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网民报导:抗议专刊

sopaburn-275x300.png

图片由Yogesh Mhatre拍摄

1月18日,全世界的网民联合起来,展开大规模的互联网黑屏行动,用以抗议美国的《保护知识产权法案》(SOPA, the Stop Online Piracy Act )和《禁止网络盗版法案》(PIPA, the Protect IP Act)。虽然这两项法案旨在加强在线知识产权,一旦通过,却会带来种种不良影响,比如网络运营商和平台将被要求监视及审查用户活动,否则有在美国被屏蔽或者惩罚的风险,它们也有可能削弱网络域名系统。全球之声(Global Voices)以及全球之声倡议网站(Global Voices Advocacy)与七千多家网站一起参加了抗议活动,其中包括Mozilla、WikipediaReddit、Flickr、TwitPic、Boing Boing。包括公共知识与出版自由(Public Knowledge and Free Press)在内的倡议团体将首页涂黑,并刊登信息,指导网民如何加入抗议这两项提案的抗议活动。

许多抗议网站寻根溯源,挖出这些法案的幕后推手,从而向前台的国会代表施压,逼迫他们收回对法案的支持。最终,SOPA发起人、国会议员拉马尔·斯密斯(Lamar Smith)收回法案,并承诺除非“问题解释清楚”,此项法案不会进入投票程序。受到美国抗议者的启发,全球网民也采取行动,维护自己的数字权益,其中也不乏中国人士。Ars Technica概述了这一立法程序在美国之外的影响。

为SOPA和PIPA善后

现在看来SOPA和PIPA已被消灭。但是评论家指出,只要有人对非法文件共享耿耿于怀,就会让这两个死去的法案化身转世,以相似的面貌复出。芝士汉堡网站CEO本·许认为,为了维护互联网自由和保证网民运动的引擎不致熄火,我们依然有很多工作要做。他的观点回应了之前阿莱克斯·霍华德(Alex Howard)在欧瑞利雷达网站上(O’Reilly Radar)发表的一篇文章,论述了网民应该团结起来,起草能够取代SOPA的提案。网络及政治专家米卡·赛福瑞(Micah Sifry)以更宽阔的视野,讨论了滋生这类法案的政治环境,并号召网络公司和网民参与相关的政治改革。互联网法律教授尤查·班克勒(Yochai Benkler)总结了七个教训,并拟划了用以起步的四个提议

网络审查

实名注册新浪微博将在中国几大城市强制实施,这包括北京、上海、天津、广州和深圳。虽然这一新政遭到中国网民的普遍批评,其中还包括腾讯创始人马化腾,但是中国政府我行我素,计划在中国的其他地方推广这一做法。

与此相反,在2007年实施网络实名注册之后,韩国已经逐步废除这一政策。面对侵犯言论自由和遭致黑客攻击等指责,一些互联网公司已经决定不再要求用户提供身分号码。与此同时,韩国通讯委员会也在计划废除实名注册的要求。

俄罗斯总理弗拉基米尔·普京未能免俗,已经开始使用社交媒体为其总统竞选造势。但有报导称,他只保留支持他的评论,而将反对声音通通剔除。

一位印度记者起诉Google、Facebook以及其他网络公司,原因是他们没有删除冒犯性言论。在跟《华尔街日报》的采访中,这位记者声称,抵制印度教、伊斯兰教以及基督教的言论有可能在印度引发全国性骚乱。他还表示,自己的行为是要提醒互联网公司,运营之外也要承担社会责任。

网络监控

阿根廷政府正在建立一个全国性的生物计量服务,名为联邦生物计量身份系统(SIBIOS, the Federal System of Biometric Identification)。这一系统集成了阿根廷公民的生物计量信息和来自其他数据库的资料,将被用于执法目的。卡提扎·罗德里格斯(Katitza Rodriguez)向全球之声倡议网透露,SIBIOS系统将不仅收录生物计量标示,还将包括“每个人的数码照片、公民身份、血型及其关键的背景资料”。这个项目在权力失控的政府手中,会导致对人民的无度监控,因此已引起各方严切的关注。

