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古巴:教宗即将来访,博客感到不安

随着教宗本笃十六世充满争议的古巴行即将逼近,即便这个国家进入了《哈瓦那时报》描述为“天主教狂热”的状态,在表面上努力“将一个曾遭放逐的机构带回它新的优势地位,并获得新的奉献者”,却阻止不了網絡上日益火热的讨论。

这则文章解释:

当政府尝试寻找盟友以实施经济改革,并对其人口维持严格的共产党政治控制的同时,古巴天主教会取得新地位。

过去,作为天主教会或任何其他宗教机构的追随者,就意味着在工作场所、教育中心和邻里间都得成为黑名单。因此,古巴天主教会的重新复苏代表着古巴革命后第一个几十年间的巨大转变。

自1992年起,奉行宗教的古巴公民已经获得允许成为共产党的成员,并不再因为宗教信仰而受政府歧视。

共产党跟天主教的明显夥伴关系,让许多网民感到沮丧。尤其是对照仍持续出现在报告上的人权侵害,以及其他偷偷缩限个人自由的方法。为了强调这点,翻译古巴的奥兰多·路易斯·帕多·拉佐(Orlando Luis Pardo Lazo)[ http://translatingcuba.com/?p=16643 重新出版了《庇护十一世论基督和共产主义之通谕》],他称此为“必读读物”。

古巴政府的行动并没有逃过巴巴鲁的法眼,该网站在周末说道:

卡斯楚的独裁派了暴力群众和粗鲁暴徒攻击这个岛上的异议份子。白衣女士的领导人之一萝拉·波兰(Ladies in White Laura Pollan)的住所,遭到政府控制的暴力群众威胁,并恐吓白衣女士们,要他们保证不会扰乱政权和梵谛冈已安排好的教宗古巴行戏剧性演出。就在昨日,白衣 女士的领导人博塔·索拉(Berta Soler)和其他几位白衣女士已经失踪。

随着主教来访日期的逼近,独裁政权的行动显得更加积极。

此举,就在枢机主教卡蒂诺·洁米·奥地加表现出对抗十三名抗议者的姿态后,这使得许多博客感到不安。针对哈瓦那枢机主教的动作,绝不逃避说道:

我没办法理解你如何能够服侍基督,做为基督子民的捍卫者和异议者,却只保护有权力的人。难道,古巴天主教会不同意授予受苦最深的 人特权吗?异议者难道不正是那些受苦最深最需要在独裁处境下需要保护的人吗?资深的神职人员代表,不将自己奉献给需要纪念的大众像是值得敬佩的萝拉·波兰 (Laura Pollan),或是奥兰多·查巴达(Orlando Zapata),或是威尔曼·维勒(Wilman Villar),却热切祈求好战和境外的领导者查维兹健康吗?难道这不叫做采取政治立场吗?

就这点来说,无论教宗是否来访,这真是伪善到无法假装古巴一切都安好。同时,否认教会将近两千年充满权威的存活,是因为它不只是一个宗教机构,更是一个政 治机构,实在是小孩子才会说的谎言。主教的笔记似乎回应更多的是古巴政府的官方要求,而不是真正基督徒信仰的感觉。万一我是错的,而且信仰需要的仍是宁静 和漠然;如果藉由那样的信仰,环绕着本笃十六世的来访,应该是一段庄严的芭蕾圆舞和一件隐藏我们国家真实的斗篷,我不认为这是古巴需要的信仰,如有亵渎, 祈求上帝原谅我。

同样地,这项行动使得巴巴鲁总结认为梵谛冈加上奥地加枢机主教与卡斯楚独裁是三位一体。

二位一体:
梵谛冈用一则来自罗马的简短声明,表达他们对于奥地加的支持:“我们同意枢机主教及其辖区的立场”罗马教廷发言人费德里柯·朗巴迪(Rev. Federico Lombardi)教士表示:“我们没有甚么要再多加说明。”

