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也门:人道与经济处境恶化

联合国安理会发出一纸声明,严重关切也门情况,当地在长达数月的反政府抗争后,人道需求相当迫切,经济处理也不断恶化。

美国驻联合国大使莱斯(Susan Rice)在Twitter网站写道

今天我向安理会表示,唯有立即、和平、按步就班地让政权替换,才最能符合也门人民利益。

人们在Twitter网站上持续讨论也门的未来,也很好奇总统萨利赫(Ali Abdullah Saleh)两个月前在首都炸弹攻击受伤后,前往沙特阿拉伯接受治疗,但最后是否会回国。

Pro-democracy protesters in Yemen on the first Friday in Ramadan. Image by Luke Somers, copyright Demotix (05/08/11).

也门民主派抗议群众在斋戒月第一个星期五持续活动,照片由Luke Somers拍摄,版权属Demotix所有(2011年8月5日)

WomanfromYemen提醒

别为了萨利赫是否会回国而烦心,关键是制度是否会改变?

Yemen Updates表示

无论萨利赫要回国,或是永远待在沙特阿拉伯,他都心知肚明,多数也门民众痛恨他,也已经受够了。

Dima Khatib不断地想

萨利赫会回来,萨利赫不会回来,萨利赫会回来,萨利赫不会回来。

Ibrahim Mothana指出

模糊和不安在也门达到最高点。

人道与经济情况则持续沉重地压在也门民众身上,Woman from Yemen博客在8月7日提到,在斋戒月期间,她的家中有22小时停电,在烛光之中打破斋戒:

在烛光中结束斋戒,听起来很好,实则不然,若偶有一晚还能享受,但常发生就另当别论,自斋戒月开始以来,除了今天以外,每天有 22小时都停电,只要有电,我们每一刻都不放过,在珍贵时刻里,我们有好多事得做;如同天堂的灯光点亮后,我们高兴地手舞足蹈,有人赶忙出去打开抽水帮 浦,其他人去拿吸尘器;有时我们立刻把电脑打开,希望網絡能在又停电前尽速连线成功。我和先生睡都会记得要帮手机、电脑及小台灯充电,这样在停电后,我们 至少还有电脑能工作,或是播部电影自娱。

她认为安全局势令人提心吊胆:

过去一个星期,我的感官严重超载,耳朵像卫星碟盘一样敏感,什么声响都听得见,只要有任何声音听来有一丝像枪响或爆炸声,我就会 停下来仔细注意,然后再询问丈夫或旁人,以确认那个声响并非爆炸。由于国内每天都有烟火或雷雨,有时难以分辨究竟是打雷、烟火或爆炸,让我的精神随时都很 紧绷,丈夫也被我时时询问觉得厌烦。

生活开销也在增加:

我们需要加薪,去我们最爱的咖啡馆,以往计程车单趟要花费250元,现在至少要500元;汽油以往每25公升1500元,但供油短缺时, 黑市价格逼近9000元,目前降至3500元,而且到处都不缺油(所以一直塞车);虽然油价从1500元增至3500元,我很意外人们完全没抱怨,还很高 兴至少还有汽油可用。

首都曾经一度像座鬼城,如今再度涌现塞车潮,但我担心纵然未来油价下滑,已经调涨的燃料、运输及饮食必需品价格也不会再变。

校对: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