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全球之声译者Gaël Brassac访谈

本文为全球之声参与者系列访谈,译者常位居幕后,让其他读者能以各种语言阅读内容。

许多读者之所以决定参与全球之声,常是因为对特定国家感兴趣,Gaël Brassac目前很关心日本,但起初是因为想瞭解孟加拉,而发现全球之声。

全球之声参与者系列报导请见此

Global Voices translator Gaël Brassac in Kyoto, in April 2010.

全球之声译者Gaël Brassac,2010年4月在京都

问:你加入全球之声法文版行列之前,就是我们的读者吗?

答:我在2009年初发现全球之声,当时还在大学念书,进行有关亚洲国家地缘政治冲突的研究,我听说孟加拉军队内部出现叛乱事件,媒体资讯相当稀少,但全球之声网站上有篇由Rezwan撰写的报导很棒,让我获益良多;后来才逐步开始为全球之声翻译,进而撰写报导

问:在你曾翻译的全球之声报导中,哪一则令你最为震撼?

我在去年六月加入之初,曾翻译一篇有关埃及的文章,题为“我叫卡里德,不是恐怖份子”,其中说明这位年轻人因持有当地警方犯罪证据的影片,遭到同一批员警杀害,该文突显埃及国内和警方各层级普遍的贪腐弊病;不到一年后,一切翻天覆地,但在塔里尔广场(Tahrir)上的抗争者并未遗忘卡里德,无论在埃及革命的任何好坏时刻,都高举他的肖像。

问:你住在法国德龙省(Drôme),但日本却是生活重心,尤其在此刻格外明显,为何重视日本?

那得怪罪我在小时候收看的电视影集《Club Dorothée》和日本动画,我在十多岁时开始阅读漫画,如《JoJo的奇妙冒险》、《麻辣教师GTO》、《神剑闯江湖》;至于文学,我特别喜欢村上龙村上春树太宰治芥川龙之介的 作品。我想要学习日语、在日本生活,我当初学习英语和日语,就是打算在法国与日本两地做生意,但我后来更热衷于行销与策略课程。我偏好以团结与人性为主的 事物,而非金钱至上;在日本待了一年后,我接受管理训练,在法国普罗旺斯艾克斯大学进行人道计划,也在此认识女友Zainichi,她是位在日本出生的韩 国人。目前我在寻找于法国、日本或其他地方的人道工作,但未来年纪大之后,我一定会住在日本。

问:你如何在法国瞭解日本现况?

日本强震、海啸、辐射外泄后一星期,我很密切追踪新闻动态,但传统媒体大量资讯相互矛盾,令我愈来愈失望,为了不要完全失去兴趣,我选择锁定单一消息来源,关心论坛上的焦点。我在日本拥有许多美好回忆、一位女友、众多朋友,将来也想住在日本,眼见如此灾害发生,实在令人难以承受;不过我确信日本会如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一般重生,盼望日本能在永续能源政策方面更加进步,走上正确方向,一如日本在1946年宪法第9条里,永远拒绝战争。

校对:jessieciel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