三位一体:
(路透社)─本笃十六世下周的古巴行成行在即,梵谛冈周五谴责美国对古巴的禁运措施,并表示教宗有意与卡斯楚会面。

梵谛冈针对美国/古巴禁运声明,证明只是另一个激起網絡社群的引子。这可从巴巴鲁特别比较梵谛冈对于南非禁运和古巴禁运的立场可看出:

作为巴巴鲁博客的一项公共服务,我们将再次比较种族隔离时期南非的“违反人性之罪”,和卡斯楚时代古巴的“违反人性之罪”。

根据反种族隔离的社运人士统计,在南非种族隔离政权下,共有三千名政治犯在南非的罗本岛(Robben Island)被囚禁共达三十年。通常有一千名政治犯遭到囚禁。当时南非为四千万人口。在那些日子,为这些监禁负责任的政权,承受了来自全球各地政治、媒 体和学术讲堂无情的谴责,直到全球各国对之施与经济制裁,才打击、瘫痪,然后最后终结了它。

根据人权团体自由之家的资料,大致在1960到1970年代之间,共有五十万名政治犯经历了史达林主义式古巴的各种监狱和劳改营。在1961年,一度有三十万古巴人因为政治因素遭到囚禁。古巴在1960年代为六百四十万人口。这些人是“现代史上受难最久的政治犯”。

同时,镇压仍明显地持续着。巴巴鲁说道:

昨天,超过七十位的古巴白衣女士成员,在他们静默地在古巴街上游行时,被古巴国家安全局逮捕。白衣女士仅是一个完全由古巴政治犯 的妻子、母亲、女儿和姐妹组成的和平人权团体。这是古巴政权从周六开始发动的一项压迫且可憎的行动最终高潮,对象是针对岛上女性和其他著名异议份子。随着 教皇来访仅剩一周,这是卡斯楚独裁政权不宽容和恶意的惊人展示,并毫无疑问地表达了他们害怕教宗来访或许会成为古巴勇敢的人权社运者的公共胜利,而不是他 们所希望的公共关系。

博客来自古巴流亡季刊杂记提到同样的事件时,好奇类似这样的行动是否能够被称为“另一个古巴的黑色之春

九年后的今日,由于白衣女士的牺牲,那些2003年被不义囚禁的人不再被关了。他们大多数人被迫流亡,少数人则仍待在岛上。白衣女士的创立者萝拉·波兰,在2011年10月14日死于谜样的事件。白衣女士“萝拉·波兰”的新领导人博塔·索拉今日遭逮捕,直到今晚仍被拘留。她们持续要求释放古巴剩下的政治犯,并要求尊重人权。

古巴天主教会的一群人被控没有捍卫岛上的人权,并经常和权力为伍,或无视于政权犯下的恶行,导致某些反对团体的挫败

但愿神圣的教宗本笃十六世除了传达福音,也将传达人权的重要性,如同他在2008年4月18日于联合国成员大会发表的演说……

那七十名非暴力女性,在那场催生白衣女士的镇压九周年纪念日,尝试加入大众行列,并在古巴街上平和游行,却最终遭到逮捕,但愿她们的义举能做为所有关注古巴情势的明灯。

来自哈瓦那的博客依凡的档案柜注意到,古巴正准备以“大众浴”迎接教宗,他解释道:这是“某种专属于棕榈绿革命的事物”,他以如下文字做结:

因为圣父特地安排要和反对族群及非洲─古巴宗教见面,教宗来访已经引起他们广泛的讨论:出现了漠然和颂扬、评论和讨厌的意见。

不论本笃十六世的访问是否将创造历史,如同之前的若望保禄二世,仍有待观察。但可以确定的是,基督代理人将沐浴在大众和他们的声音之中。只有一个以控管民众作为注册商标的政权知道如何应对。

从他的教宗专属座车,以及他将在古巴执行宗教仪式的两批群众里,教宗将会看到数以千计的人群。然而,这个岛上只有10%的人信奉天主教,这是一个德国藉教宗不应忽视的细节。

校对:yenrong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