

有一项议题在巴西受到广泛报导,亦即穆斯林兄弟党(及中东其他伊斯兰团体)是否可能掌权,也引起部分人士的恐伊斯兰情结,穆斯林兄弟党是埃及唯一在国会有代表的在野党,也是股庞大全国力量。

Hugo Albuquerque比较埃及与阿尔及利亚情况,后者也同样受革命风潮影响,该国独裁者布特弗利卡(Abdelaziz Bouteflika)自1999年执政至今:

其实这些国内均有宗教好战团体,例如埃及的穆斯林兄弟党、阿尔及利亚的“伊斯兰救世阵线”,都带有相当大的风险,也可能为国内推翻政权力量带来不同效应,当然这不会改变社会反抗两国政权的合法性,只是在政府垮台后,这会造成另一项风险因素。

Cartoon by Carlos Latuff. Image available under Creative Commons.

漫画由Carlos Latuff绘制,依据创用CC授权使用

从过去看未来

Georges Bourdoukan注意到埃及革命类似于巴西军事独裁(1964-1985)终结经验:

1964年巴西革命与2011年埃及革命的差异在于,世界已变得非常小,马克思(Karl Marx)曾于19世纪表示,历史会不断重演。

故我们必须小心,避免过去错误再现,也团结努力寻找更具人性光辉的社会。

Gunter Zibell描绘穆巴拉克下台后,埃及与中东/北非地区可能出现的景象:

由于多数政权在社会发展方面不力,基本教义派人士可能形成反对力量,支持美国(与北约)的程度也会下滑,社会反抗运动鲜少带动亲 美情绪,君主国家可能面临新问题,要包容以色列变得愈来愈复杂;[…]多数前苏联伊斯兰共和国(如哈萨克)也可能成为区域焦点,因为这些国家亦非民主 繁荣典范,俄罗斯可能因此找到增加影响力的方式。

Danilo Marques怀疑抗争是否会继续扩散:

18天没什么了不起,人民的意志最大,穆巴拉克迟早都要下台,[…]中东与非洲还有许多暴君该推翻,我们应从埃及抗争实例里,瞭解另一种世界观,这并不限于中东,只要保守政策企图臣服于帝国主义经济与践踏人民,就会有反抗力量。

本文英文版经Dr Lofthouse校对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