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东帝汶:投资在创造力与文化上

东帝汶以其物质文化与乐舞传统闻名。欢庆自身的“文化”,是东帝汶用以抵抗1975年至1999年之间受印尼侵占的关键,而在东帝汶的独立过程中, 也可见一连串新兴的文化计划。然而,人们却忽略了东帝汶作为一个以工艺和“制造”为重的文化,并且是以当地可得素材为原料进行生产。

向大家介绍一个全新的计划,称为“Tatoli Ba Kultura”,意思是“文化传承”。在经过周全的调查与准备后,这个计划主要将支助发展一间创意产业学校:

这个计划致力于创造一个组织,能保存与保护在地文化,但同时在教育的层面上注入创造力,以达到创新的目的。

此计划的协调者,David Palazón,是一位来自西班牙巴塞隆纳的艺术家,他说:

Passing on culture

文化传承

因缘际会之下我因为休假来到这里(注:东帝汶),在我的领域内从事志工工作,而事情就这么样发展下去。

他与他的团队在东帝汶南征北讨,研究这里的物质与表演文化,并将这些引人入胜的影片、影像、声音上传到“Tatoli ba Kultura‘影音地图’”上,并快速成为极佳的参考资料。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影片包括了具地域特色的乐器,这段影片便是一例,关于来自Ataúro岛被称为Rama的乐器。

Palazón说,东帝汶的脉络是非常特殊的:

Kultura与西方世界所理解的文化(译注:原文使用culture)并不完全相同,对东帝汶来说,文化并不是所有来自于过去的事物,而 是一个理解人们从何而来的参照点。我在田野工作时最常提的问题是:“为什么你是这么做的呢?”而所得到的答案如出一辙:“因为这是我们祖先习惯的方式,并 且被一代一代地传了下来。”明显地他们受到了许多来自印尼、中国、葡萄牙⋯⋯等的影响,但这些影响都已经深植在他们的文化中并且被实践。

相对于创新,他说:

传统上,东帝汶还是一个极度以农为生的国家,首都以外之处的经济仍高度仰赖家户生产、交换、以及人与物品的重新组合;而这些关系的建立是与传统与信仰相关 的。某方面而言这里非常保守(此处并非所谓政治上的保守),因为交换意谓存在着人们无法承担的高度风险⋯⋯。不过即便在传统的体系内仍有比较积极活跃的个 体。

最后,Palazón期待这间创意产业学校能透过“创意阶级”的成长带动就业环境,增加小规模商业的发展,并推动观光。

Tatoli ba Kultura受到澳洲昆士兰Griffiths大学的支持,也受到一些组织的赞助。Palazón引Griffiths大学教授Tony Fry的一句话:“东帝汶有两项国家资源:石油与文化;石油无法长存,但文化却能长久。”

校对:Portnoy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