美国电信运营商Sprint已经许诺,从旗下的移动电话中卸载CarrierIQ公司的追踪软件。Sprint之前曾答应用户改善数据安全,因此这次清除行动营造了其言而有信的公众形象。

美国地方法院决定拒不公开有关Twitter和Wikileaks的判令,昭显了美国政府对网民个人信息的干预。因此,电子前线基金会(EFF, 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和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 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上诉高级法院,要求重判。

一份由黑客发布的文件披露,RIM(黑莓手机制造商)、诺基亚和苹果为印度政府提供了后门,祝其获取用户的通讯记录,但这份文件可能系伪造。上述三家公司以及赛门铁克(Symantec)辩解称,这份文件漏洞百出,而且亦非出自印度军事情报总局。

迫害

伊朗政府执意追踪互联网活动人士 Parastoo DokouhakiMarzieh Rasouli 和 Sahamoddin Bourghani,终于近期将他们逮捕,并被指控他们“散布反政府言论”和“危害国家安全”。另外,伊朗最高法院已经确认判处一名网络程序员死刑,因为他的程序被他人滥用,协助上载色情内容。

被羁押十个月之后,埃及博客迈克尔·那比尔(Maikel Nabil)已出狱。他之前的罪名是“侮辱军方”。

中国活动人士李铁被判十年监禁,起因是撰写文章呼吁民主改革。同遭牢狱之灾的还有诗人朱虞夫,他在网上发表的诗歌被认定有意颠覆国家政权

几位埃塞俄比亚的记者和博客以恐怖主义被治罪,有可能面临死刑。

缅甸政府实施了一项赦免政策,从监狱中释放了几名记者和博客,以及至少六百名异见人士。

网民行动

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由于哥伦比亚的网络媒体强调本地视角,并且融合了更多与读者互动的元素,当地的媒体状况正在由此改变,

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CNNIC)发布了2011年度的《互联网发展统计报告》,指出中国的互联网用户已达5.13亿人,与Twitter的用户数量相当,其中半数使用微博服务。

公民新闻是否正在中国兴起?也许。随着数码相机、视频和社交媒体的普及,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将有新闻价值的事件记录下来并上传到各类网站。媒体专家预测这一趋势有可能促进中国的社会变革。

黑客活动人士经常登上“网络行动”的头条,您想更多地了解有关他们的信息吗?这段纪录片对黑客活动团体匿名(Anonymous)进行了深入报导。

国家政策

欧盟最近披露了更多有关禁止向叙利亚出口监控技术的细节,探测电子邮件内容和窃听手机短信的技术位列其中。

印度政府计划打造一个“移动政府”框架,通过这一系统,民众可以通过手机更便捷地访问公共服务网站。

加拿大政府過去禁止在选举尚未结束的地区公开他處选举结果。去年,Twitter用户违法在一次选举期间公布结果。1月17日,加拿大政府通过Twitter宣布打算解除这条禁令

瑞典的政府部门鼓励瑞典人在国家的官方Twitter账号上展现他们各异的生活方式,希望藉此让全世界对瑞典多一些了解和兴趣。

网络管制

Twitter宣布,网站有能力在不同地区限制显示某些内容,这样就可以既遵守当地法律,又避免在全球范围内删除这些内容。现在,一旦内容在某国被屏蔽,用户会从寒蝉效应网站那里得到通知。

另外,Twitter收购了一家创业公司,因为它研发了概述社交网络内容的服务,可以藉此解决信息过载的问题。

Google宣布对其隐私政策和服务条款进行“升级”,从而对用户信息进行跨平台整合,其中包括搜索引擎、Gmail、YouTube以及其他57项服务。消息一经发出,便招致隐私团体和国会成员的批评。在这几周之前,Google部署了一次名为“最好知道”的公关活动,教育公众如何保证网络安全。与此同时,Google也在调整它在中国的商业策略,把过去与中国政府有关审查的制度的恩怨放到一边,下定决心对中国这个大市场不离不弃,按计划引进更多的服务。

