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埃塞俄比亚:“掠夺土地”确保粮食供应?

本文由Pulitzer Center委托全球之声撰稿,以粮食安全为主题,以多媒体方式呈现于专页,分享故事请至此

近年来,跨国企业及外国政府非常积极,想在埃塞俄比亚、马达加斯加、坦尚尼亚等非洲国家取得沃土,有些人质疑此举是否真能带动经济发展,或只是“掠夺土地”,进而威胁非洲粮食供应。

Worku Mengiste, a farmer in Ethiopia's Ghibe valley. Image by Flickr user ILRI (CC BY-NC-SA 2.0).

埃塞俄比亚Ghibe河谷农民Worku Mengiste,照片来自Flickr用户ILRI,依据创用CC BY-NC-SA 2.0授权使用

农地热潮

对于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地区大片可耕地租售,外国投资人最近兴趣日增,农作物则运回家乡或出口牟利,南非报纸《Mail & Guardian》一篇报导指出,这股农地热潮源于2008年油价高涨后,各界关切全球粮食短缺与供应问题,旱象频传也是另一项原因,再加上欧盟坚持至2015年时,10%运输用油必须来自植物提炼的生质燃料,有些人觉得人口成长亦造成影响。

投资人指称购地会带动地方发展,但反对者批评这是掠夺土地,只会殃及非洲粮食供应及生存,Stacy Feldman在SolveClimate News网站说明

研究人员指出,外国企业购买或租赁非洲及各地大片土地使用,已有5000万公顷土地已经或即将遭到出售,相当于欧洲25%的可耕 地面积;多数买主都是新兴国家,要为国内日增的人口种植粮食,包括中国、印度、韩国、波斯湾国家等,都在国内面临土地及水源限制,历经2008年全球粮食 危机后,转向非洲寻求稳定粮食来源。

埃塞俄比亚农地遭到大规模出售或租借,该国自2007年以来,已核准815件外国出资的农业计划,南非报纸《Mail & Guardian》指出,每年每2.5公顷土地租金仅1美元;联合国农粮组织报告提到,在2004年至2009年初,埃塞俄比亚将60万公顷土地拱手让给外国单位。

然而埃塞俄比亚国内仍有大批饥民,该国政府今年初曾表示,国内这一年约有280万人需要紧急粮食援助;全国41%的人口营养不良,这种矛盾情况激怒许多人民,例如Mitmita博客作者将总理Meles Zenawi与山羊相比:

看看我国总理,想说服各界他并非共产主义者,这根本是把土地送人!你是外国人吗?你有现金吗?总理为你准备了振兴方案!我们很熟 悉几项财政协议,在这些错综复杂的交易中,第三世界政府与第一世界财团合作,就好像当初殖民者与美国原住民打交道,埃塞俄比亚民众代代相传的土地被人骗走, 就因为长得像山羊的男子把土地卖给中国人。

高科技振兴?

Tabor herb farm, Awassa, Ethiopia. Image by Flickr user Yigal Chamish (CC BY-NC-SA 2.0).

埃塞俄比亚Awassa地区的药草田,照片来自Flickr用户Yigal Chamish,依据创用CC BY-NC-SA 2.0授权使用

不过埃塞俄比亚政府等支持土地租售者表示,此举将带来资本、科技、农业知识、基础建设及众多工作机会,因为许多乡村小农仍在使用传统工具,记者Fred de Sam Lazaro在PBS Newshour节目里报导,指称一名官员表示,埃塞俄比亚幅员广大,农民耕种面积仅达全国的5%。这则报导也获得Pulitzer Center赞助。

埃塞俄比亚驻英国大使Berhanu Kebede四月在《卫报》提到,该国必须大规模发展机械农业,才能达到国家最新发展计划的目标,让五年平均经济成长率达到14.9%,计划中提到,农产量若加倍可带动成长,故政府开放300万公顷土地出租,政府甚至表示,五年之内也许就不再需要粮食外援。

由印度前外交官经营的Govindan Online博客中,认为这些土地投资是件好事

开垦大片土地,兴建基础设施,都能创造大量就业机会,纵然这些产业已完全机械化也无妨,由于非洲土地使用率远低于其他大洲,不会造成生态问题,俄国等欧洲国家也曾将土地租售给外国人,藉以提高本地农产量。

发言反对掠夺土地

许多农民、土地权人士、非政府组织及研究报告则持反对意见,指称这就是种“掠夺土地”行为,可能导致环境毁坏、小地主被迫搬迁、剥削劳工及资源、失去生计与粮食供应,有些人认为这是种新型殖民主义

不少博客也发言反对土地掠夺,印度粮食与贸易政策分析师Devinder Sharma在Ground Reality博客中,称呼那些外来投资者是“粮食海盗”;Woldegb则在《卫报》留言,认为期望外国投资人改善粮食供应情况非常不切实际;Nyikaw Ochalla也在Anyuak Media网站反驳埃塞俄比亚驻英国大使上述言论。

The Africanist指出,土地租售很可能引发暴力,也质疑提供粮食援助给粮食出口国是否合理;Nabeeha Kazi Hutchins在The Hunger and Undernutrition Blog提到,政府并未保护土地及地方人民利益CMH 365: Public Health and Social Justice博客里,Ellen Albritton质疑,埃塞俄比亚人民正在挨饿,却有人用当地种植的作物牟利,这么做是否道德。

RAH在Brown Condor博客留言,认为得先回答四个问题

一,埃塞俄比亚农民能否受到重大损害?二,外国和外来企业是否会伤害土地?三,是否会严重减少尼罗河下游其他国家供水?四,这些“新获利”能否真能让埃塞俄比亚人民受惠?

联合国农粮组织尚在研究,这些国际土地租售协议将造成什么冲击,该组织也正草拟一套行为准则,让各方都能平等参与这些租约,或许亦能改善Yene Ethiopia博客笔下政府短视近利的态度

若依据埃塞俄比亚政府所言,50年或100年后,一切都会和土地出租之前一样,但历经高度机械化的密集农业之后,土地将不再肥沃, 这些合约涵盖的土地面积广大,除了出售土地之外,是否有任何计划,能确保下一代农民不会沦为无土地的劳工?…为何不把权力交给农民?为何不协助他们成 立合作社?或是提供他们优惠贷款?或是带领他们发展机械化农业?但这些措施都需要真正的治理能力,过程也会很辛苦。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