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俄罗斯:辐射地图的意外收获

Radiation symbol, photo by Michael Hicks

辐射标志,照片来自Michael Hicks

俄罗斯社会借重民间放射线测量器,由群众协助在各地侦测辐射值,不只成为数位运动案例,也出现发起人当初意想不到的效果。

灾害触发網絡活动

日本福岛第一核电厂发生一连串爆炸后,笔者撰写有关核能论辩的文章时,注意到许多新闻报导的留言区或網絡讨论区之中,民众在相互交流各地辐射值数据,于是向全球之声俄语回声计划编辑Gregory Asmolov提议,建议一份群众协力的地图,汇整各方混乱资料,呈现俄国邻近日本地区的辐射值完整资讯。

Gregory花费一个晚上,在Ushahidi網絡平台Crowdmap.com建置地图,这次经验与前次不同,不需再经历痛苦的安装、修改与翻译过程,也能建立双语平台,为英语读者提供资讯。将网页连结寄送给几个单位(如俄国“绿色和平组织”,大力协助我们散播消息)之后,便开始邀请管理员,后来的六位管理员中,五位上次均曾参与记录俄国山林大火的计划,证实Gregory的论点,拥有一次群众协力计划后,就会形成一群核心成员,下回亦愿意投入。

我们的地图成立几天后,美国也出现类似的地图计划rdtn.org,好几项功能一致的计划几乎同时出现,显示制作地图几乎已成为世界各国博客的“制约反应”,过去广播让事件有了声音、电视让事件有了画面,晚近新生的“制图反应”让事件有了地理位置。

出乎意料的运用方式

制作这份地图,当初是希望整理邻近日本的俄国地区中,来自四面八方的辐射值资料,民间数据多数显示俄国辐射量并未提高,故所谓“辐射云”的传言,全都是一般媒体过度放大所致。

用户陆续提供监测资料,也希望测量当地辐射值,这些要求来自于靠近欧洲的俄罗斯地区,距离日本起码八、九千公里远,却也真有人回应,张贴测量器照片与所得数值。

这份地图不仅统整资讯、纾缓邻近日本的俄国民众恐慌,也有助民众瞭解国内受辐射严重污染的区域,以下讯息是唯一一件“意外发现”:

在Chelyabinsk和Yekaterinburg之间的高速公路上,我在横越捷恰河(Techa)的桥梁旁测得辐射量每小时340毫伦琴(microroentgen),距离桥梁20公里处,则为每小时310毫伦琴,我使用Neiva牌测量器。

地图管理员Denis Kulandin回应:
既然自然辐射值介于每小时5至30毫伦琴之间,当地数值理应在这个范围内,辐射值在每小时50毫伦琴以上,就会产生危险,故这属于危险值!我们需要确认这项资,我已寄信候覆。

捷恰河因辐射污染而在全球物理学界颇为知名(一篇文章即提到,“在苏联时代,湖泊会带来污染”),1957年,苏俄曾发生克什特姆核灾(Kyshtym),是人类史上损失仅次于车诺比事件的核灾,但对许多俄国民众而言,这起事件仍属未知,也不清楚辐射污染有何危险。

Pavel(他在电子邮件里表示自己是地方记者)留言说明为何当地辐射量异常:

[…]这是因为冷战初期,马亚克化学厂(Mayak)将辐射污水排入捷恰河水库流域,但却从没有人提到这个地方…如各位在地图上所见,污水排放处位居上游,我想那里的辐射量一定比在桥边测得结果还高出千倍。[…]

当初建置地图时,我们没想过他人会散播这些资料,也没想过会再次发现核污区域,这些意外反映出人们在網絡上只要有创意,使用平台的方式永远无可限量。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