版权

美国的反SOPA、反PIPA浪潮也在欧洲激发了一轮抗议活动。现在,波兰网民正在抵制《反伪造贸易协定》(ACTA, Anti-Counterfeiting Trade Agreement),因为其中的某些条款要求互联网公司监视其用户的在线活动。惹怒波兰网民的不仅是这一规定酷似审查制度,还有立法时密不外宣的谈判过程。

在大规模的反SOPA活动之后,美国联邦调查局在1月19日查封了文件共享网站Megaupload,并抓捕了七名网站相关人员,理由是他们的跨国企业从事网络盗版活动。这七名欧洲人面临着来自美国的起诉,他们的罪名包括:“有组织诈骗、有组织侵犯版权、有组织洗钱,以及两项触及刑法的规模庞大的侵权活动”。欧洲官员和数字权益倡导者正在抗议这一法律决定,因为美国正在为国际知识产权法的判决开启恶劣的先例。

科研资源网站JSTOR计划不久之后向公众开放更多的免费资料

盗版湾已经从种子(torrent)共享进化到磁铁(magnet)共享,从而使网站的地下活动更加隐蔽。

美国法律对于之前已经进入公共领域、可供人自由取用的著作,仍授予版权保护。最高法院在一月十九日判决,该项法律并不违宪。(译注:美国版权的年限比别人长,在别国,著作人都已经不能享有版权的作品,美国还适用自己的法律保护年限,加诸版权保护,结果不能让美国人自由翻印利用。美国最高法院说这样的法律没有违宪。)

网络安全

分别支持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团体在网络空间里找到了新战场。来自两方的黑客相互开火,以分布式拒绝访问服务攻击(DDoS)导致对方网站瘫痪。

酷玩意儿

应该有更容易的方法,让公众了解晦涩的技术。对此,新美国基金会(New America Foundation)的开放技术计划(Open Technology Initiative)探索出了一些新方法,其中包括用視覺语言向大众解释网状无线网络项目是怎么回事。

作为人权的互联网权

回应文顿•瑟夫(Vint Cerf)之前的言论,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tional)发表博客,重申互联网权属于人权范畴,并强调:“从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国家到美国最贫穷的社区,失去互联网就意味着对生命和生机造成直接威胁。”

来自进步通讯协会(APC, Association for Progressive Communications)的乔伊·里迪阔特(Joy Liddicoat)也回应了文顿·瑟夫的文章,鼓励技术专家和人权卫士增进讨论和对话。美国民主、人权及劳工局助理部长迈克尔·波斯纳(Miachel H. Posner)在国家互联网会议上发表演说,阐述了美国政府在“互联网自由”上的立场,认为它是“21世纪人权议程的基石”,并对“阿拉伯之春”中的媒体角色发表了看法。

媒体与出版

无国界记者组织(Reporters Without Border)发布了2011-2012年度的媒体自由排名,叙利亚、巴林、也门滑至历史最低。

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发布了2012年度世界自由度排名,总体结果令人心寒。尽管阿拉伯之春争取到了更多自由,但是“通观2011年,自由状况恶化的国家比改善的国家稍多”。这也是连续第六年自由形势恶化的国家超过改善的国家。

由开放社会(Open Society)发布的《数字媒体版图》,汇集了数字化在世界上60个国家,对民主进程的影响。

中国互联网专家胡泳回顾了2011年发生在中国互联网界的各种新趋势。

阿根廷巴勒莫大学的言论自由研究中心发布了《为了没有审查的互联网:写给拉丁美洲的提议》。参与提议的政策专家来自巴西、智利、哥伦比亚、波多黎各和美国。

维维可·昆扎(Vivek Kundra)曾在2011年8月之前担任白宫首席信息官,最近撰文《通过开放数据与网络效应进行创新》。

根据Facebook的研究,社交网络可以协助传播多元观点和新奇信息。Slate技术专栏作家法哈德·曼祖(Farhad Manjoo)撰文回应了上述发现。

活动:如果您希望了解公民权利在数字时代的未来发展,请关注全球之声的近期活动,详情参见日程安排

校对:Weiping Li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