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日本:在工作场合中被孤立

如果你被你所在的学校、或是你所工作的场合中被孤立的时候,網絡是唯一可以拯救你、容纳你的地方。

以上评论出自我最近所采访的对象:全球之声日本语翻译组的成员Izumi Mihashi ,而这提醒我了,我曾为了一则碰巧看到的关于工作上被孤立的匿名的博客而流的辛酸的眼泪。

霸凌不只存在于学校校园里。

by Flickr user maciejgruszecki.com

注:这篇文章由日文完全翻译为英文。但请注意,原文并未给性别上的任何提示,但是为简要起见。翻译上假设文中博客和同事是男性。

今日,我再次了解我在我所工作的地方是受到何等刻薄的对待。当我今早上班时,头一个小时里我按照往例的收发我的邮件、还同时被四名同事为了四件不同的事情严厉斥责。
当这些灾难结束,只剩下我一个人的时候,我忍不住静静地带着苦楚而自嘲。
我觉得,如果我能找到一件正面积极的事情,我就可以专注把这些问题都解决。然而,我无法不认为我根本就被其他人隔离了。

早上的一连串灾难过去后,我的手终于从忙碌中空闲了下来了,我过去问了早上其中一名责难我的同事,轻声问他:有什么事是我可以帮忙的吗?
他用着疲惫的的表情对我说:没有,他的脸上写满着对我的不信任。

我感到相当的抱歉、不好意思,心中充满着五味杂陈的复杂心情,我打从心底的想说;我很抱歉!让你感到如此的不信任!
但我强迫着自己对着对方微笑着说:下次有任何事情我帮得上忙的请让我知道。
当我回到了自己的座位,我检阅做过的工作,发现许多错误,于是着手修改。

坐在靠窗的座位是如此之冷,于是我从自动贩卖机中弄了一些热茶来取暖,一位坐在我旁边的同事突然对着我怒轰:“你到底在想什么?不要带任何发出味道的东西到座位上!
我几似下跪般地向他道歉,然后快速逃到茶水间。

在茶水间里,我带着沮丧,望向窗外,心里思索着我该做些什么来让自己更好。
但,当下我脑袋中唯一想的到的计划很笼统:就是没有别的方法,除非我更加小心行为,还有尽量凡事都做到最好而已。

这样子的生活已经过了三个月,老实说,我想辞掉这份工作了,是时候了。
有时,我会去想,我不应该再待在这里工作。但是,自身毫无改善就辞职,就像是逃跑一样。我无法就这样离开。
之后,会是我先精神崩溃,还是同事对我的耐心先到达极限呢?

我很抱歉我是一个这么凄惨、可怜的人,而现在我感冒了,但却不能请病假。

校对:Portnoy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